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年第10期

券商是些什么人

作者:朱溪语







  全球都在变,什么都在变,人们的兴趣更是变化飞快。但有两点不变:一是大多数人喜欢赚大钱、发大财,再就是大家都喜欢听故事,尤其是喜欢听穷人变富人的故事——当然,我们也喜欢听别人赔钱的故事:穷与富、幸福与不幸福,永远是相对的。《金融制胜》就讲述了资本市场大喜大悲的故事。
  《金融制胜》主要是揭批美国券商的,从次级债危机开始,讲述了金融创新、救市、国家财富基金、安然等事件的幕后故事。《金融制胜》是讲故事,没有虚张声势的图表,也没有装神弄鬼的“高深”理论。作者力求从社会的角度,从人的角度来揭开资本市场的面纱。《金融制胜》去繁就简,贴近常人,不是专业内的人也读得很顺。
  曾几何时,资本市场被吹得神乎其神,相关书籍汗牛充栋,但大多是就事论事,少有作者本人的感悟和心得。读了之后难免不得要领。以其昏昏,使人昭昭是一种荒谬但比较常见的现象。《金融制胜》不同,书中有许多心得,夹叙夹议,努力寻找资本市场的发展脉搏和原始动力,努力寻找资本市场的根本所在。《金融制胜》有许多诛心之论。比如,作者在书中直截了当地指出,除了暴力革命之外,资本市场是重新分配财富最快的地方。再有,期权报酬是名声很坏的激励机制。期权激励机制在美国那边早已经被证明弊大于利,而且早已被大批公司所唾弃,但长期以来却被我们当作创新的法宝。
  《金融制胜》用讲故事的方式介绍一些券商的惯用伎俩,讲述他们的趣事,勾画了资本市场的许多弄潮儿。作者认为,券商老大大多是宁可我负天下人,不可天下人负我的奸雄、枭雄,又是资本市场的领导阶级。金融制胜’是券商的游戏,当然,券商金融制胜离不开他们在政府的代理人。《金融制胜》也介绍了券商在政府的代理人,为他们画像,为他们画龙点睛。
  英国《金融时报》的文章称CEO老大是“21世纪的黑帮”。“黑帮”、“强盗”和“土匪”是同义词,但意思还是有区别的。“黑帮”一词的含义最广,包含了“强盗”和“土匪”的意思,而强盗与土匪之间是有区别的,区别就在于:强盗鱼肉乡里,洗劫身边的人,但也到其他地方去打劫,而土匪只会鱼肉乡里,只会窝里横。券商在本国是洗劫穷人,在国际上则是洗劫其他国家,尤其是洗劫那些新兴市场国家。
  参照美国券商,我们不难看出自己身边的券商属于哪一类。除了美国式的券商,世界上还有没有其他类型的券商呢?《金融制胜》没有介绍,其他书籍似乎也没有介绍。
  《金融制胜》对美国资本市场的批判,胜过了美国人自己所做的批判。这是因为看别人问题的时候我们大多眼毒,但照妖镜都照不到自己,即便是照到也不灵了。“资产价格在任何地方都是一个货币政策问题。中国股市的泡沫问题是中国人民银行的货币政策所导致的结果。中国的实际负利率增加了信贷,扩大了公司的利润。使得股市比银行更具有吸引力,人们纷纷把钱投入股市”(Edward Chancellor.Bubblelessons for a deflated Beijing,Finan-cial Times,Monday June 30,2008.)。这是西方人的评论。这些外国人看我们的时候的确眼毒,我们看他们的时候也应该眼毒。以其人之道还治于其人。这并不是负气,并不是为了以牙还牙,而是为了给我们自己提供更加清晰、客观的方位图。为资本市场叫好的人不少,美国券商为之叫好,美国学者为之叫好,中国学者也为之叫好。一旦我们以讹传讹,按照美化后的美国版资本市场按图索骥,描绘我们自己的宏伟蓝图,那就会陷国家于困境,陷人民于痛苦,陷自己于不义。
  《货币战争》一书揭露了货币方面的坏事和丑事,其主题是阴谋论,基本论点是以美国坏头头为首的金融寡头在全世界的范围内为富不仁,杀鸡取卵。这点我很同意。但《货币战争》没有反躬自问,没有提出触及灵魂的问题。没有问我们自己在其中扮演了什么角色。几乎所有人都痛恨汉奸,诅咒汉奸,但只是诅咒汉奸,就回避了根本性的问题:到底谁是汉奸?更重要的是。我们应该问自己:到了紧要关头,自己会不会当汉奸?如果不会,今天遇到大是大非的问题,为什么我们敢怒不敢言?如果不是,为什么我们不去阻止?还有,如果丧失了基本的是非概念,难道会不出汉奸?资本市场是一个为富不仁,人欲横流的地方,以资本市场来带动民族的复兴,恐怕是南辕北辙。
  资本市场有一些需要弄清楚的根本性的问题,比如利息,但我们却总是回避根本性的问题。《金融制胜》以大量篇幅介绍了低息问题。资本市场的头等大事不是打击违法、违规的行为,更不是什么金融创新,而是利率。只要利率没有失控,资本市场就不会出大问题。所以,券商及其在政府的代理人就是要拼命压低利率,并因此形成了一种恶性循环:股市飚升要靠降息,股市下跌为了救市又要降息。最可恨的是负利率将无辜者也打进网里。你不是不卖股票吗,你不是要勤俭持家存钱吗?那么就让你的存款贬值。美国券商在政府的代理人就是这样干的。他们昨天这样干,今天这样干,明天还会继续这样干。
  《金融制胜》还涉及到一些似是而非的观点,涉及到我们认识上的一些误区。比如,我们对“成熟市场”和“完善监管”艳羡不已。但什么是“成熟市场”,什么是“完善监管”,我们从来没有一个明确的认识。美国是“成熟”的资本市场吗?按照《金融制胜》的叙述,美国并不是什么成熟市场,监管也很不完善。监管不完善,资本市场还能够兴旺发达,人们不禁要问:这是什么样的资本市场?
  故事与观点相比,我们更喜欢读故事。但如果观点表述清楚,一针见血,寻幽探密,读起来也可以是引人入胜的。大部分财经类书是建构性的,是为资本市场和券商评功叫好的,是为美国式金融老大鸣锣开道的。与大部分财经类书不同,《金融制胜》一书是解构性、批评性的——言人之所不言是《金融制胜》的一个特点。
  
  (本文编辑:李 焱)


  • 整理者:绝情谷  2009年3月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