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8年第11期

山南包产到户责任制的前前后后

作者:刘一章 口述 黄雅玲 整理







  1975年4月至1980年10月,我在安徽省肥西县山南区任区委副书记,1978年初开始负责区委的日常工作。今年是我国改革开放30周年,也是肥西山南实行包产到户30周年。我作为当时包产到户的具体实施者和组织者之一,回顾往事,仍历历在目……
  
  包产到户起因
  
  
  1978年是安徽历史上罕见的大旱之年,春季虽下了几场小雨,但雨量都不大,已有些旱情。从春天到夏天一直到秋天,没有下过一场透雨,山南地区的旱情在肥西最为严重。这是因为山南地区地形很复杂:山多、岗多、圩田少。全区共7社1镇78个大队,其中2个街道大队,913个生产队。山区涉及到4社21个大队。从防虎公社到金牛公社,一条长龙般的山岭贯穿东西,卧在山南大地。圩区沿丰乐河,由西大圩到洪桥龙嘴圩,涉及到7个大队,余下就是一个易旱的多岗地带。因百年不遇的大旱,许多地方绝收,就连山岗和荒滩上的野草都干枯了。当时只有少数水源好的地方早稻有些收成,而晚秋作物亦收获无望,有的农民冬天吃饭也成了问题。
  夏天随着旱情的不断扩大,山南区委的领导们议论:“今年的生产形势又不妙,但要先解决群众生活用水问题。”区委组织群众抗旱保苗,要求农村用本地水源放水与提水相结合的办法抗旱。集镇采取打井的办法解决人、畜饮用水困难。我们开始从山南镇干起,新打了4口井。解放前全山南镇只有1口水井,供1000余口人用水。后来随着人口的增加,又陆续新增了3口,就是1975年以前食品站、粮站、区委会等区直机关单位打的那3口井。1978年夏天,由于旱情不断扩大,人口增多,现有的井已不能满足现状,我们便在山南公社、山南医院(分院)、山南镇委、药材公司等处再打了4口井,这样周边群众用水总算得到缓解。
  可是连续几个月没有下过一场雨。到了秋季,旱情更为严重,有些庄稼已颗粒不收,面对老天如此无情,许多群众束手无策,心里出现了恐惧。这时县委常书记来到我区,要求我们号召群众种“保命麦”,并对我们说:“要接受以往教训,要早准备,以防后患。”此时省委也在想办法,万里书记号召种“保命麦”,广泛发动群众抗旱种麦、打井种麦。但是大呼隆干活,捆绑在一起,人心散,出工不出效,社员的积极性难以发挥出来,困难重重,“保命麦”种不下去。由于干旱持续时间太长,地难以翻动。当时沟渠断流,塘坝干涸,较大的水库只有库底尚有一些水,却提不上来,抗旱种麦进度非常缓慢。
  
  黄花会议
  
  1978年10月,区委书记汤茂林蹲点到柿树岗公社督促秋种。白天他跑田埂,晚上就带领干部党员学习“省委六条”(1977年11月,安徽省以省委名义下发的文件《关于当前农村经济政策几个问题的规定》,简称“省委六条”。后来人们习惯于它的简称——整理者注)。它的主要精神是:农村一切工作要以生产为中心、尊重生产队自主权、允许和鼓励社员搞正当的家庭副业和自留地、生产实行责任制等等。其中关于尊重生产队自主权,允许搞家庭副业和自留地深受社员欢迎。特别是有一条规定对大家触动很大,就是要根据不同农活,生产队可以组织临时或者固定的作业组,定任务,定质量,定时间,定工作;有些只需个别人完成的农活,可以责任到人。人们从中读出了一些含义和希望。
  在无计可施的情况下,人们想起20世纪60年代自然灾害时期的经验教训。当年曾希圣在安徽全面推行责任田制度,使生产很快得到了恢复,且卓有成效,挽救了安徽人民的生命,受到人民的欢迎。此时我们萌发了“借地与民”的想法,但担当很大的风险:当时怕“倒退”、怕“复辟资本主义”、怕“走资本主义道路”的罪名。这时区委书记汤茂林在黄花大队召开老党员、老干部、老农民“三老”座谈会议,发动群众提措施、想办法,以加快秋种进度。会上有人提出借鉴1961年推行责任田的办法,说这就是希望。会议讨论结果是借田给农民种麦,实行“四定一奖”的办法。这个办法一提出,社员的劲头大了,纷纷说:这样秋种进度就快了。
  
