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年第10期

生物电:中医存在的物质基础

作者:严佳敏 王玉玲







  近年来,中医走到了非常尴尬的境地,中医的废存问题争论不止,甚至在2006年有人发起了取消中医的签名运动。在中医废存的问题上,党和国家态度明确,强调要坚持中西医并重,扶持中医药和民族医药事业发展。
  王玉玲博士于2008年4月出版了《生物电医学与中医》(学苑出版社,2008年3月版,36.00元),提出了统一医学理论和统一医学模式,开创了生物电科学新领域。这个理论开创了中医理论物质化的研究思路,这在中医历史上是第一次对中医理论思维的突破;这个理论也为西医的结构医学开辟了新的研究方向。中国高等教育学会医学教育专业委员会会长王德炳称之为“中医学研究与发展历程中革命性的突破”。为了让读者能更全面地、准确地了解生物电医学与中医的关系,本刊对王玉玲博士进行了访谈。
  严佳敏:请简单介绍一下,什么是生物电?
  王玉玲:生物电其实非常简单,生物电就是一种电,它是通过生物体的生理/生化过程产生的。简单地说,生物通过它的生命活动所产生的电就叫生物电。举个例子来说,我在与你说话的过程中,我的嘴在动,嘴里面的肌肉就在活动,肌肉活动本身就有许多离子的运动,离子的运动就产生电位的变化,这个电位变化就是生物电。
  对生物电的研究已经有一百多年的历史。大家最早研究生物电是怎么研究呢?电鳗不是能电死人吗?人的身上会有静电吧?这些已经属于生物体的整体生物电了。在西医学里有一个学科是电生理,电生理主要研究细胞生物电的发生机理,也就是钾、钠、钙等离子在细胞膜内外走来走去形成细胞的电位变化。后来,像美国科学家开始研究心电图,实际上也是生物电的一种检测。但是“心电图”的检测方法并不是直接检测心脏上的生物电,而是通过人体表面检测出来的,用这种方法测完以后能比较规律地反映心脏生物电的一种状态,所以叫心电图。为什么有时候通过心电图诊断不了或者诊断不准确呢?就是因为心电图测的并不是心脏的生物电,如果要测心脏生物电就得直接在心脏上测。
  严佳敏:心脏生物电和脑电波是不是一样的?
  王玉玲:这个问题问得很好。其实在电的性质上,生物产生的电和发电机产生的电是一样的,没有区别。大脑产生的生物电和肌肉产生的生物电(心脏也是一种肌肉)也是一样的,性质完全一样,就是一种正负电荷的运动过程。
  严佳敏:那么,人体哪些地方能产生生物电?
  王玉玲:人体的每个器官和每个细胞都有生物电,而细胞是由很多分子和离子组成的,这些分子和离子都带有不同数量的正负电荷,因此人体的每一个部位、细胞和分子都有生物电。我们人体中生物电活跃的组织,也是维持我们生命活动的主要组织器官。人体有四大组织器官生物电活性很强,第一是神经组织,神经组织与许多疑难杂症有关,例如精神病、失眠、瘫痪、疼痛等。第二类就是肌肉组织,包括心肌、骨骼肌、平滑肌,心脏的生物电与心脏病、心血管病有关系,骨骼肌生物电与瘫痪相关疾病有关系,平滑肌生物电主要就在血管上和胃肠之类的内脏器官上。像血压高的人可能就是血管上的平滑肌上的生物电频率有问题,频率一高的话,血管收缩增强就会出现高血压。第三类就是腺体,最大的腺体包括肝脏、肾脏和胰脏。第四类是参与免疫功能的细胞,例如巨嗜细胞等,巨嗜细胞与人体免疫力有非常密切的关系。
  严佳敏:您是怎么想到用生物电去诠释中医的?
  王玉玲:主要是针灸技术的疗效与发展。大家都知道,如今临床上为了提高疗效,把针灸与电刺激结合起来。为了搞清楚针灸与电的关系,我查阅了大量书籍,发现中医历史上,过去使用的针是骨头的、木头的或者石头的,当换成金属针之后,疗效一下就飞跃了,这是一种启示。现代医学当中,针灸还是能被人接受,但是它已经被电疗机和理疗机超越了。我想知道针灸的机理,到底是什么在发生作用。针灸是建立在经络学说基础之上的,经络是什么?我是学西医的,我理解电生理的特性,于是便开始研究分析。
  可以说,我是跳出中医和西医的研究框框来研究医学的,我一开始考虑这个问题时就是从宏观的角度。现在多数医学研究,无论是分子生物学、器官医学等,都是微观水平的,要是能站在中医西医之上整体来看医学,就是宏观医学。我就是将中医西医反复比较,从理论层面、技术层面等各个层面考虑,研究中医西医到底是怎样的对应关系。打个比方,如果中医是一口井,西医是一口井,这两口井里的水都是维持我们生命的必需物质。3000多年来,喝中医井水的人把水叫津液;300多年来,喝西医井水的人将水称之为水。中医用老祖宗的语言研究津液,一直研究津液的疗效,却没有研究津液是什么成分、何种结构。西医用现代知识研究井水的成分、井水的来源。当你跳出井来,你会看到周围还有许多的井,它们都有水,这些水都能维持生命。这些井水其实都一样。
  中医总说天人合一,怎么合一?人的生物电和环境磁场的关系就是天人合一。大家知道,环境磁场的主要来源是太阳磁暴的结果。中医治疗讲究三因治宜:因人而异,因地而异,因时而异。因人而异,就是同一种病,不同的人治疗方法不同,哪怕是双胞胎。我认为,西医所讲的个体差异就是生物电的差异。一对孪生姐妹,她们的基因是完全一样的,但是她们的性格、智力不一样,这就是因为生物电的不同。智慧是什么呢?就是大脑生物电产生的流动,尽管都是一个载体,但流动的方向速度不一样。这就是为什么西医对大脑的细胞结构、分子结构很清楚,但没有办法解决神经病。从脑电图找问题是对的,但是没有理论基础就总是找不到地儿,生物电医学出现之后,就是提出了一个方向,往哪儿去找,应该怎么找。
  严佳敏:您对中医的研究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王玉玲:我是从1994年开始研究中医的,那时候是业余的。我当时在英国学习分子生物学,那是最时髦的。可是通过学习和研究,我发现分子生物学很费钱,还解决不了实际问题,尽管我可以得到学术地位,但是对人类健康来说是解决不了问题的,于是我便开始研究中医。直到2005年的秋天,我才全身心地投入到中医研究。我想我要做一件自己认为很有意义的事情,但是在中医上要做创新性研究是比登天还难的事情。
  严佳敏:中医西医有何本质区别?您是如何看待中医现今的学术地位的?
  王玉玲:其实中医和西医是没有本质区别的,中西医是不应该分开的。我在书里比较系统详细地阐述了统一医学理论。
  首先,我们的人体是同一个系统,生命也只有一个,医学是为生命服务的。中医和和西医并不是两个体系,而只是不同时期所产生的两个医学学派而已。而且,这两个学派所研究的许多内容也是重叠的。但是,由于研究的历史时期不同,当时所拥有的知识与技术手段不同,产生的学术术语也就不

[2] [3]


  • 整理者:绝情谷  2009年3月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