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柯子】


空挂纤纤缕,[1]
徒垂络络丝。[2]
也难绾系也难羁,[3]
一任东西南北各分离。

落去君休惜,
飞来我自知。
莺愁蝶倦晚芳时,[4]
纵是明春再见隔年期![5]


第七十回 林黛玉重建桃花社 史湘云偶填柳絮词

[1]纤纤缕:一缕缕垂下的柳枝。
[2]络络丝:也是指柳树的枝条。
[3]绾系:拴住。绾音wǎn。羁:绊住。
[4]晚芳时:晚春季节。
[5]明春再见:指明年春天再一次飘絮。

【分析】:

名家点评:

  湘云的一首《如梦令》引发了黛玉等人填词的兴头,"便拟了柳絮之题,又限出几个调来",大家都来填词。探春拈得《南柯子》这个词牌,只填了上半阕便写不下去,宝玉看后提笔续出下半阕。

  探春作的上半阕写柳絮与柳枝分离,东西南北随风飘游,很容易使人联想起《分骨肉》那首曲中"一帆风雨路三千,把骨肉家园齐来抛闪"的句子。词中暗寓探春离亲远嫁的意思是明显的。探春写了上阕再写不下去,正是对命运徒叹奈何的表现。宝玉作的下半阕"落去君休惜",只是一句空洞的安慰话。"纵是明春再见",也许隐寓着探春远嫁后还有和宝玉相见的机会,因曹雪芹没有写完全书,具体情节就无从知道了。

【翻译】:

空空地垂下缕缕枝条,
徒然地垂着条条柳丝。
对柳絮既拴不住也绊不住, 
只好任它们东西南北去飘泊流离。  
我飘落时请你不必惋惜,
什么时候飞来只有我知。
莺愁蝶倦巳到晚春之时,
纵使明春还可再见──还要隔一年之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