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7年第2期

程金冠与1936年柏林奥运会

作者:袁成亮







  程金冠是我国20世纪30年代短跑名将,曾代表中国两度征战远东运动会(亚运会前身),并参加了1936年柏林奥运会。他的体育生涯可以说是旧中国体育的一个缩影。他生前经常对我讲起他亲历的旧中国体育史上那一幕幕辛酸的往事,听来令人感慨不已。现就程金冠其人及他参加1936年柏林奥运会的情形撰成此文,以飨读者,并借此表达笔者对程老的怀念之情。
  
  “短跑怪杰”的成长之路
  
  1912年程金冠出生于上海一个殷实的商人家庭。在优越家庭条件长大的他却喜欢上了需要付出艰苦劳动的体育运动,尤擅短跑。1924年,程金冠在他就读的麦伦书院(英人创办)举行的一次运动会上,在1英里正式比赛中第一个冲过终点,获得冠军,奖品是一台“白朗尼”照相机。那时他只有12岁。英文《字林西报》还为此专门发了一条消息。站在领奖台上,抚摸着生平第一枚金牌,当时的程金冠并没有想到,正是这次夺冠将他引上了一条充满荆棘的体育之路。
  1926年,上海复旦实验中学将程金冠罗致麾下,正式练习田径,主攻200米低栏和400米中跑。在复旦田径好手黄炳坤、沈昆南、韩奎永等指导下,程金冠如鱼得水,进步神速。不久,在上海举行的华人公开运动会及上海中学生运动会上,程金冠力挫群雄,获得两项冠军,其中200米低栏成绩已接近全国记录。当时上海报纸以“金冠果然戴得金冠”为题作了报道。
  1930年,刚从上海复旦实验中学转入苏州晏成中学(现苏州市第三中学)的程金冠,作为江苏省代表参加了在杭州举行的第四届全国运动会,获得200米低栏亚军,为江苏队独得3分。
  同年,第九届远东运动会在日本东京举行,程金冠作为国家队队员参加低栏项目比赛,这是他生平第一次参加国际大型比赛。为了这次比赛,程金冠不知在田径场上洒下了多少汗水,发过多少誓言。然而到了赛场,他才发现,中国的体育是多么的落后!这种落后不仅是由于体育实力,同时也是由于训练方法的不得当。在国内的训练只是闭门造车,对世界体育比赛的一些规则根本不了解,至多是一知半解。在这次运动会上,尽管程金冠的速度并不慢,但因跨栏技术不过关,在预赛中即被淘汰。看到比自己速度慢很多的选手进入决赛,还有外国人对中国运动员那种嘲讽的神色,程金冠心中的痛苦是难以言表的。此次参赛,中国田径队只有广东司徒光在三级跳远中获第四名,为中国队争得仅有的1分。1934年,第十届远东运动会在菲律宾马尼拉举行,程金冠再次随队出征。此次中国田径队成绩虽较上届略有提高,但冲击奖牌的愿望又一次落空了。
  两次征战远东运动会的失利和外国人的冷嘲热讽极大地刺伤了程金冠和队友们的民族自尊心。回国后,程金冠加盟上海著名体育俱乐部白虹田径队,刻苦训练,决心以自己的实力在田径场上与外国人争个高低。机会终于来了!1934年10月4日,白虹队和俄侨队在上海举行100米短跑比赛。由于俄国短跑名将列夫塞斯库的参加,这场比赛被认为是没有任何悬念的的比赛,而中国过去参加国际比赛的成绩也使在场的外国记者和看客认为中国人连“侥幸”获胜的机会也没有。程金冠可顾不了这些,他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战胜对手!他知道,有时比赛的输赢并不在体力,更在精神上。对于这一次,程金冠不但有着实力上的准备,更有精神上的信心,那个身材高大的列夫塞斯库此刻在他眼中变成了一只笨拙的北极熊,没什么可怕的!果然,当比赛的发令枪一响,人们甚至来不及发出一声惊叹,身材矮小的程金冠便像一只离弦的箭从始发点一直射到终点,那个人高马大的列夫塞斯库此刻真的像一只笨熊在拙劣地爬行,程金冠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当程金冠跨过终点线的一刹那,比赛计时的秒针定格在了10. 6秒,这个成绩将当时刘长春10. 7秒的全国纪录缩短了0.1秒,平了当时日本吉冈隆德创造的远东百米最佳成绩。当程金冠冲过终点时,仿佛一阵旋风掠过水面,全场顿时沸腾了。“程金冠!程金冠!”掌声欢呼声响成一片。在那国衰民弱,饱受列强欺侮的旧中国,人们太需要这样的场面了,这掌声这欢呼寄托了国人多少希望,多少期待啊!比赛结束当天,上海《时事新报》在醒目位置以“1934年径赛出新品,百公尺10. 6秒,程金冠突破刘长春全国纪录,是否准确待万国运动会证明”为题介绍了程金冠夺冠经过,并配以他在起跑线上“弯弓待发”的照片。虽然程金冠这次成绩后因不属正式大型比赛而未列入纪录,但他的名字从此与刘长春并列在一起,“北刘南程”之说由此传遍海内外。但程金冠并不满足,他将目标盯向了两年后将在柏林举行的第十一届奥运会。在奥运会选拔赛上,程金冠以58.3秒的成绩获400米中栏冠军并打破全国纪录,从而获得这次奥运会参赛权。
  
