【望江南】


祝祭晴雯二首

随身伴,[1]
独自意绸缪。[2]
谁料风波平地起,
顿教躯命即时休;
孰与话轻柔?[3]

东逝水,
无复向西流。[4]
想象更无怀梦草,[5]
添衣还见翠云裘;[6]
脉脉使人愁!


【注释】:
第八十九回 人亡物在公子填词 蛇影弓杯颦卿绝粒

[1]随身伴:指晴雯,她是宝玉身边亦奴亦友的人。
[2]意绸缪:情意缠绵不断。缪音,móu谋。
[3]孰与:与谁。

[4]无复:不再。
[5]怀梦草:《洞冥记》里说,汉武帝想念死去的李夫人,东方朔便给他一枝"怀梦草",夜间放在怀里,便梦见了李夫人。
[6]翠云裘:即晴雯补过的雀金裘。

【分析】:
名家点评:
天气转冷,焙茗到学房给宝玉送衣,拿来了晴雯补过的雀金裘。宝玉见物伤感,关了门,点了香,摆好果品,拂开红笺,口祝笔写道:"怡红主人焚付晴姐知之:酌茗清香,庶几来飨!"接写了这两首词。

曹雪芹的"勇晴雯病补雀金裘"一节当然是写得出色的。但是,后面是否有必要用"人亡物在公子填词"来旧事重提呢?续书者认为这样的呼应可以使自已的补笔借助于前文获得艺术效果,所以他仿效"杜撰芙蓉诔"的情节,也焚香酌茗,祝祭亡灵,并填起《望江南》词来了。这实在是考虑欠周。他没有想到鲁班门前,本是不该弄斧的。有了《芙蓉女儿诔》这样最出色的淋漓酣畅的奇文,两首轻飘飘的小令又算得了什么?何况,它的命意、措辞又如此陋俗不堪!如果晴雯有知,听到宝玉对她嘀咕"孰与话轻柔"之类肉麻话,一定会象当初补雀金裘时那么说:"不用你蝎蝎螫螫的!"原作之所缺是应该补的,原作写得最有力的地方是用不着再添枝加叶的。在一阵惊天动地的大炮轰鸣之后,来几下小儿玩的砸炮凑热闹,是完全不必要的。

【翻译】:

随身的友伴啊,
抛下我独自一人情意缠绵难收。
谁能料想到无端地惹起风波,
使你青春的生命即刻归休。
我再同谁共语体味轻柔?

向东流去的水呀,
永远不再回头西流。
想来世上根本没有什么"怀梦草",
换衣服时看到了你补过的雀金裘。
情意绵绵不断使我烦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