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1年第10期

章士钊与弗洛伊德

作者:朱 铭







  朱正先生在评论花城《鲁迅集》的大作中《博览群书》今年第8期,引用了1981年版《鲁迅全集》关于章士钊的释文,我没有这套《鲁迅全集》,如果朱先生所引不误的话,这条注释并不准确。章士钊译出《茀罗乙德现译为弗洛伊德叙传》后,进而想译《精神分析引论》,已定名为《心解》或称《解心术》,结果没有去译,经过情况,高觉敷教授在《回忆我与商务印书馆的关系》载《商务印书馆九十年》一文中说:“《精神分析引论》一书,本来章士钊老先生函告王云五先生要译,定名为《解心术》。云五先生回信给他说已请我翻译了,章老先生说要等我的译本出版后再看。后来译本出版了,他没有提出批评的意见,似乎我所译的书可被专家们通过了。”章认可了高译,自己不再译了,这本有名无实的书,不应算入章的译著中。章士钊另译有奥地利学者师辟伯的《情为语变之原论》,这是一部用精神分析理论来研究语言现象的专著。
  章士钊虽不是最早在中国介绍弗氏学说的人,却是将弗氏自传译成中文的第一人。在德国时,章与弗洛伊德有书信往来,商务版《茀罗乙德叙传》书前印有弗氏给他信的手迹照片见附图,译文为:
  尊敬的教授先生:无论您采用什么方式完成您的设想,无论是在您的祖国——中国开辟心理分析这门学问,还是为我们的《意象》杂志撰文,以贵国语言的材料来衡量我们关于古代表达方式的推测,我都非常满意。我的讲义里引用的中国材料,出自大英百科第十一版的一篇辞条。顺致崇高敬意。
  你的弗洛伊德
  1929年5月27日 录自余凤高著《心理分析与中国现代小说》
  在《茀罗乙德叙传译序》及《政治心解》等文章中,章士钊对精神分析学说都有详尽的阐述,认为“心解”是“饮食男女之学”,“以治药石无灵之精神诸病,恒得奇验者也。”作为政论家,他又用此学说来探讨中国人的政治心理。较有意思的是,章士钊写有《力父篇》一诗,对《荀子》中的“嫫母”、“力父”字义及春申君的史实,作了前无古人的新解,所依据的就是弗氏学说。这首诗《章士钊全集》未收,因钞录在此:
  春申擅楚国,门客有李园。女弟色殊艳,笑倾天女孙。既充君美人,一索钏灵根。李园恣阴毒,楚国计已吞。明日女入宫,所计无漏痕。子男立为王,上皇何须论。李园计更左,不许其父存。春申哭临日,头飞外棘门。此虽园所为,不啻贼子翻。荀卿进诗,义奥词旨温。力父两大字,千秋之父冤。原注:力父犹言以力去其父嫫母亦仇母,训丑乃澜言。凡是母形女,万人不肯婚。性恶不计年,亲仇为真源。国王额提普,希腊神话尊。杀父而娶母,一代心解喧。原注:奥儒稖氏创心解发此旨吾儒首发微,无人洞其藩。李白不解此,陈义徒纷烦。愚字岂了之,朱英尤昏昏。原注:李白诗:“春申一何愚,刎首为李园”卒推为不信,朱英之咎白云“笑人不好士,尔去且勿喧。”)吾请重语白,尔去且勿喧。人生宿根恶,恶在仇大恩。载章士钊、沈尹默等人合撰《寺字倡和诗》
  弗氏认为幼儿一般有子亲母仇父及女昵父厌母倾向,章士钊在诗中指出人类去父仇母的心态,荀子首发其微,早于弗氏二千年,惜无人知晓,全诗最后二句,即出自《荀子·性恶篇》:“人之性恶,其善者伪也”之意。额提普今译作俄狄普斯,是希腊神话中的国王。
  朱正先生在说明章士钊任司法、教育两总长情况时,还有一个错误,他据刘寿林的《民国职官年表》,认为章是在1925年7月28日调教育部的,事实是章士钊在本年4月14日就兼署教育总长,手边有钱实甫《北洋政府职官年表》华东师大1991年刊本一书,明确记载本日教长王九龄病假,“司法总长章士钊兼署”,在《章士钊全集》卷五载有1925年5月2日和6月11日署名教育总长章士钊的“咨文”,因此,章士钊兼署司法、教育两长的实际时间为四个多月,并不是朱文说的二十一天。这已是题外话,不多说了。


  • 整理者:绝情谷  2009年3月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