  奥运参赛路难行
  
  1936年8月,第十一届奥运会在柏林举行,这也是二战前举行的规模最大的一次奥运会。中国政府派出由104人组成的代表团前往参加,其中运动员68人,共参加足球、篮球、田径、游泳、举重、拳击、自行车7个项目的比赛,另有11人是参加中国武术表演的,还有前去“考察”的体育官员36人。这是中国运动员在历史上第一次组团参加奥运会。出发前,蒋介石为了表示对体育运动的“关心”,还特地接见了全体运动员,并与他们一起合影留念。虽然出发的场面搞得很隆重,但程金冠心里却没有丝毫的兴奋感。他知道,蒋介石此举只不过是一场“政治作秀”罢了;那些个前去“考察”、“取经”的官员也只不过是为了见见世面,开开眼界而已。
  起初,当程金冠获得柏林奥运会参赛权时,他的心情是何等的激动。尽管1932年田径选手刘长春参加东京第十届奥运会时因经费问题落魄而归。但这次毕竟是由政府第一次组团参加奥运会,更何况政府还要派出一支庞大的体育官员队伍前去观摩呢。然而,随之而来的一则官方消息却使程金冠如坠冷宫:由于资金有限,一部分已取得参赛资格运动员将不能参加此次柏林奥运会比赛了,这其中就有程金冠、刘长春等全国顶级运动员的名字。尽管那时已是盛夏季节,但程金冠却分明感到一股寒气从心底里向外冒。为什么那些个不是运动员的能到柏林去观光,而真正的优秀运动员却不能去参赛呢?即便再没钱的政府也不至于做出这种不可理喻的事啊!然而,不管程金冠如何想,事实毕竟是事实。在奥运会上夺牌是程金冠心中孕育了多年的一个梦想,不仅是为了自己,也是为了一扫中国“东亚病夫”的形象,他怎么能就此罢休呢?情急之下,程金冠找到了同窗好友、东吴大学经济系的同班同学蒋纬国(学名蒋建镐)。蒋纬国平时也十分喜受体育运动,对有着“飞毛腿”美誉的程金冠很是敬佩。当他得知程金冠“落榜”的情况后,二话没说,便立即搞了辆摩托车带着程金冠来到镇江找到了时任江苏省教育厅长的周佛海。看在蒋介石公子的面子上,周佛海大笔一挥,程金冠此行的路费终于有了着落,他那颗悬着的心也终于放了下来。然而当他看到此次前往柏林征战奥运会的路线图时,刚放下的心又悬了起来。原来此次柏林之行,组织者计划乘意大利邮船“康悌凡第号”取道新加坡、孟买、阿比西尼亚(今埃塞俄比亚)、苏伊士运河到达意大利的威尼斯,然后再从威尼斯乘火车赶往柏林。为什么不直接乘火车取道西伯利亚走捷径,而要舍近求远绕这么大一个圈子?比赛前夕,运动员们最需要的是养精蓄锐,这样马拉松式的折腾,对运动员身体是多么大的消耗!面对程金冠和队友们的质询,一位体育官员出面向他们解释说:上面给的经费有限,之所以选择乘邮船绕道去柏林实属不得已而为之,因为这样可以省一笔钱。经费有限,为什么还要派那么多的官员去?程金冠和队友们愤怒不已,但他们不是官员,手中无权,和其他运动员一样,他们也只能发发闷气而已。
  

[2]

  • 整理者:绝情谷  2009年3月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