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年第8期

两位赵先生

作者:屹 宇







  两位赵先生都与我们睽隔迢遥。赵紫宸先生于1979年谢世,赵复三先生旅居万里他乡。两位近年却相继重回人们的视野。前年紫宸先生在北京大佛寺西街的故居作为著名的故宅,是拆还是保护,曾引起京城舆论的关注。而紫宸先生的文集,由燕京研究院编辑,商务印书馆出版,煌煌四卷二百多万字,已经出版了两卷。这些著作“闪烁着求真的信仰和智慧的光辉”,让读者可以系统重温这位中国现代基督教神学家、哲学家、文学家和教育家的精神遗产。赵复三先生近年有译著《欧洲思想史》、《欧洲文化史》和新译冯友兰先生的名著《中国哲学简史》的面世,这几本大作的选译,透露出译者的用心。笔者于两位赵先生素昧平生,不过却有幸与两位有一点点书缘,从某种角度来说,或许也算窥见到两位的一点点心迹。
  先说赵紫宸先生。多年前,我从书店淘到赵复三先生的旧藏,莱因霍尔特·尼布尔的《人的本性与命运》(卷二)一书,竟然意外发现书中夹有紫宸先生给复三先生的明信片,明信片密密麻麻地写道:
  
  最近我得到关于尼勃材料如下:尼勃生与一八九二年六月二十一日,在
  Elmhurst College,Yale University受教育,一九一三年到一九二八年在底特
  律伯特利福音教堂当牧师,曾参加工人运动,(此话不明白)一九二八年为纽
  约协和神学院基督教伦理学与宗教哲学教授,一九三九年在英国作吉福德
  讲义,著《人的性质与命运》行于西方。后来到俄国,又奔走于协神与美国国
  务院、军部之间,在协神则主编“Christianity&Crisis”。材料未提您所说的尼
  勃在底特律受市长指派,调停劳资一节。你可否告诉我,市长为谁,指派之委
  员会何名?我所招请的会已开六次,诸同道指示虽不算多,却颇有益。我已著
  就批判大纲,一共六章。(一)介绍,二方法(尼勃治学方法),三歪曲逻辑,四
  论人,五历史,六反苏反共反马列,为美帝哀鸣。拟于日内动笔为文。一开始
  写作,恐难离案外出,须过些时才能去拜访你。我对此工作大感兴趣,可望在
  十一成书。只要微躯无病,拼命干去,亦殊无妨。全国美展已于七一结束。按我个人看去,蒋匪不会来犯,不过我须时刻提高警惕。天气炎热,希善摄,我亦不敢放马脱衔。祝健康快乐,并皆进步。紫宸七、七。
  
  这封便笺未署年份,写于1960年代某年的7月7日。算来紫宸先生已经年逾七旬,仍然保持了积极的政治热情和高昂的求知精神。他和复三先生讨论尼布尔的思想及其与工人运动的联系,似乎也透露出他晚年思想的转变。虽一纸短笺,对研究紫宸先生、研究六十年代知识分子的思想却不乏文献价值。
  再说赵复三先生。容我冒昧,我视赵复三为基督教自由思想家。从他在尼布尔书上的密密的眉批,不难看出他从基督教思想出发探索人类社会正义、人民福祉乃至民族文化发展的努力。那些眉批,想来也是写于上世纪六十年代,他和紫宸先生探讨尼布尔,不论是谁影响了谁,总之他们似乎在尼布尔那里找到了共鸣。复三先生在西蒙·薇依《重负与神恩》的扉页题道:“1956年,何明华主教将其访华旅途中所读此书签名送我。此后有时拿起来读,却读不进去。‘文化大革命’中,此书也和其它的书一块遭劫遗失,心中常为之怅然若失。1988年,戴蒙复购此书赠寄,失而复得已历经三十余年沧桑。当年此书在时不曾细读,及其后欲细读时已无书。今再次获此书,经三十年准备,或能与Simone Weil神交数分?固所求也。——八八年九月巴日飞美途中”。这样的文字,反映了复三先生历经“文革”之劫,仍在上下求索,孜孜不辍。直到今天,年逾八旬的复三先生选译奥地利思想史家弗里德里希·希尔的《欧洲思想史》、彼得·李伯赓的《欧洲文化史》,继又重译冯友兰的《中国哲学简史》,大概意在全面梳理中西思想的历史脉络,重新启迪国人的思想。复三先生在《欧洲思想史》的序言中写道:“二十一世纪标志世界进入一个历史新时期。现在各国大众的交往增多了,无论在中国、西欧或北美,都可以感到各民族大众之间的思想感情沟通,十分不易。中国不少人的世界知识似还远远跟不上开放形势的需要。展望二十一世纪,迫切需要加强对世界各民族文化,首先是对西方的了解。现在读经济学、政治学、社会学、心理学、历史、文学、哲学等各学科的,对晚近西方在这些领域里的名家专著,已渐不太陌生。至于西方从古代到现代的发展,这条道路究竟是怎么走过来的?似乎应该是欧洲史的任务去从事介绍。”这不恰是他思想的直接表白吗?


  • 整理者:绝情谷  2009年3月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