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8年第8期

袁仲贤:将军大使学外交

作者:蔡再成







  新中国成立之初,中共中央从军队系统调了一些高级将领,到北京集训。经过集训,这些高级将领成为新中国派驻各国的大使,人们称他们为“将军大使”。这其中就有我的舅舅袁仲贤。
  
  北京集训的笑话
  
  
  1949年10月新中国成立后,开始与世界上的一些国家建立正式外交关系。为适应这种形势,中央决定组成以军队干部为骨干的外交队伍,要求他们把长期积累起来的军事斗争、政治斗争的战略、策略思想和经验运用于外交斗争的实践之中,同时把党和军队的优良传统、作风带到外交队伍中生根。经过层层筛选,中央选调了一批兵团级干部出任第一批大使。他们是黄镇(总政治部第一研究室主任,出使匈牙利)、耿飚(华北野战军十九兵团副司令员兼参谋长,出使瑞典)、袁仲贤(三野南京警备区司令员兼政委,出使印度)、韩念龙(三野上海警备区副政委,出使巴基斯坦)、王幼平(二野五兵团政治部主任,出使罗马尼亚)、姬鹏飞(三野七兵团副政委,出使民主德国)、彭明治(四野十三兵团副司令员,出使波兰)、谭希林(三野山东军区副司令员,出使捷克斯洛伐克)、倪志亮(四野中南军区军政大学副校长,出使朝鲜)、曹祥仁(中央军委机要工程学校校长,出使保加利亚)、冯铉(中央军委联络部天津联络局局长,出使瑞士)。由于他们都是身经百战的将军,人们亲切地称他们为“将军大使”。
  1949年底,在将军大使赴任前,外交部为他们举办了培训班。参加培训的除11位大使和他们的夫人外,还有部分参赞、武官,共40余人。开始,他们住前门解放饭店,后全部转移到市内新华饭店(即北京饭店)。
  北京新华饭店是新中国成立前就建成开业的一家比较豪华的饭店。将军大使和夫人双双住进这样豪华的饭店,对这些长期在根据地和战场上摸爬滚打的“土八路”,真是大开眼界,无论是房间、会客厅、餐厅、小卖部、理发室,都是那么富丽堂皇,气派非凡。家具、餐具、厕所、洗澡盆、洗脸盆,都是那样光泽,中式和西式兼容。吃饭都是中西合璧,喝茶要加牛奶和糖,喝咖啡又苦又甜,像喝糊米汤一样。有位将军说:“这好像是刘姥姥进了大观园。”袁仲贤开玩笑说:“那你们都变成了贾宝玉、林黛玉。”黄镇指着袁仲贤说:“你老婆徐桂梅就是薛宝钗。”袁仲贤指着黄镇说:“你老婆就是王熙风。”两人的对话,引得大家哈哈大笑。培训班请外交部及大学的一些专家、教授上课,讲外交礼节、外交文书、国际交往、国际形势等课程。还要学习穿西装、打领带、吃西餐、跳交际舞,学习握手、微笑,不同场合有不同表情。站有站相,坐有坐姿,特别是大使夫人穿旗袍走路、坐下、起身要讲究,参加宴会吃西餐,大使馆宴请外国宾客吃中餐也要有一套礼仪。
  培训期间,外交部请了上海师傅为大家量身做西装,请北京师傅量身做中山装,为夫人们量身做旗袍。这些服装面料都是上等毛料,穿上身笔挺挺,里面要穿洁白的衬衣,中山装要扣上领扣,外裤的前后要有一条线。脚上穿黑色皮鞋,走路要挺身,不能哈腰驼背。见人点头微笑,不能弯腰行礼。这些将军都在部队干了很长时间,立正稍息都有一些基础,这些“洋规矩”难不倒他们,练习几遍就能操作。
  要命的是这些将军夫人,她们不习惯穿旗袍着装这一套礼仪,经常弄得笑话百出,啼笑皆非。外交部请了原来在国民党政府驻苏联大使馆当过秘书的胡济邦大姐(地下党员)帮助夫人们穿旗袍。她说:“旗袍是满族女人穿的服装,有皇宫贵族夫人小姐们穿的高档旗袍,也有普通老百姓穿的布料旗袍。今天,新中国外交夫人穿的旗袍,是代表国家的一种礼服,不像满清女人旗袍又大又宽像唱戏的那样。旗袍的颜色淡雅,服装造型要端庄,又要体现中国女性身体的曲线美。大家穿的旗袍内要加上衬裙,里面穿的内裤不能太长,不能露在旗袍两边的岔口下面。穿的背心也不能露在领口上面。旗袍的领子要扣上扣子不松也不紧。发型要将‘解放式’改成‘波浪式’。面部要擦粉,抹点口红。”
