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7年第12期

在石家庄为柯庆施当警卫的日子

作者:杨振华

干部,更要根据实际情况来安排生活,不要一发津贴就下馆子,乱买一气,没有几天钱全光了,这样过日子怎么找对象成家啊!我们有些干部为什么进城后腐化堕落了?原因之一,就是被手里的几个钱迷住了心窍,以致越陷越深,甚至落入犯罪泥坑而被捕入狱。现在有薪金了,多的好几百斤小米(当时的薪金制以发小米数量来划分级别),问题就复杂了。我们每个干部,都要保持艰苦朴素勤俭节约的好作风,头脑要保持冷静,不为利诱所动,在这样复杂的社会环境中,一定要经受住钱、权、色的考验。”
  柯市长从来不用秘书给他写讲话稿,都是自己动手写。他常对秘书彭子堪说:“你们为我作报告写稿子,在会上我照你们写的稿子念,是谁在作报告?我不动脑子光当传话筒行吗?还用我这个市长干什么!”
  他多次在会议上对局长、区长们说,要自己动脑、动手,不要总当传话筒,不要只当和尚不撞钟。他常说:想吃应心饭,必须自己干!
  1948年10月的一天,我和秘书石璜随柯市长到正定城天主教堂,向华北解放区第一批南下的3000多名干部和2000多名华北大学学生作报告。他受中共中央和中央工委的委托,介绍城市工作经验并讲述党的城市政策。他讲了三个小时,没有讲稿,只有他自己写的提纲。柯市长的讲话生动、实际而严谨,扣人心弦。5000多人的大会场,鸦雀无声。在报告结束时,会场爆发出热烈的掌声。
  1948年4月,柯市长在中山路市政府办公室接见新华社、《石家庄日报》、《晋察冀日报》的5位记者。在中山路内北楼门前台阶上,5位记者争相给柯市长照相。当几架照相机对着柯市长时,他说(大意):我不大和别人合影照相,也反对别人给我个人照相。你们记者同志们,不要拿我的照片登在报纸上,用我做宣传,也不要吹捧宣传我个人,要宣传党的政策,宣传模范代表人物,宣传在科学技术方面有发明创造的工人、工程技术人员和高级知识分子。记者们诚心准备拍照的要求,被柯市长婉言谢绝了。
  柯市长一贯主张少说多做、不要宣传个人。一次柯市长在审查《石家庄日报》清样时,看到这样一条消息:“x日x时,柯市长在工人剧场作报告,希各机关团体、工人、企事业单位负责人按时参加。”他用红笔把这条消息划掉了,并批评了登消息的同志。凡是在报纸清样里有吹捧和突出他个人的文章,他都一一用红笔划掉。
  柯市长对于部很爱护,他对从中央直属单位和各解放区调来的3600多名党员干部,以及石家庄市400多名地下党员的任用工作,十分认真负责。他总是在百忙之中抽时间找干部们谈话,亲自审阅干部履历表;对区、局以上干部的任用,更是左右权衡,尽可能做到人尽其才,使干部们在各个工作岗位,都能很好地发挥自己的作用。
  
  办公、办公,就是为公家想
  
  柯市长与警卫员、总务科、收发室的同志同在一个党小组,总务科长郑银甲是党小组长。每逢外出开会、工作不能参加党小组会,柯市长都事先向党小组长请假。党员们开生活会时,柯市长和普通党员们一起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如在党小组会上有人对他在工作时批评人太严厉提出了意见,他就在会上查找自己批评干部不当的思想根源。
  柯市长多次强调,上了班就得把全部精力放在工作上,不要说闲话、办私事,办公、办公,就是为公家想,办公家事。柯市长自己工作起来,其实不分上班下班,他白天工作,晚上还要工作,不是开会,就是去基层了解情况。我们当警卫员的跟首长活动,从来没有想到去娱乐、去休息。
  柯市长严格遵守党的保密制度,他同样也这样要求我们。在见到毛主席等党中央领导人后,他都随时对我们进行保密教育,说:“不论在任何情况下绝对不能对任何人乱讲。”他耐心反复地解说保密的重要性和严肃性,说这是党的铁的纪律,绝不许违反。他常说:“你们小青年首先要做到保密、守纪律、警惕性高这三个第一。你们的心要静,不要成天胡思乱想,这样才能办好事情。”一次,柯市长派黄承龙去给中央首长送信。他亲自带小黄到花园饭店南500米,指着一座独院说:“那就是309号房。你去了之后,就说是给309号送信的,就会有人接信。”我们后来才知道,那座院子里住过毛主席等中央首长。
  一天,邢燕在清扫柯市长家门前的院子,柯市长下班回家,站在他身后问:“小邢你别转过身来,想一想背后有几棵树?”小邢天天打扫这里的卫生,说:“5棵。”结果他转过身一数是7棵树。柯市长对我们说:“一个人到了新的环境,必须首先熟悉周围的情况,这样在打仗时敌人包围上来,你就能迅速而正确地判断突围的方向,组织反击和掩护群众。”
  柯市长就是从一点一滴开始,对我们进行教育,增长我们的知识,提高我们的觉悟,帮助我们成长。
  1949年4月,柯市长离开石家庄南下,我们几个工作人员舍不得离开他,都哭了。
  
