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幕遮】(怀旧)

 


碧云天,
黄叶地,
秋色连波,
波上寒烟翠。
山映斜阳天接水,
芳草无情,
更在斜阳外。

黯乡魂,[1]
追旅思,[2]
夜夜除非,
好梦留人睡。
明月楼高休独倚,
酒入愁肠,
化作相思泪。


【注释】:
[1]黯:形容心情忧郁。黯乡魂:用江淹《别赋》「黯然销魂」语。
[2]追:追随,可引申为纠缠。旅思:羁旅之思。

【分析】:
  此首,上片写景,下片抒情。上片,写天连水,水连山,山连芳草;天带碧云,水带寒烟,山带斜阳。自上及下,自近及远,纯是一片空灵境界,即画亦难到。下片,触景生情。「黯乡魂」四句,写在外淹滞之久与乡思之深。「明月」一句陡提,「酒入」两句拍合。「楼高」点明上片之景为楼上所见。酒入肠化泪亦新。谭复堂评此首为「大笔振迅」之作。予谓此及《御街行》、《渔家傲》诸作皆然也。又此首曰:「化作相思泪」;《御街行》曰:「酒未到,先成泪」;《渔家傲》曰:「将军白发征夫泪」,三首皆有「泪」,亦足见公之真情流露也。

【备注】:
此词抒写乡思旅愁,以铁石心肠人作黯然销魂语,尤见深挚。

「碧云天,黄叶地」二句,一高一低,一俯一仰,展现了际天极地的苍莽秋景,为元代王实甫《西厢记》「长亭送别」一折所本。

「秋色连波」二句,落笔于高天厚地之间的浓郁的秋色和绵邈秋波:秋色与秋波相连于天边,而依偎着秋波的则是空翠而略带寒意的秋烟。这里,碧云,黄叶,绿波,翠烟,构成一幅色彩斑斓的画面。

「山映斜阳」句复将青山摄入画面,并使天、地、山、水融为一体,交相辉映。同时,「斜阳」又点出所状者乃是薄幕时分的秋景。

「芳草无情」二句,由眼中实景转为意中虚景,而离情别绪则隐寓其中。「芳草」历来也是别离主题赖以生发的意象之一,如传为蔡邕所作的《饮马长城窟行》:「青青河畔草,绵绵思远道」;李煜的《清平乐》:「离恨恰如草,更行更远还生」。埋怨「芳草」无情,正见出作者多情、重情。

下片「黯乡魂」二句,径直托出作者心头萦绕不去、纠缠不已的怀乡之情和羁旅之思。

「夜夜除非」二句是说只有在美好梦境中才能暂时泯却乡愁。「除非」说明舍此别无可能。但天涯孤旅,「好梦」难得,乡愁也就暂时无计可消了。「明月楼高」句顺承上文:夜间为乡愁所扰而好梦难成,便想登楼远眺,以遣愁怀;但明月团团,反使他倍感孤独与怅惘,于是发出「休独倚」之叹。

歇拍二句,写作者试图借饮酒来消释胸中块垒,但这一遣愁的努力也归于失败:「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全词低徊婉转,而又不失沉雄清刚之气,是真情流溢、大笔振迅之作。

【简析】:

  此词以低徊婉转、沉雄青刚的笔触,抒写了羁旅相思的情怀。词的上片写秾丽阔远的秋景,暗透乡思;下片直抒思乡情怀。全词大笔振迅,意境深阔。

  上片起首两句点明节令,从高低两个角度描绘出廖廓苍茫、衰飒零落的秋景。

  三、四两句,从碧天广野写到遥接天地的秋水。秋色,承上指碧云天、黄叶地。这湛碧的高天、金黄的大地一直向远方伸展,连接着天地尽头的淼淼秋江。江波之上,笼罩着一层翠色的寒烟。烟霭本呈白色,但由于上连碧天,下接绿波,远望即与碧天同色而莫辨,如所谓「秋水共长天一色」,所以说「寒烟翠」。「寒」字突出了这翠色的烟霭给予人的秋意感受。这两句境界悠远,与前两句高广的境界互相配合,构成一幅极为寥廓而多彩的秋色图。

  上片结尾三句进一步将天、地、山、水通过斜阳、芳草组接在一起,景物自目之所接延伸到想象中的天涯。这三句在写景中带有强烈的主观感情色彩,着一「情」字,更为上片的写景转为下片的抒情作了有力的渲染和铺垫。

  过片紧承芳草天涯,直接点出「乡魂」、「旅思」。乡魂,即思乡的情思,与「旅思」意近。两句是说自己思乡的情怀黯然凄怆,羁旅的愁绪重叠相续。上下互文对举,带有强调的意味,而主人公羁泊异乡时间之久与乡思离情之深自见。

  下片三、四两句,表面上看去,好象是说乡思旅愁也有消除的时候,实际上是说它们无时无刻不横梗心头。如此写来,使词的造语奇特,表情达意更为深切婉曲。「明月」句写夜间因思旅愁而不能入睡,尽管月光皎洁,高楼上夜景很美,也不能去观赏,因为独自一人倚栏眺望,更会增添怅惘之情。

  结拍两句,写因为夜不能寐,故借酒浇愁,但酒一入愁肠,却都化作了相思之泪,欲遣相思反而更增相思之苦了。这两句,抒情深刻,造语生新而又自然。写到这里,郁积的乡思旅愁在外物触发下发展到最高潮,词至此黯然而止。

  上片写景,下片抒情本是词中常见的结构和情景结合方式。这首词的特殊性在于丽景与柔情的统一,即阔远之境、秾丽之景与深挚之情的统一。写乡思离愁的词,往往借萧瑟的秋景来表达,这首词却反其道而行之,景色写得阔远而秾丽。它一方面显示了词人胸襟的广阔和对生活对自然的热爱,反过来衬托了离情的可伤,另一方面又使下片所抒之情显得柔而有骨,深挚而不流于颓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