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年第12期

并购教父罗哈廷

作者:朱伟一







  美国大公司并购攻防战中,老总如能请到高盛或摩根士丹利为其出谋划策,那感觉是很好的,有如《三国演义》中的军阀找到了诸葛亮或司马懿作军师。但拉扎德公司(Lazard)的英雄们不这样看,他们自认为比高盛那些人还要高出一筹。在资本市场弄潮,高盛一靠资金二靠人,而拉扎德的好汉们是只出人不出钱,靠自己的聪明才智为客户谋财(很有绍兴师爷的意思)。他们自称“是一批重要的人为另一些重要的人出谋划策”。美国已经有人为他们著书立传了。
  20世纪的大独裁者中希特勒排第一,有关他的传记、专著一本接着一本,鼎盛时期达到一年一本。美国券商当然没有希特勒那么坏,但他们人多,能量非常大,而且也相当坏,所以近年来关于他们的书至少也是一年一本,有的还成了畅销书。2007年,关于华尔街的力作便是《最后的大亨》(WilliamD,Cohan,The Last Tycoons,Double-day,2007)。该书讲述了拉扎德公司的发家史。
  
  “老大嫁作商人妇”
  
  《最后的大亨》的故事以拉扎德公司的历届领导为主线,而领导中的费利克斯·罗哈廷(Felix Rohatyn)又是一位灵魂人物,有些人认为他是迄今为止最负盛名的投资银行家。罗哈廷1928年生于奥地利首都维也纳,1934~1942年在法国生活。1942年为躲避纳粹对犹太人的大屠杀,罗哈廷随父母移民美国。罗哈廷毕业于弗蒙特州的一所并不十分有名的米德伯里大学,主修物理专业,获理学学士学位。大学毕业之后,罗哈廷进入拉扎德公司在纽约的分所工作,很快便脱颖而出,1961年成为合伙人。罗哈廷就是有赚钱的天赋,他祖父就是维也纳股票交易所的成员。犹太人生来会赚钱,至少是比其他人会赚钱,到了美国更是如鱼得水,生龙活虎——物竞天择,适者生存。
  罗哈廷一生成就斐然,在投资银行业务方面几乎无人可望其项背,只有一事遗憾,就是没有当上财政部长。财长位置本来很有可能让他做一任。1992年总统大选之初,克林顿曾经登门拜访过罗哈廷,想请他拉钱助选。罗哈廷阅人无数,但这次却看走了眼,以为克林顿当不了总统,对其比较轻慢。他选择支持独立候选人佩罗,结果押错了宝。后来成为财政部长的鲁宾为克林顿筹集了数百万美元的政治捐款。如果罗哈廷认准克林顿,下死力赞助,那么财政部长这把交椅非他莫属,轮不到从高盛出来的鲁宾。
  克林顿上台之后还是准备请罗哈廷出山,给他美联储的一把交椅,当一个副主席。货币政策方面罗哈廷比格林斯潘还要极端,说是新经济期间通货膨胀是只死老虎。这话克林顿爱听。美国总统最喜欢减息,最恨加息。鲁宾与格林斯潘私交甚好,不愿意有外人进来搅局。鲁宾、格林斯潘以及他们在参议院的盟友联手,成功地将罗哈廷阻截在美联储门外。最后罗哈廷只能退而求其次,弄了一个美国驻法国大使干干。但这也不错,罗哈廷是从法国逃到美国的犹太难民,回去当大使也算是衣锦还乡了。
  罗哈廷和前财政部长鲁宾一样,从公职上下来后在一家大公司找了个闲职。鲁宾是在花旗银行当高级顾问,罗哈廷的名气没有鲁宾的大,去一家华尔街的二流券商那里,在雷曼兄弟公司做了一名高级顾问。“老大嫁作商人妇”——并购教父最后也要走这条路。替公司效命的投资银行家是受雇于他人的死士,是冲锋陷阵的雇佣军,是将他人玩弄于股掌上的交际花。而担任券商的内部顾问则是被包起来的。不过,包起来有包起来的好处,这个工作轻松些。做券商比从政强。从政第一天起就必须“嫁人”,从第一天就必须跟人,而且还不作兴改换门庭。否则就会挨骂,被说成是吕布似的三姓小人。
  “老大嫁作商人妇”是一个比较好的结果。罗哈廷是做服务行业的,上年纪后找一家大公司做高级顾问,可以怡然自安。
  
  有文化的投资银行家
  
  投资银行业务主要是两块:公司上市和并购。并购业务是块大肥肉,风险小,回报率高,做得好的投资银行家都是高手。美国大型并购业务的交易额经常高达上百亿美元。2007年华尔街券商从并购业务中得到的咨询费高达85亿美元。2千万美元的并购咨询费是四舍五入的小数目。大型并购业务中,被收购的公司至少达到收购公司市值的10%,金额至少是2亿5千万美元。2008年通用电器的市值为400亿美元,收购市值40亿美元以上的公司才算是大业务。至于并购之后企业是否能够成功,券商就不管了——钱到走人,他们早已经扑向下一个目标。美国在线一《时代》华纳并购曾经是并购史上之最,但却成了一个失败的典范。当时做这项业务的摩根士丹利和花旗银行后来拉生意的时候也不再吹嘘这笔业务了。“相逢开口笑,过后不思量”。并购业务与阿庆嫂说的开茶馆颇有相似之处。
  现在中国公司到海外收购很时髦。背后可能有三种原因:一是企业确有业务方面的战略需要,二是有人好大喜功,再就是券商在背后煽风点火,极力怂恿企业搞并购或分拆——并购不成券商也收费。在美国,企业遇到拉扎德公司这样的券商和费利克斯这样的券商老大有什么想法,还确实不好对付,惹不起也躲不起。皮雷里(Pirelli)是意大利的轮胎制造商,拉上法国的轮胎制造商米歇尔林(Miche-1in),打算以20亿美元收购美国的老牌轮胎制造商费尔斯通(Firestone)。不想此举惹恼了拉扎德公司,因为米歇尔林曾经是拉扎德公司的大客户,但这次有大交易却事先没有与拉扎德公司通气。结果费利克斯亲自操刀上阵,很快说动日本的轮胎制造商布离奇斯通(Bridgestone),让他以26亿美元收购了费尔斯通。
  罗哈廷不仅并购事业成功,而且还努力做一个“儒商”。中国有权势的人士喜欢写诗、喜欢用毛笔批示或题字。美国金融老大张显个人素质的方式不同。他们喜欢谈哲学。高盛前老总鲁宾就喜欢说,他上大学的时候就认识到哲学的重要性。对冲基金大鳄索罗斯希望自己死了以后被人作为哲学家来怀念。哲学是什么?哲学是透过现象看本质,分辨次要矛盾后抓住主要矛盾。事业成功者如鲁宾、索罗斯者,应该是比较懂哲学,至少他们是把人这个两脚动物看透了。罗哈廷略微谦虚一些,只以半个哲学家自居。不过,他写过文章、出过书。1983年他出了一本集子:《经济学和公共融资文集》(Felix, Rohatyn,The Twenty-yearCentury:Essays on Economics andPublic Finance, Random House,1983),内容涉及经济、金融、银行和外交。美国的《外交事务》杂志还发表过一篇书评,为罗哈廷的集子忽悠。《外交事务》(Foreign Affairs)是份很权威

[2]


  • 整理者:绝情谷  2009年3月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