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8年第12期

中亚意识形态领域的大国博弈

作者:赵常庆







  作为中国的邻国或近邻的中亚五国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土库曼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原是苏联的加盟共和国,而今已经独立多年。这一地区由于拥有丰富的自然资源和战略地位重要,成为大国激烈博弈的场所和争夺对象。国际社会普遍认为,大国博弈中亚是为了争夺那里的自然资源,特别是石油和天然气资源,占据有利的战略位置,以实现本国的利益诉求。这种看法有一定的道理但不全面,因为在大国博弈的背后还存在意识形态之争。这里所说的意识形态之争,既有传统意义上的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之争,也有大国尤其是俄美两家在中亚推行本国国家模式之争,而这种争斗是以实行什么样的“民主”,是“美式民主”,还是俄罗斯的“可控民主”表现出来的,实际上两国都想将中亚国家纳入自己的势力范围之争。
  
  社会主义在中亚并没有被遗忘
  
  社会主义在中亚有长达一个多世纪的传播与实践的历史。尽管苏联解体使社会主义制度在这里受挫,但资本主义也尚未真正扎根。这些国家向哪个方向发展并未尘埃落定。在这些国家中,有人为“西方模式”大唱赞歌,追随美国搞“颜色革命”;有人对社会主义情有独钟,念念不忘,在为实现社会主义理想奋斗;但多数人面对国家现实,不问主义,只讲利益。在这里,中派势力得到“不讲主义”的多数人的支持,左派和右派都是少数。迄今,各种势力仍在进行激烈博弈。这种博弈并非完全是各种势力本身所为,在其背后往往有大国的身影。从全球层面来看,中亚地区不是意识形态真空地区,左派(包括共产党人)、中派、右派同时存在,短期内博弈难有结果。
  社会主义在中亚并没有被遗忘。没有放弃和忘记社会主义的有两部分人:一部分人是指公开声明要搞社会主义的人,这些仍存在于中亚国家的共产党人,尽管他们理解的社会主义与我们认同的社会主义之间存在一些差异。中亚国家共产党人在社会上有一定的影响,有的党在议会中还拥有席位,如哈萨克斯坦共产党、吉尔吉斯共产主义者党、吉尔吉斯斯坦共产党、塔吉克共产党等。这些党在各自国家独立初期都颇具实力,哈萨克斯坦共产党的党员数量一度达到5万多人,曾在议会中位居第二位。分裂后的哈共人数也不少于3万人,不过在议会中已经没有席位。吉尔吉斯共产主义者党是吉国内党员人数较多的政党之一,2006年党员为2.5万人。吉尔吉斯斯坦共产党也拥有党员2.5万人。塔吉克斯坦共产党拥有党员4.5万人,在2005年的下院选举中获得5个席位。如果说当今世界党员过万的共产党有30个(不包括社会主义国家的执政党),中亚地区起码有4个。如果按党员占该国人口比例来看,塔吉克斯坦702万人中有4.5万名塔共党员,吉尔吉斯斯坦519万人中有5万名共产党人,比例不算小。中亚国家共产党都说要“遵循马列主义”,或者“在马列主义原则基础上开展活动”,在“社会主义原则基础上”维护劳动者的利益和建设民主法制国家。它们具有如下特点:第一,承认共产党犯过错误,但不否定共产党存在的合理性和党的历史;第二,独立初期与执政当局有很好的合作,随着各国改革的深入和权力分配的歧见,多数成为反对党。只有塔共至今仍与当局合作,塔中央和地方政府领导人中仍有不少塔共党人;第三,与俄共关系密切,受俄共影响较大;第四,赞赏中共的成就,不反华;第五,坚持公有制等重要原则,主张维持苏联时期的社会保障制度。
  
  第二部分人是指那些没有忘记社会主义制度但又不是共产党员的人。他们是曾为保卫社会主义和建设社会主义作出过贡献、迄今仍对社会主义怀有感情的人,也包括一些年轻人,其中有为实现共产主义理想而奋斗的人,也有借政治斗争牟取私利的人。这就是为什么在包括中亚国家在内的独联体国家的共产党不断分裂的原因之一。中亚国家共产党是第二部分人的代言人。
  中亚国家独立后经济发生危机,社会出现严重分化,大多数居民生活迄今尚未恢复到苏联时期的水平。民众怀念苏联在公开场合讲得不多,在私下交往中随处可见。他们虽然没有说是在怀念社会主义制度,但对昔日生活和社会福利制度的怀念,无疑是对昔日苏联社会主义制度的怀念。这些人构成了共产党的社会基础,其积极分子是共产党的支持力量。
  除共产党外,中亚国家还存在一些左派政党和社会团体。它们与欧洲国家的一些左派政党不同,多半能与执政当局合作。它们以某个社会阶层或社会集团为依托,以工人、农民、妇女、青年为主要工作对象。此外,中亚国家还活跃着一些类似于欧洲社会党的政党,在它们的纲领中也包含有社会主义的因素。
  
