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0年第7期

猜一猜下一个轮到谁发言

作者:程岂平







  
  美国总统和第一夫人从来都是宾夕法尼亚大街头上那幢老式"白房子"的主角。但从1998年春天某个时间开始,总统先生和第一夫人偶尔也"退居二线",心甘情愿在一个色彩纷呈的系列演讲中担任报幕、捧场甚至插科打诨的角色。克林顿先生此时倒是颇具自知之明,因为和世纪乃至千年的历史演进相比,一位执政总统如同过眼云烟的分量,显然远逊于那些已刻名于人类文明纪念碑上的科学和艺术大师的名号。"为了标明20世纪结束和新千年开始","白宫千年委员会"计划约请一系列当今世界一流的学者、艺术家、发明家和观察家,向今日世界展示我们取得的业绩,为明天社会预演灿如星河的未来。自然,美国人也忘不了借此机会狠狠自卖自夸一回"共同具有的价值观和昂扬的精神"。"以便在庆祝的烟花消逝很久之后,不仅能保留世界自由的灯塔,还拥有创造的航标"。(克林顿语)
  不管是仅为独出心裁的"做秀",还是真想为世纪交替打造一个里程碑,白宫的"千年晚会系列演讲"倒是创造了一个奇迹,先后约请了世人心仪已久、包括斯蒂芬·霍金这样的大师级人物在内的多位学界泰斗走上白宫讲台。而尽管主持者请来的肯定都是各领域的顶尖高手,但是出于对自然科学的仰止之情和对身处"紧急戒备"状态下霍金教授如何通过语言合成器表述深邃理论的疑惑,笔者尤其关注这位英国物理学大师又将怎样"想象与变革"?
  霍金果真非同凡响。专事理论物理的霍金并没有从头细说时间、空间、引力、黑洞起源端倪之类的深奥理论,而是选择了"物理学和生命科学"作为主讲内容。他有理有据地断言:总有一天宇宙中的一切都可用为数很少、相对简单的方程以及大量、复杂的数学方法描述。一旦明白了科学家们这个渴望,你就会理解为什么从爱因斯坦到霍金本人都矢志不移苦苦寻觅将量子力学和广义相对论统一起来的完备理论。那么,为什么宇宙如此简单?为什么物质的宇宙要遵守一些数学规律?在"速成高等物理课程"上,霍金简明扼要地告诉白宫客人:我们果然不需要一个让上帝创造宇宙的方式;如果宇宙与现有的样子有什么不同的话;如果不存在那些可以数字化的规律,生命就不可能生成,我们就不可能进化到可以提出这些问题的程度。这也就是生活在这个蓝色星球上最高级的动物是人而不是变形蠕虫的原因。"人择原理"也给我们提供了一种独特的思维方法,让杰出的物理学家思考生物学的前沿课题后,那种大跨度的联想和推论总能让我等凡人胸襟顿开。
  霍金还善于"泼冷水",他不认可地球人有望实现大规模、商业化星际旅行之梦;他还怀疑仅凭现有CPU的速度会实现复杂智能。"我们目前计算机的复杂性还不如蚯蚓的大脑,而蚯蚓并不因其智力而知名"。但霍金又是乐观的,他依循物理学和生命科学将来总会融会贯通的前景推断,重新设计DNA之类的手段将创造更复杂和智能化的计算机系统;还有,下一个千年,人类将有充分机会解决前辈曾备感忧患的黑死病、冰河期或是外星人入侵。被命运强摁在轮椅上的霍金激情无限地说:难道物理学的圣杯总是让我们可望不可即吗?我想不会是这样。
  除了霍金教授怪声怪气但又字字珠玑的发言之外,历史学家贝伦"以历史永存"命题对未来的庄严承诺;一边吟咏,一边述说的罗伯特·宾斯基"诗歌创作研讨会";一唱三叹的爵士乐宣讲比赛;以及戴维斯对美国特色"神学"的诠解;还有美国人特别引为自豪的"作为公民的妇女"对自家"生气勃勃声音"的张扬……那些站在人类智慧峰巅处的大师们毫无匠气、挥洒自如地侃侃而谈,通过因特网传播到世界的每个角落。尽管每次演讲选题迥异,但因和"千年"这个主题词牵挂在一起,总会引发人连续不断地点击白宫网页,并且兴趣盎然地猜想着: 下一个, 该轮到谁上台发言?至于无缘相约http//www.whitehouse.gov的人们,我们也可以在一本名为《美国白宫千年晚会演讲选集》的中文新书中与大师们激情遭遇,听那些当代圣哲用不同的表达方式祈求热望:这个世界拥有一个未来,那将是非常不同的未来!
  (《美国白宫千年晚会演讲选集》,吉林人民出版社2000年1月出版。)


  • 整理者:绝情谷  2009年3月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