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0年第7期

读《一个中国人的世纪宏论》

作者:李本军







  
  处于大改革、大变动时代,站在世纪交替门槛上的中国人,纵观风云际会,体验得失交织,带着热切的希望,也带着种种的困惑,以各种方式思考着,议论着。
  近读艾丰先生新作《一个中国人的世纪宏论》,30多万字的"大部头",几乎一气读完,顿有"拨雾见山"之感,若干复杂纷纭的社会现象堆积于脑而形成的迷团和困惑,竟然为之一扫,大觉清晰、释然。
  说起艾丰,知道的人不少,他曾在中国最重要的报纸《人民日报》、《经济日报》和广播电台工作了四十年,改革开放20年他最为活跃,成为中国最著名的记者之一;他参与发起和组织了1990年著名的"中国质量万里行"活动,使他成为著名的社会活动家;他努力研究和积极倡导"名牌战略"、"资本运营"、"农业产业化"、"小城镇大战略"、"特色经济"等重要经济理论和思路,使他成为了对中国经济进程产生一定影响的经济学家。此外,他作为"哲学票友",推出了《中介论》,书中阐明的"一分为三"的观点,已经广为流传;作为"社会学票友",推出了《艾丰随感210条》、《做人、做事、做官--三做谈》,引起了各界、各层次读者的广泛兴趣。而今,刚从经济日报总编辑岗位上退下来的他,终于有更多的时间对自己长期以来的学术积累加以整理和系统化,并把含有十部著作的《艾丰通用文库》奉献给社会。
  《文库》的十部著作是:《世纪宏论》、《中介论》、《三做谈》、《古今说》、《名牌论》、《战略论》、《策划说》、《知识论》、《人生谈》、《传播说》。《一个中国人的世纪宏论》,是整个文库的开山之作,也可以看作是集学者之智、赤子之情、杂家之博、忠良之胆的力作。此书完全不回避社会公众关注的焦点问题,哪怕有些是被认为"不好说、不能碰、道不清"的"禁区",作者照样直面它,甚至是故意去碰它,长篇累牍,浓墨重笔。像"中国会不会保持稳定?"、"中国经济还会不会持续快速健康发展?"、"收入差距已两极分化了吗?"、"如何认识反腐败?"、"中国政治体制改革滞后了吗?""中国现在是打着左灯向右拐吗?""解放思想就是反左吗?"、"我国出现信仰危机了吗?"、"中国传统文化的弱点是什么?""为什么搞得好的农村都有一个执政期长、正派但独裁的领导人?"等等,都能在书中看到精彩的论述。所有这些问题,都被作者"装"进了四个宏大的"筐子":中国回答世界--中国走势宏论;政府回答人民--发展大势宏论;共产党回答马克思--文化态势宏论;21世纪回答20世纪--未来趋势宏论。
  用如此宏观的笔触书写如此庞杂的问题,着实让人捏一把汗。也许是艺高人胆大,作者敢于涉猎这些敏感话题和领域,离不开他长期有心的、艰苦的积累。新闻生涯使他不仅长期工作在生活的第一线,而且总要和新鲜事物、敏感问题打交道。他几乎走遍了我国最发达的东部地区和中西部最有代表性的地区,接触了上至国家领导人、下至普通百姓的各个阶层的人们,同一大批活跃的省部长们、地市领导、著名企业家建立了良好的个人关系,掌握了特别多的宝贵资料。他还考察、访问了十几个国家,参加过一些国际研讨会,同这些国家和国家组织的政要、企业家、学者和驻华使节有过坦率接触和思想碰撞。每当在这些社会活动中有了思想火花,他会立即反映在有关报道中,并积累起来,再细细地咀嚼。久而久之,这样的"干货"越来越多。如果说丰富、宝贵的资料是本书的一个重要特色的话,那么事实的多方面的实践,则是它的根基。
