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革命失败的责任由陈独秀承担?
作者:张军辉  

  说起陈独秀人们便会认为他是1927年大革命失败的罪魁祸首,是“右倾机会主义者”、中国的“托派”头子,事实究竟是怎样的?

  随着历史不断推进,历史真相的不断揭示,无论是陈独秀研究会的研究人员,还是一些历史教研人员和相当一部分中共党员,渐渐看清了历史的真实原貌。他们一致认为:中国共产党建党初期,作为共产国际的一个支部(在国内只是在野党)完全是在共产国际的帮助下建的党并受之于领导,中国共产党按共产国际的指示,结合中国国情实施自己的行动并向共产国际请示报告。中国共产党在1927年大革命的失败,共产国际、联共(布)、斯大林负有推卸不掉的主要责任。

  自1923年7月至1927年鲍罗廷遵照共产国际指示改组中共中央政治局、解除陈独秀中共中央总书记职务,共产国际、联共(布)就中国的革命问题召开了一百多次会议专题讨论,作出了七百多个决议和指示。从共产党员要加入国民党到蒋介石在北伐后的执政中共应在啥时间派啥人与蒋介石谈话,谈啥,不谈啥无不倾注了共产国际、联共(布)的“关心”,斯大林的指示。可以说在这五年里共产国际、联共(布)一直对中国革命指手划脚,陈独秀和我党的一些同志对他们的发号施令也一直十分反感。

  尤其是在1927年3月27日上海工运顺利,工人起义取得了胜利,对蒋介石要到上海摘取胜利果实,陈独秀和中共中央积极准备予以针锋相对,但共产国际指示:“不要把事态发展到决裂的地步”、“暂不进行公开作战”,斯大林在联共(布)的积极分子代表大会上说:“蒋介石还是服从纪律的”,鲍罗廷指出:“目前同蒋介石决裂还不是时候,为了革命还可以保留他”。当时陈独秀和党内许多同志都抵制这一右倾退让路线,可是,抵制不但无效反而进一步加深了共产国际、联共(布)对陈独秀的反感与偏见。

  时至大革命失败后,共产国际、联共(布)为了推卸因为他们对中国革命瞎指挥而造成失败的责任,斯大林说:“中国共产党不善于利用这一时期的一切可能”,“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在这一时期犯了一系列的极大的错误”。一古脑儿把全部责任推向中共领导人陈独秀,届时中共党内“左倾极端思潮”严重、为保中共中央的领导地位“那我们不如把全部失败的责任推给他一人(陈独秀)身上、、、、、、、、。”(张国涛:《我的回忆》第2册237页)一顶甚至多顶莫须有的罪名戴在了这位反帝、反封建、反军阀的勇士、新文化运动的旗手、中国共产党创始人、中共一至五届总书记、历史上有功之伟人的头上。

  陈独秀,对中国革命有着巨大的贡献,对他不公正的评价和定论是否应当予以纠正? 我个人认为:坚持客观公正、事实求是有错必纠,公正的为他重新评价、定论只能使我党显得更英明伟大,党的旗帜更加鲜明。大革命失败的责任不能是陈独秀个人承担,也不应当中共中央承担,必须由共产国际、联共(布)承担。“右倾”的帽子应戴回到他们的头上去,这一点起码我党在当今应该有所认识。 半个多世纪过去了,历史的真实面目在不断的揭晓,还历史本来面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