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剔银灯】(与欧阳公席上分题)

 


昨夜因看蜀志,
笑曹操孙权刘备。
用尽机关,
徒劳心力,
只得三分天地。
屈指细寻思,
争如共、刘伶一醉?

人世都无百岁。
少痴騃、老成玌悴。
只有中间,
些子少年,
忍把浮名牵系?
一品与千金,
问白发、如何回避?


【简析】:

  范仲淹的这首词写的是对历史的评价、对人生的看法,是为词之别调。然而,作者尚未完全摆脱词为「小道」、「末技」的世俗之见的影响,这就决定了本篇的风格必然是戏谑的。

  上片大意是,昨天夜里读《三志》,不禁笑话起曹操、孙权、刘备来。他们用尽权谋机巧,不过是枉费心力,只闹了个天下鼎足三分的局面。与其像这样瞎折腾,还不如什么也别干,索性和刘伶一块儿喝他个醺醺大醉呢。下片则化用了白居易《狂歌词》的诗意,人生一世,总没有活到一百岁的。小的时候不懂事,老了又衰弱不堪。只有中间一点点青年时代最可宝贵,怎忍心用来追求功名利禄呢!就算作到了一品大官、百万富翁,难辞白发老年将至的命运!全篇纯用口语写成,笔调很诙谐,似乎是赤裸裸宣扬消极无为的历史观、及时行乐的人生观和一派颓废情绪。实际上它是词人因政治改革徒劳无功而极度苦闷之心境的一个雪泥鸿爪式的记录。胸中块垒难去,故须用酒浇之。愤激之际,酒酣耳热,对老友发牢骚、说醉话,颇有雪芹「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的难言况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