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8年第11期

石原慎太郎应邀出席北京奥运会开幕式前后

作者:林晓光







  石原慎太郎,日本东京都知事。这是一个在中日两国都有知名度的人物,他每一次出现在媒体上,都能够广泛吸引公众的眼球。尤其是他否定日本侵华历史和南京大屠杀、支持日本首相参拜靖国神社、怂恿右翼议员将户籍迁到冲之鸟礁等极端的举动,使石原慎太郎这个名字在中国可谓臭名远扬。在很多中国人的印象中,石原是一个极右翼分子,态度蛮横,行事乖戾,一贯辱华仇华,总是大放厥词制造中日对立乃至国际性的争端。
  进入2008年,随着北京奥运会举行日期的临近,一段时间以来“比较安静”的日本东京都知事石原再次登上媒体头版头条,赚足了公众的眼球。原来,这个长期以来靠“攻击中国”而名声大噪的日本“老牌右翼政客”,竟然收到了来自北京奥组委邀请他参加2008年北京奥运会开幕式的邀请信,这令中日两国和国际社会的很多人大跌眼镜。
  
  
   石原慎太郎其人其事
  
  1932年9月30日生于神户的石原慎太郎,是一个身份角色比较复杂的“多面人”,在当今日本,他也是一个充满争议、饱受批评、招摇过市的符号式的人物。
  石原首先是以一个作家而知名的。1954年,在日本一桥大学读书的他就在《一桥文艺》创刊号上发表了处女作、中篇小说《灰色的教室》。1956年,他在《文学界》杂志发表《太阳的季节》,以赞许颂扬的口吻和笔调描述战后追求享乐、精神空虚的一代青年,在社会上和文学界引起激烈争论,既有热烈赞美,也有彻底否定。他因此获得了《文学界》第一届新作家奖和第34届芥川龙之介奖(日本最著名文学奖,由《文艺春秋》主办),成为截至当时最年轻的芥川文学奖获得者。而“太阳族”一词也因此成为日本社会的流行语。
  石原从1968年当选日本参议院议员、1972年当选日本众议院议员,就开始在日本政界崭露头角。到1987年,55岁的石原成为竹下登内阁的运输大臣,进入日本顶级政治家的行列。1989年,他竞选自民党总裁失败。1995年辞去众议院议员的职位。但偃旗息鼓几年后,不甘寂寞的他又出现在人们的视野里,于1999年4月11日当选东京都知事。此后连选连任到2007年第三次当选东京都知事,在政界的知名度不断攀升。
  在日本政界,石原绝对是一个另类。民众心理上有时需要对外强硬,越强硬越能给人以“爱国”的感觉。洞悉人性的石原深谙此道,他总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多次发表极端言论,内容涉及对妇女、同性恋、伤残人士和日本邻国的歧视,并因此惹来不少官司上身。1963年,他称当时大相扑选手横纲柏户的胜利是做假,因而遭日本相扑协会控告。1977年,他担任环境厅长官时,因没有预约而拒绝与水俣病患者会面,却到麻布打网球,在国会遭到猛烈抨击。1988年,他担任运输相时,讥讽宫崎县的磁浮列车实验路线不过是列车在猪舍鸡舍中间运行,怎能向世界夸耀日本的磁浮技术?因而遭到宫崎县民众的批评,最后不得不公开道歉。石原出任东京都知事后,在东京全面强化实施爱国教育,发誓“要以东京改变日本”,规定东京公立学校都必须在校园正前方升国旗,在入学、毕业以及其他重要仪式时唱国歌。日本的国旗“日之丸”和国歌《君之代》都是歌颂日本天皇永久统治的。1999年日本通过《国旗国歌法》后,“日之丸”和《君之代》被确认为国家象征。但这部法律并没有规定公民对于国旗、国歌的义务和相应的惩罚。所以,教育部门只能要求公立学校的老师“教导”学生尊敬国旗和国歌,但升不升国旗、唱不唱国歌则是老师和学生自愿的事情。但石原强迫东京公立学校的师生向国旗和国歌致敬,遭到公立学校师生的反对,迄今已有近250名教师因为在升国旗时没有唱国歌而受到惩罚。因为违反了日本宪法的信仰和言论自由的原则,2004年12月20日,日本64名教师与和平人士一纸诉状将东京都知事石原和其他2名官员一起告上了法庭。
  石原具有浓厚的自我优越意识,歧视弱势群体。他在刊登于2001年11月6日《周刊女性》的一篇访问专文中,转引别人的发言指出,文明带来最大的有害之物是老太婆:女性失去生殖能力后还活着,是浪费、罪过。因此119名日本女性以对女性歧视的发言为由提出控诉,要求石原刊登谢罪广告及赔偿每人11万日元、总额1309万日元。而在参观身心障碍者设施时,他竟然说“这些人有人格吗”?结果遭到残疾人群体的强烈抗议。
  
