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7年第12期

点亮高原之光

作者:张国宝







  被称为世界屋脊的青藏高原,由于高山险阻,自然环境恶劣,加上封建农奴制度的统治,长期处于没有电的蛮荒黑暗之中。新中国成立后,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在中央和全国各地的大力支持下,西藏电力建设发展迅速,美丽的高原亮起来了。
  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我有幸在国家计委分管电力工作,规划批准了西藏的大大小小电力工程,足迹踏遍了西藏的主要电站,看到点亮的高原之光,我无比感慨和欣慰。
  
  电厂建设
  
  1951年西藏和平解放,全区没有电力,照明只有靠松明子和酥油灯。其实追溯起来,西藏的电力建设开始于1928年。当时一位名叫强俄巴·仁增多吉的藏族青年,曾被十三世达赖喇嘛派往英国诺菲里(RUBY)大学学习电力,1921年从英国留学归来,向西藏地方政府提出在拉萨北郊夺底沟建设一座水电站。这座水电站所用的水电设备由英国基尔斯机器厂制造,容量只有125马力(92千瓦),从印度经由尼泊尔,人背马驮运到西藏,从此开始了西藏用电的历史。但这个唯一的夺底水电站在运行18年后,由于设备老化,不能正常运行,于1946年停运,并被大水冲毁。而这座水电站的创建者仁增多吉已于此前一年——1945年病故。西藏又回到没有电的黑暗状况。
  1955年3月9日,国务院第七次全体会议决定,由中央拨款,并派遣工程技术人员进藏修复拉萨夺底水电站,并新建一座日喀则小型火力发电厂。根据这一决定,水利电力部和重庆电力局各自抽调技术人员进藏。1956年7月,日喀则80千瓦燃油火电厂建成;同年10月,夺底水电站(660千瓦)恢复重建,揭开了西藏电力工业的新篇章。到1965年西藏自治区成立时,全区装机容量达到8240千瓦,多数属小水电,也有几个燃油机组,年发电量2600万千瓦时,建成3.5万伏输电线路3条,长45.55公里,6000伏输电线路10条,长98.6公里。但由于西藏地广人稀,除拉萨、日喀则少数地方外,多数地方农牧民还是与电无缘。
  到20世纪80年代,西藏电力有了较快发展。利用距拉萨90公里、位于藏北草原的羊八井地热,西藏建成了2.4万千瓦(8×3000千瓦)国内最大的地热发电站,并修建了羊八井至拉萨西郊变电站的110千伏输电线路,这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成为西藏的主力电源。
  20世纪80年代西藏还酝酿建设羊卓雍水电站,当时我已在国家计委工作。羊卓雍湖是一个美丽的高原淡水湖泊,海拔在4400米左右,水域面积600多平方公里,湖岸线长约250公里,但并不宽,一般只有几公里,窄的地方可能只有一两公里,蓄水量154亿立方米,水头落差离不远处的雅鲁藏布江有816米高,可以修国内水头最高的抽水蓄能电站。1997年我从满拉水电站返回拉萨,曾沿着羊卓雍湖跑了一趟,岸边生长着五彩缤纷的小花,风景秀丽。修建羊卓雍水电站之前,当时从“文化大革命”浩劫中已恢复工作的班禅额尔德尼·确吉坚赞和阿沛·阿旺晋美提出了不同意见。为此,水电部、计委专门派人去向班禅大师说明。开始我们以为班禅大师是从宗教神湖的角度反对,结果没有想到班禅大师是个很开明、讲科学的领导人。他说,对修建羊卓雍水电站提出意见,不是因为羊卓雍湖是神湖,西藏另有神湖,主要是担心高原生态变化。羊卓雍湖是个水面面积较大的高原淡水湖,对调节西藏气候影响很大,如修建水电站,大量淡水下泄发电,会不会使湖面下降、缩小,影响高原生态?班禅大师的意见很有道理。于是,我们对羊卓雍水电站的方案作了修改,从单一发电站改为抽水蓄能电站,在用电高峰时往下放水发电,湖面水位处于低谷时则用电把水抽回湖中,这样可不影响湖水水位。另外明确羊卓雍湖最低控制水位海拔高为4437米,低于这一海拔时停止发电。这一修改意见得到了班禅大师的谅解,从而使羊卓雍抽水蓄能电站得以修建。
  由于西藏地域广阔,装机少,到20世纪90年代我直接分管电力工业时,拉萨、山南、日喀则、林芝、昌都五个组团互不相连,都是独立的供电区,位于阿里地区的狮泉河除少量柴油机外几乎还没有电力供应。中央第三、第四次西藏工作座谈会后,为保障西藏的经济社会发展,我们批准建设满拉和沃卡一级水电站。由于这两个水电站海拔都在4000米以上,工程条件艰苦,交由武警水电支队施工。然而,这两个水电站装机容量都不算大,但造价极高,在建设过程中一再超概算,我多次发火批评。1997年,我到了满拉水电站施工现场,其中一个导流洞还打错了,重新堵上。2000年,这两座水电站相继建成,但代价太高,而且全要靠中央财政全额拨款建设。后来,我接受这个教训,在审批西藏电站项目时,对概算抠得很紧,而且要求一个一个建,否则财力实在受不了。
  在稍后审批位于昌都地区的金河电站时,我们首次同意由西藏电力公司作为项目法人进行建设管理。金河电站的一个山洞在“文化大革命”期间就打好了,后来工程停止。近年在昌都地区发现了玉龙铜矿,如要开采就要有电力。我去西藏时,自治区领导多次找我要求批准建设金河电厂。时任自治区财政厅长的杨晓渡(后担任自治区副主席,现任上海市副市长)是从上海大学毕业后主动要求去西藏工作的,曾在昌都工作,充满激情。他曾对我讲,如批准建设金河电厂,他愿回到昌都去抓这个项目,他的这种工作热情感动了我。金河电站装机6万千瓦,在西藏算是个不小的项目了,由国家全额拨款5.21亿元建设。我于2001年9月批准了金河电站的可行性研究报告。2001年12月6日金河电站开工建设;2004年4月16日首台机组发电,同年8月,4台1.5万千瓦机组全部并网发电。这个电厂工期没有拖,概算控制尚可,这算是“十五”期间西藏开工并建成的一个主要电厂。
  前面讲到羊卓雍水电站是以抽水蓄能电站名义建的,但建成后实际上没有足够的电源可供抽水,因为羊卓雍水电站装机4×2.25万千瓦,所在的拉萨电网总装机也只有十几万千瓦,抽水的电力根本不够,建好以后一直按单一泄水发电,仍然是一个只发电的水电站。好在这些年降水较多,或是雪线上升、雪水溶化所致,羊卓雍湖来水状况很好,湖面水位不仅没有下降还有所上升。“十五”期间羊卓雍电站又建了一台2.25万千瓦机组,装机容量总计为11.25万千瓦(5台2.25万千瓦机组),几乎占了藏中电网一半。西藏自治区政府强烈要求批准建设直孔10万千瓦水电站,这样尚有可能必要时抽水蓄能,工程总投资要13.37亿元,单位千瓦造价高达1.337万元,而且主要靠财政拨款。我鉴于满拉、沃卡水电站的教训,采取谨慎态度,迟迟未批,直到2002年11月,考虑到西藏电力增长的需求才批准了可行性研究报告,并尝试改变全额由中央财政拨款的做法,由中央拨款80%,10.7亿元,西藏电力公司贷款2.67亿元,占20%。

[2]

  • 整理者:绝情谷  2009年3月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