  不抓学习的干部就不称职
  
  柯市长虽然日理万机,但每天清晨和晚上都要坚持学习一个多小时,主要是学习《列宁文选》和毛主席著作。我看到他学习《列宁文选》时边看边用红蓝铅笔勾画,反复研究。有时开会回家晚了,就把书放到枕边看。柯市长学习列宁在俄国十月革命胜利后城市管理方面的有关论述、列宁对发动和组织工人发展生产、发挥工程技术人员的作用等有关论述。
  记得柯市长让邢燕去买一本《列宁文选》时对他说:“你要跑遍全市新华书店和文化宣传部门,要想办法买到。”
  一次柯市长在学习了列宁《论粮食税》等文章后,亲自主持召集市政府的全体干部一起学习。
  1949年3月3日,柯市长去西柏坡参加党的七届二中全会。3月5日他在会上听了毛主席的报告后当晚就赶回市里传达。他说:“这个报告对我们石家庄市当前形势和各方面工作太重要了,太及时了,对各级干部的教育太现实了。”他要求全市党政机关、团体、企事业单位,尤其是领导干部,都要首先认真学习党的七届二中全会文件,党政单位的主管领导如不抓学习就是不称职的干部。
  3月10日,柯市长在全市街以上党政机关干部大会上,着重提出在干部中反腐蚀的问题。柯市长说,入城近两年来腐化堕落的例子不少,原因是口袋中有钱了,政治思想放松了,以致越陷越深,甚至落入犯罪泥坑。在复杂的社会环境中,能否经受住经济上的考验,对广大干部来说是一次革命,每个干部都要提高警惕,站稳立场,避免资产阶级腐朽生活的侵袭。他说,干部犯错误不外“钱、权、色”三个字,每个人都要认真对待这个问题。
  柯市长不仅自己坚持学习革命理论著作,还要求市政府机关制定严格的学习制度,提高全体政府机关干部的政治理论和思想水平,提高干部们的工作水平,更好地为石家庄市人民服务。
  
  毛主席来石家庄
  
  1948年12月天很冷,下了大雪。一天夜里1时,柯市长叫我快起床跟他出门。我们从袁家营宿舍到新华路花园饭店,在便道上往南步行。由于四处无建筑物,凛冽的西北风刺骨,脚踩雪地,冻得我直哆嗦。走到中山路口向东一拐弯约50米处有一院落,围墙上有电网。进门是收发室,站岗的卫兵问清柯市长的姓名,只让他一人进去,然后收了我的手枪。警卫人员很客气地带我到东侧房休息。大约过了一小时柯市长才出来。他们把枪还给我。随他出门后我好奇地问:“这里住的是哪位首长?”柯市长说:“你不该知道的不许问!”
  过几天,柯市长又是夜间去了那里。当他第三次去那里,进门后把大衣脱下交给我。一个多小时后,有个警卫员出来说:“柯市长叫你送大衣去。”我进到里屋门前,看见柯市长站在门里和一位首长说话,我进门递大衣时看清那位首长是毛主席,我赶快退出门外。5分钟后,柯市长才从屋里走出来。在回家的路上,我问:“方才见到的首长是毛主席吧。”柯市长说:“你知道了要绝对保密。若再有人知道就是你泄露的。”我说:“我保证严守秘密。”因为这三次毛主席只见了柯市长一人,泄露了机密的肯定是我了。
  毛主席在柯市长等石家庄市领导和中央的一些首长陪同下到石家庄看过一次京剧,地点在石家庄影院,看的是冀南民主剧团李和曾、关素英、刘英坤等演员表演的京剧《捉放曹》和《苏武牧羊》。当时,毛主席身穿灰布大衣,脚穿包头绿色毛皮鞋。
  时间不长,观众们小声议论说:“毛主席来看戏了。”
  王应慈局长亲自指挥保卫工作,戏场内外秩序井然。观众们对演员们精彩的表演不时报以热烈的掌声。
  演出结束后,观众们都等在戏场外不走,想看看毛主席。结果只见到中央的其他领导,毛主席提前离开剧场了。
  
  责任编辑:李树泉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