  中亚政党受俄罗斯影响较大
  
  中亚国家与俄罗斯的密切关系不仅表现在经济、外交等方面,也表现在政党之间的联系,尽管彼此存在互动关系,但总的来看,俄罗斯政党形势变化对中亚国家的影响较大。
  中亚国家与俄罗斯一样,国内政党也划分为左派、右派和中派三类。目前在中亚国家掌权的势力为中派政党,如哈萨克斯坦祖国党、乌兹别克斯坦人民民主党、塔吉克斯坦人民民主党等。像俄罗斯总理普京与统一俄罗斯党的关系一样,中亚国家总统与被称做“总统党”之间同样保持密切的关系,总统既是这些亲总统政党的保护神,也是这些政党的精神领袖;同时,总统也将这些政党作为自己执政的依托。中亚国家的显著特点之一,是人民群众对领袖充满迷信,不喜欢极端,因此,尽管左派和右派政党都有一定的群众基础,但基础都不大。这也是共产党一类左派政党影响下降的原因之一。
  中亚国家共产党在国家独立后的变化轨迹与俄罗斯联邦共产党相似,党员人数在减少,在国家中的作用和影响在下降。哈共曾是国家的第二大党,其推选的总统候选人曾获得过12.08%的选民支持。在1999年议会选举中赢得17.75%的民众支持率,成为进入议会的四大政党之一。可是,由于该党发生分裂,提出的口号过左,如反对一切私有化,反对价格自由化等,在2004年哈议会选举中因得票少没有进入议会。在2005年总统选举中,该党推选的候选人得票寥寥。这一点与俄罗斯联邦共产党在俄罗斯的作用下降极其相似。俄罗斯联邦共产党的分裂对中亚国家共产党的负面影响,往往导致这些国家共产党内部分歧加深,甚至发生分裂,对哈共的影响尤其严重。
  
  如何评价中亚国家的政权党
  
  目前,委内瑞拉、玻利维亚等拉美国家的动向令人瞩目。查韦斯等人的反美表现成为国际社会的一道新风景线。欧洲国家也存在明显的左派和右派之分,在剧变后的中东欧国家不断出现左右派势力轮流执政的情况,就连中国的邻国蒙古也是如此。那么,中亚国家的政权党属于什么性质?这是很多人关注的问题。
  我们不用执政党而用政权党或者用“亲总统党”表述中亚国家一些政党,如哈萨克斯坦的“祖国党”、乌兹别克斯坦的“人民民主党”、塔吉克斯坦的“人民民主党”等,是因为它们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执政党,只有土库曼斯坦民主党具有执政党的性质。中亚国家的政权党都源于共产党,这些国家的领导人也都是原共产党的干部,其中哈、乌两国总统还是原来的共和国共产党中央“第一书记”。
  这些国家独立后国内政策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其最大变化有以下几点:第一,在政治方面实行多党制和“三权分立”;第二,在经济方面实行所有制多元化,变多年实行的计划经济为社会市场经济,变平均主义的分配为按劳和按资分配;第三,在意识形态方面主张多元化。当然,上述变化在各国也不完全相同。在这些国家,尽管意识形态已经多元化,但都强调本国的特殊性,认为西方制度不完全适合本国国情,对西方国家对其内部事务的指责表现出强烈的反对。中亚国家领导人借批判苏联时期的许多错误做法为名,否定马列主义的普遍指导意义,否定共产主义的美好前景,不承认本国是在建设社会主义。但是,他们仍坚持国家对经济和社会发展的调控作用,强调国家发展的社会福利目标,强调社会的公正性和为人的发展创造条件。说这些政权党属于社会主义政党是缺乏根据的,但说它们是中派政党或者是“中间偏左”的政党是符合实际的。目前对这些政权党的性质没有明确的说法。在没有实行多党制的土库曼斯坦,土库曼斯坦民主党是唯一政党。该国没有实行西方式的“三权分立”,其议会具有自身的特点。从所有制来看,该国仍以公有制为主,连农村也没有完全放弃苏联时期的集体农庄的做法。在分配方面,该国仍存在水、电、天然气和盐免费供应,面包和肉凭票低价供应的做法,国家基本控制国家财产的分配权,注意保护低收入阶层。该国特别重视学习中国的经验,对华友好。土库曼斯坦民主党不是坚持社会主义道路的政党,但是否属于左派政党,值得考虑。考察中亚国家的政权党,可发现它们具有如下一些共同点:第一,其主要领导人多为原共产党人,不少还是各级组织领导人;第二,与总统保持密切的关系;第三,它们与俄罗斯的亲总统党保持密切关系,其政治行为受俄罗斯的影响较大;第四,多数与中国保持友好的关系。
  

[2]

  • 整理者:绝情谷  2009年3月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