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年第8期

礼制传统与明清京师文化

作者:李宝臣

易增加迁徙成本,显而易见,诸如交通、住房等方面必然增加开支。汉族妇女一般都缠足不便长途跋涉,难以习惯颠沛流离的野外生活。另外,如果戏班里有女性,容易产生情感纠葛,引发三角冲突。即使不发生类似冲突,也有结婚怀孕生孩子问题,一旦出现,必影响戏班的演出计划与行程。
  其四,有利于调和台上台下之间的关系。过去戏曲观众大都为男性,除非露天演出可能有少数女性外,室内演出则禁止女性进入。以北京为例,最早允许女性入场听戏的是前门外西珠市口的文明茶园,文明茶园建于二十世纪初,到现在不过百年。女旦在纯粹的男性社会中演出,博得的喝彩与发生的危险,可能就要超出艺术表演的范围。男旦出现以后,有效地避免了台下为旦角争风吃醋乃至大打出手和地痞流氓、劣绅恶霸调戏霸占旦角的冲突。毕竟同性恋发生的几率远远低于异性恋。在演艺社会地位极其低下的时代,男旦为维持演艺团体在陌生环境中的完整与安全做出了贡献。
  其五,男旦歌唱表演的艺术生命长于女旦。世间无论男女一生中,都要经历两次变声,第一次是伴随性成熟而变化的,第二次是进入更年期产生的。梨园界俗称倒仓。一般来说,第二次变声,男子在六十多岁,女子在五十上下。两者相差十几年。
  总之,官场纪律的变更是促成男旦一统舞台女性角色的最主要原因。而男旦在演出市场中显示的艺术与管理等方面优势,又使戏班乐得接受这一形式,从而将原本只属于官场娱乐的禁忌变通的做法,推向了社会,最终铸就舞台表演男旦一统天下的局面。
  通过上述三个例证的展开,主要是想讲明如何看待他人的立论,那就是一定要把立论放在情景当中考察。同样,讲座主题礼制传统与京师文化,也要放在情景当中陆续展开。礼制作为制度如果不放在操作过程的情景中研究,应该属于思想范畴。为什么属于思想范畴呢?因为人们可以任意驰骋,随时调换视角,在思辨中执利害的两端,做到网其全利,而去其全害。但在现实的操作过程中,制度立意常常和预期目标之间存在着差距,有时候还非常大。之所以不厌其烦,援引举例一再说明,无非是要让人体会,对待中国古代的东西,先民的玩意儿,始终保持情景立场的必要性。
  不仅对他人的立论要持如此立场,同时也必须把自己所要研究的或喜欢的问题放人历史情景的搭建中观察,而决不能仅凭自己感觉臆断推定。尤其不要以当代的情景串演历史情节,那样做的结果,仅仅出现令人啼笑皆非的荒诞与无所适从的尴尬倒还是小事,更大的是损害在于丢弃了民族人文精神的历史感。情景搭建需要丰富的想象力,然而这种想象不是现实生活个人体验直接折射成昔日的场景,而是在充分解析历史名物制度、禁忌、价值观念等等前提下,发挥具有历史感的想象力。

[1] [2] [3] [4]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