  袁仲贤夫人徐桂梅是山东农民的女儿,长得比较胖,她对着装、烫发、化妆、穿高跟鞋、走路、站立、坐姿等方面的严格要求以及繁琐的外交礼仪很不适应。她说:“我不干了,实在受不了这种限制,回山东老家种地去。”急得袁仲贤干瞪眼直冒汗。徐桂梅这一叫,其他夫人也纷纷响应,要“罢工”不干了。
  胡济邦大姐费了不少口舌,反复做工作才把她们安定下来,穿上旗袍学习外交礼仪。
  最伤脑筋的还是吃西餐。习惯了用筷子夹菜扒饭,吃馒头、大饼、窝窝头的将军和夫人们,见到银光闪闪的刀子、叉子、勺子、大盆、小碟、小碗、麻布餐巾等,感觉这是皇宫贵族的生活,是“资产阶级”的生活。西餐先喝汤,然后左手拿叉右手拿刀切牛排、猪扒,吃半生不熟的肉和不炒的生菜。还有牛油、奶油、果酱及一片片的面包。他们看了都眼花缭乱,更别说是吃了。
  袁仲贤吃了几口菜肴后说:“这一顿西餐,值多少小米饭?”这一句话引得这些“土八路”哈哈大笑起来。
  外交部办公厅副主任阎宝航对黄镇说:“喂,黄大使,刀子不能往嘴里放,小心把嘴巴割破了流血啊。”他又说:“吃鸡肉时,一定要左手拿叉子压住鸡,右手拿刀轻轻地割鸡肉,不能使劲割,否则会出事故的。”
  袁仲贤问阎宝航:“切鸡肉还会出什么事故,你讲讲大家听听。”
  阎宝航说:“过去国民党一个大使,在外国一次宴会上左手的叉子没有压住鸡,用刀子一使劲,一块鸡骨头崩了起来,正好飞到对面一位大使的西装衬衣领子里面,这位先生大吃一惊,不好离开宴会,又不能伸手到领子里取鸡骨头,直到宴会完了,赶忙到洗手间才把鸡骨头拿出来。弄得这位大使的后脑壳和脖子都僵硬了,衬衣领子也搞脏了。这不是一次事故又是什么?”这个离奇的故事,在外交宴会上是罕见的,大家听得津津有味。
  袁仲贤急急忙忙摸摸脑袋后面的衬衣领子,对坐在对面的黄镇说:“你黄大使切鸡肉,有没有让鸡骨头飞到我的脖子里?”他这一说,逗得大家哈哈大笑。
  阎宝航等大家乐完了又说:“在宴会上可以和旁边的人交谈,但是不能大声讲话,要轻声细语,不要用手指别人,更不能唾液星子飞到别人的脸上,让别人躲让不及。大家坐的姿势要端正,不能架起二郎腿在桌布下乱踢,更不能双腿盘坐在椅子上,这是一张西式靠椅,不是土坑。”
  黄镇的老伴朱霖吸了一口冷气说:“洋宴会还有这么多的洋规矩,真是受洋罪,我不干了。”黄镇对她直瞪眼。
  “宴会”结束了,黄镇站起身,摸摸肚子说:“我没有吃饱,光啃两片面包能吃饱吗?”朱霖在旁打他的肚子,“没吃饱回家包饺子吃” 。
  这时,服务员端来一小盆清水放到每个人旁边,这是吃完水果后的洗手水。朱霖以为是喝的水,盛了一杯刚要喝,胡济邦制止她说:“不能喝,这是洗手的水。”
  黄镇立即说:“出洋相了吧,喝洗手水,你喝呀!”大家又是一阵哈哈大笑。“真是活受罪”,朱霖说。
  这些将军夫人聚到一块,议论纷纷,都表示“不愿意出国当大使夫人” 。
  周恩来总理知道后,立即派邓颖超到饭店,和这些夫人们座谈。
   “周恩来要我来告诉大家,新中国外交是一条特殊的战线,你们就是外交战线上的女战士。在这条战线上男女同工同酬。男同志当外交官,女同志也是个外交官。都是按职务级别拿工资。希望大家安心学习,安心工作。在国外搞外交工作任务重,事务工作又多。在大使馆工作,一定不要闹名誉地位,工作需要叫你干什么就干什么,要把工作干好。”“在新的岗位上与过去在部队工作性质不同,斗争环境不同,工作方法也不同。但是,大家仍然要保持解放军、八路军的优良传统、工作作风和生活作风,服装要整齐朴素、大方、清洁。你们一定要记住,你们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代表,要有气派、风度和素质。”“你们要学习外语,了解当地人民的风俗习惯,在一些公开的外交场合,要与各方面的女士、夫人接触。不能表露骄傲自大,一定要谦虚谨慎。”
  

[2]

  • 整理者:绝情谷  2009年3月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