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2年第8期

从馆阁体说到基本功

作者:胡邦彦







  近读喻蘅教授《桑榆集》,中有论书法的诗,句云:“一股风儿骂祖先,二王骂过骂时贤”,“冤案无如馆阁体,都缘科举误儒生”。注云:“某报载文痛诋二王以来传统书法规则,捆绑手脚,贻害千年,主张写字应从心所欲。”读竟不禁为王羲之父子捏一把汗。假如有什么书法革命运动,可能将一切二王的字,不论真本、摹本、拓本、印本及一切学王的字,统统烧毁。这是第一个假如。
  说到死规矩捆绑人的手脚,要看什么事。比如练芭蕾舞,那些基本动作,真是死板得惊人,可是舞起来却灵活好看。步兵大检阅,一个方阵上千人,举手投足一个样,把照相放大,再用尺量,一千人手脚动作之差,恐怕要以毫米计。这更是捆得死死的,太不“从心所欲”了。假如你在队中,要不要“从心所欲”呢?这是第二个假如。
  王羲之是个大文豪,大书家,苦练写字,池水尽墨。假如你读过万卷书,写得好诗文,读过千种碑贴,苦练过写字,如今要“从心所欲”,我一万个拥护,崇拜,五体投地。这是第三个假如。
  假如你读书、读碑帖都不多,未学作诗,勉强作文,练字功夫不深,我倒要奉劝,还是虚心些好。安心作小学生,从头学起,将来总有一天可以成家而“从心所欲”的。这是第四个假如。
  我现在要大声说,非捆绑不可你吃饭不许太多太少,穿衣不许太厚太薄,走路不许闯红灯,行为不许违法。
  再说馆阁体,写得好的大多是学二王的。汉字有秦汉魏晋递嬗之迹,为什么独尊二王呢?就因为捆得住。秦篆已经不用,汉碑面目各异,魏碑变化无端,只二王及以后诸大家,虽笔性不同,而面貌相近,这才能比。试想,将草书与篆书比,“曹全”与“夏承”比,“张黑女”与“郑文公”比,如何评定呢?晋唐小楷即馆阁体,大都一望可分高低。科举考试,中进士后有的自己松绑,“从心所欲”,如郑燮、翁同龢,有的不松绑,如王仁堪、陆润庠,各具面目,都很美,有什么不好呢?
  顺便谈谈死记硬背问题。骂了多年,我自愧庸愚,不知道如何“活记”,如何“软背”。数学公式非死记硬背不可。即论汉字,笔画多少、长短、位置,差一点儿就不合规范,不死记硬背行吗?我说该记该背的,还得“死”,还得“硬”。不然的话,认字记不准笔画,计数背不出乘法口诀,恐怕连小学毕业也难。
  基本功放松很久了,如今最重要且必须多多死记硬背的基本功课程是语文。但可虑者,课本未必跟得上,教师也未必齐心,因为其中或有“从心派”。
  朋友,从心从心,是从你的心,可能是懒的心,妄的心,还是从客观规律和民族前途的理?照你“从”下去,民族要退化的,你说怎么办
  


  • 整理者:绝情谷  2009年3月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