  在石原的历史观里,极端民族主义意识尤为强烈。他不承认日本军国主义发动对亚洲各国的战争是侵略战争,认为那场战争只是给亚洲各国带来了麻烦,要求亚洲各国忘记过去,要求日本摆脱认罪心理,说什么“如果总是维持过去的低头认错姿态,那就什么关系的发展也不能指望了”。2003年10月,石原在东京的一个集会上公开为日本侵略朝鲜辩护,声称:“我们并未使用武力侵入朝鲜。虽然我并不认为当年日本与朝鲜的合并是百分之百的正确,但主要的责任是在朝鲜一方,朝鲜和韩国民众的先人们应当负主要责任。”一言既出,舆论大哗。日韩关系经常因石原的狂妄言论而受到负面影响,朝鲜则多次严厉谴责日本无视历史事实。石原支持修改中小学历史教科书,删除其中涉及侵略战争历史的描述。他矢口否认南京大屠杀的存在,说什么以当时日军的装备,6个星期杀30万中国人简直是天方夜谭,反咬一口说“事件是中国人虚构的”。石原是参拜靖国神社的支持派,自2000年以来每年都参拜靖国神社。他在《产经新闻》上发表致天皇的信中说:“我每年在8月15日那天参拜靖国神社,并热切地希望天皇陛下在日本战败60周年的8月15日参拜靖国神社。” 靖国神社问题不仅仅是个历史问题,实际上更包含了战争与和平的关系以及日本能否与邻国和平相处的问题。石原主张让天皇参拜靖国神社,就是反对战后建立起来的和平理念,并以此作为解决日本社会现存各种矛盾的一种方式。
  石原还非常善于以强烈反华来聚拢人气。对于中国,石原知道有多少诬蔑谩骂语言就会毫不吝惜地使用多少,其极端的做派、激烈的言辞使他成了日本右翼政客的代表性符号。20世纪初期,日本人称中国为“支那”,话语里含着贬损的意思。二战日本一败涂地后,没有什么日本人再使用“支那”称呼中国了。但石原却敢冒天下之大不韪,一直用“支那”称呼中国,让一些日本人重温到战前的那种“自豪”,至少能过一把嘴上占便宜的瘾。他在2001年5月8日的《产经新闻》上发表文章针对少数中国人在日犯罪行为说:“像这样展示(中华)民族DNA一样的犯罪在日本蔓延,恐怕将导致日本社会整体的变质。”把少数人的犯罪归结为民族基因的说法充分暴露了他的种族主义心理意识。2003年11月1日,中国成功发射并回收神舟五号,石原却轻蔑地表示:中国人无知才会这么高兴,那种东西已经落后于时代了,要是日本想搞的话一年就能成功。中国潜艇发射弹道导弹试验成功后,石原称“这是一件历史性的大事,东亚现在置身于紧张危险的状态,比美苏冷战时期更加紧张”。他还指控中国船舰经常出没于冲之鸟礁附近,在冲之鸟礁附近进行航路试验。一再渲染中日关系的紧张。早在20世纪70年代初,石原就策划了侵犯中国领土钓鱼岛行动。他率青岚会的成员去钓鱼岛建灯台,接着又找到资金丰裕的右翼政治团体青年社,把青岚会的灯台扩建成正规的灯塔。石原还利用担任运输大臣的特权,指示运输省水路部加固岛上的灯塔,并一直想方设法把灯塔记载到海洋图上。其目的非常明确,就是用挑起领土争端来显示他在领土问题上的“爱国”。为显示自己的强硬姿态,他还于2005年5月20日登上冲之鸟礁,跪下亲吻标示此地为日本最南端的地标。石原又是日本亲台势力的代表人物,不仅支持台湾独立,还曾出席李登辉和陈水扁的就职典礼,积极推动李登辉访问日本。
  

[2]

  • 整理者:绝情谷  2009年3月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