  10月19日,区委召开会议。汤茂林把在黄花大队先行借地的办法,拿到会议上进行讨论。他说,黄花借地种麦按照“四定一奖”办法进行。我们搞的“四定一奖”,就是定土地、定工本费、定工分、定上缴,超产全奖、减产全赔。区委7个委员都认为这个办法好,既符合社员的心愿,又符合种“保命麦”的要求,一致同意在全区各社队全面实施。“四定”的关键是“定土地”,它是按人头计算,每人包一定量的田地种麦、种油菜。这其实就是包产到户,当时谁也不敢说它是,所以就采用“四定一奖”称谓,巧妙地代替了。这在当时是一个大胆的举措,我们也冒着很大的风险。但我们不认为它是分田单干。借田与分田,应该是两码事。至于后来外面指责我们山南是“分田单干、变相单干、搞资本主义、开历史倒车”等等,都是强加于我们的不实之词。当时的目的只是权宜之计:一是完成国家的任务;二是完成生产队里各项提留;三是社员有饭吃。许多事情我们不能只考虑个人的后果,要不怕一切困难,做符合人民群众利益的事,做人民群众满意的事。所以区、社干部大力推广黄花经验,没有想到后来竟然搞成了包产到户。
  
  “借地与民”的三步曲
  
  面对持续干旱,根据县委书记的指示,区委研究先“借地与民”,借些田给社员种麦。当时省委于1978年9月初召开抗旱保秋种会议,万里在会上提出种“保命麦”,规定每人3分地,把一些集体难以点种的地借给群众自己去种。但是,我们当时并不知道这些精神,因为会议内容还没有传达到基层。我们之所以“借地与民”,是被老天逼出来的;而且,我们一开始就按每人1斗田(5分地)借地。关于“借地”,我们分三步走,先易后难,即把容易种的田地先分给社员种,将群众的积极性调动起来,工作非常顺利。
  第一步,每人借5分地,先种“保命麦”。社员在借到土地后拍手叫好:“照这样干下去我们就有饭吃了,有好日子过了”,并纷纷行动起来。群众的积极性调动起来了,田野里一片繁忙。田地犁翻不动,就用铁锹挖、铁镐锤,“八仙过海,各显神通”。麦子在很短时间里已基本种下去了,只有少数户因为劳动力少稍慢些。
  第二步,在首批麦子种完的基础上又借给每人五分地。因为近田、好田、容易种的田已借出先行种下,所以这些田地种起来更艰巨,困难更多些。那些田地干裂得如磨子大小,裂缝拳头都能伸下去。尽管如此,社员们就用铁锹撬,锄头刮,锤子锤,利用各种工具,找窍门、想办法、挖潜力。摆脱了精神枷锁的群众,精神振奋,热情高涨。在自己的土地上,自主地自由自在地干活,心情舒畅。他们抓紧一切时间,送水送饭到田头,吃喝在田埂,早下田晚收工,点种的时间虽然要长一些,但都完成了任务。
  第三步,借地种油菜。麦子种完之后,我们又考虑到农民的吃油问题应该解决。通过前两次借地种麦看到了社员种田的积极性,区委研究决定,再借地种油菜。但此时存在着两个不利因素:一是季节。江淮之间有句农谚叫“寒露油菜霜降麦”。此时点种油菜已经有些迟了。不过大旱之年有些特别,因主要是要求种“保命麦”,以粮为主,油料次之。二是土地质量差。借出去的土地多数是户旁岗梢山脚下,离村庄较远的地方,群众说这些都是兔子不拉屎的土地,又瘦又不易管理。但社员们在借的土地上却精耕细作。他们根据以往“三干”(地干、种子干、肥料干)点种经验,先施底肥再盖肥,做到合理密度,确保质量。有的群众还将菜种放在洗脚水中浸泡一夜,以便早发芽,多出芽;千方百计多种下一些,保收一些,争取多收。虽说种油菜是第二位的,土地、季节等条件都比较差,但社员表示既种就有收。他们说:“种是基础,管是关键,三分种七分管,得雨后不影响正常生长。”果然,后来油菜也获得了大丰收。
  

[2]

  • 整理者:绝情谷  2009年3月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