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2年第10期

推荐广松涉及其哲学的过程和意义

作者:张一兵







  广松涉(1933~1994年)是日本当代著名新马克思主义哲学家,以他的名字命名的广松哲学在日本哲学界具有持久而深刻的影响,从而在二十世纪马克思主义研究史上留下了浓重的一笔。南京大学出版社于近期翻译出版了广松涉中后期的三种主要论著:《物象化论的构图》、《事的世界观的前哨》、《存在与意义》(第一、二卷)。为了帮助读者们进入广松涉的哲学世界,我们特地邀请南京大学哲学系、南京大学外国语学院日语系和南京大学中日文化研究中心的一些青年学者撰写了这组笔谈。
  大约在五六年前,我就已经向国内学界推荐广松涉和他的哲学。当时,我是在谈到自己的哲学研究与中国当代哲学的建构时说到广松涉的。我说,希望自己今后有可能去实现一种真正的哲学创造,"以民族文化为本,以马克思的方法为主导,以当代科学和哲学的成果为接口,找到今天我们民族走向现代化进程中属于自己生命跃动的精神。在这一点上,我很赞成刚刚去世的日本当代哲学大师广松涉的思路。"......我还专门写过一篇介绍广松涉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方面的文章。其实那时候,我对广松涉的了解还停留在一些并不丰厚的二手资料上。对他的肯定几乎建立在一种粗糙的理论直悟之上。这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
  也是为了广松涉,这些年我一直想招一位精通日文的博士研究生,可总不能如愿。直到2000年,南京大学筹备成立中日文化研究中心,近水楼台的我终于抓住了几位刚从日本拿到博士学位的青年人。新组建的学术编译部的第一个项目就是广松涉。通过在日本熟门熟路的何鉴老师,我们很快就与广松夫人建立了热线联系。当她听说中国学界想介绍和研究广松涉的哲学思想,自然是非常高兴的。不久,我们手中就得到了广松涉的主要学术论著的单行本,然后,广松夫人又向南京大学中日文化研究中心赠送了《广松涉文集》(6卷)和《广松涉全集》(16卷)。经过认真的分析和推敲,我最后确定先翻译广松涉中后期的三本主要论著,即《事的世界观的前哨》、《物象化论的构图》和《存在与意义》(第一、二卷)。并在我主编的《当代学术棱镜译丛》中专设了"广松哲学系列"。这三部书分别由赵仲明、彭曦和何鉴三人担纲主译。
  从所有译稿的第一稿开始,我就做了第一读者(其实,这也是我第一次正面阅读广松涉的文本)。然后就是与几位博士一稿接一稿地修改超出正常编排程序的清样。几乎每一次面对修改稿或新的清样,都会有一次"痛苦的"术语转换研讨会。广松涉的东西真是十分难读的。
  ......有不少术语都是几经颠来倒去的反复才最后确定其中文对应指称。翻译广松涉的著作,是一件十分痛苦的事。显然,我们并没有做得很好,这确实是我们的"用在"(这是广松涉所用术语--编者注),只期望它能引出更精到的汉译文本。
  ......当然,读广松涉始终是一件艰难的事情。有难的开端,只要坚持,必有其丰厚的收获。
  我一直以为,中国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早该有一些必要的尝试理性磨难了,因为这是科学的真正起始。让我们一起努力吧。
  (摘自《广松涉:关系存在论与事的世界观--代译序》)


  • 整理者:绝情谷  2009年3月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