  阅读此书,有这样一个感觉,与其说是作者在向你宣传某种结论,毋宁说是在向你强调正确思维方法的重要。这可能是本书的更深层的价值所在,作者力图更全面地把握唯物辩证法,在分析问题时,着力摒弃好与坏、是与非、积极与消极、肯定与否定的绝对化思维,强调一切从实际出发,讲中国国情,他说,"不是平衡的先进,也不是平衡的落后;既有很好的东西,又有很差的东西,一个东西从这面看很好,从另一面看就很差。这就是中国,这就是中国的国情"。他不赞成抽象的孤立地判断好坏,他提出"匹配即最好"。他强调事物的层次性,反对"先不做具体分析,而总是要先定性,并且轻易定性",他认为"在没有是非的层次上硬分是非"是常见的认识误区之一。他提醒人们防止和注意克服旧思维的惯性。轻易地划分什么"改革派"、"保守派",从"一大二公三纯最好"转向"越私越小越杂越好",信奉"一×就灵"等等,即打着"解放思想"、"推进改革"的名义,但在思维方式上没有超出"阶级斗争为纲"、"搞运动"等绝对化的旧思维模式。由此作者深情地倡导:解放思想"最重要的应该是思维方式的转变",深化改革开放面临的一大问题是全民普遍转换思维方式。
  正是在这样的思维追求之下,作者在分析问题时,采用了多种具体方法。他运用分类法、分层法对一个整体事物和现象予以分别认识,运用过程法、区间法结合事物的纵向发展、横向联系予以区分认识,运用换位法、双向法、反向法通过认识主客体的互相对照予以对比认识,把许多原先难以讲清楚的观点讲的清清楚楚。比如,对"腐败"和党的领导的关系,作者用数万字的篇幅,通过一类类归纳,一层层剖析,得出了腐败产生的三大根源,然后结合当前我国出现的腐败,明确了其根本成因是第二、三类,决不是社会制度所造成的。又通过"腐败根源"、"腐蚀对象"的概念划分,令人信服地讲清了共产党不仅不是腐败根源,而"恰恰是反腐败的最重要的支柱,最重要的领导力量,最可靠的保证"。对于"两极分化"这个众说纷纭的问题,又是作者着力回答的一大篇章。
  他通过对个人财富总量与个人财富两种存在状态的分别考察,提出了两个挑战传统观念的重要观点,一是在一定时期出现财富适当和适度地集中,对发展经济是有利的、必须的;二是个人财富分为消费资金和生产资金两种状态存在,个人的钱再多,他用于消费的钱也难以增加(相对而言是个常数),增多的主要是生产的钱,而生产的钱要按社会规律和经济规律运行,在这种意义上,实际已不是个人的了。从而认为,"要正确估计目前中国收入差距的情况,夸大了差距的严重性,认为中国已经出现了严重的阶级分化……对今后发展不利。"
  读这本书,它的直白的文风和雄辩的语言令人折服。几十年记者生涯的锤炼,使作者的文风质朴、平实、富有思辨性,更善于摆事实、讲道理。作者在全国许多地方讲过课,听过的人都说他的讲课通俗易懂,深入浅出,幽默风趣,十分抓人。他的著述同样如此。为了把一些复杂、专业的道理讲明白,让读者一眼看透其实质,作者在许多地方恰当地运用了寓言和比喻,起到了极好的说服效果。比如,为了说明贫穷不是产生动乱的直接根源,致富的愿望倒可能成为动乱的导火索这个道理,作者举了这样一个例子:吹得鼓鼓的气球自己不会爆,一旦用一根针去扎一个眼,它立即会炸得粉碎。为了说明社会各个阶层、国家各个地方不可能同步致富,作者用了竹竿进城门的故事:横着、立着都拿不进去,锯了又不是办法,怎么办?头前尾后平躺着就办到了。诸如此类生动、深刻的例子在书中随处可见,通过它们,读者毫不费力地就能领会作者的思想。
  新千年钟声敲响的时候,本书作者正蘸着激情疾书《前言》。他谨慎地就"世纪宏论"这个"有些吓人"的书名做了解释,并特别声明,"本书四篇采用的题目中国回答世界、政府回答人民、共产党回答马克思、21世纪回答20世纪完全是为了表达的醒目和生动,我个人丝毫没有资格代表这些主体回答这样的一些问题"。那为什么还这样行文呢?作者在回答这个问题时说:"这不过是更便于把一个中国人的思考提供给所有思考的中国人作参考。"
  世纪之交的中国人,面临许多课题。走近一个严肃认真的、涉猎广泛的、有责任感的、向前探求的思考者,了解一下他的思考,不管你是否全部赞成他的观点,对于每一个乐于思考的人,都将是有益的。


  • 整理者:绝情谷  2009年3月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