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7年第2期

1936年吴玉章没有在保安欢迎斯诺

作者:奚景鹏







  目前学术界和出版界,由于有些人治学不严谨,在其著作中出现似是而非、以讹传讹的问题,不仅失实,而且离奇。关于“吴玉章1936年在保安欢迎斯诺” 的描述便是一例。
  1937年10月英国伦敦的维克多·戈兰茨公司出版埃德加·斯诺名著《红星照耀的中国》。1938年2月上海复社出版中文译本《西行漫记》。以上两本书都没有讲到吴玉章于1936年在保安欢迎斯诺,也没有吴玉章的照片。但是近十来年,仅我所见到的,就有国内数家出版社出版的五本书,却叙述了中共“五老”,包括吴玉章1936年在保安欢迎斯诺的情况。
  浙江人民出版社于1996年8月出版的红军长征纪实丛书中的一本——肖显社著《东方魅力——长征与外国人》,其第219页写道:中共中央的政治局委员们也都加入了欢迎队伍的行列。人们告诉斯诺,“毛主席由于彻夜工作,现在正在休息”。但是中共著名的“五老”(即董必武、林伯渠、谢觉哉、徐特立、吴玉章)也特来表示欢迎。斯诺也有些受宠若惊,兴致勃勃地问道:“多大才算‘老’ ?”人们告诉他,在当时的战争环境条件下,50岁以上就应当称“老”了。斯诺快步走到“五老”跟前,以崇敬而又喜悦的心情向他们报告:“我是孙悟空、穿山甲,穿过国民党铜墙铁壁重重封锁,终于到达了目的地。”
  军事科学出版社于2004年12月出版的钟文、郑艳霞编著《见证长征的外国人》第304页关于“五老”欢迎斯诺的一段,与浙江人民出版社肖显社著作基本相同,只是将“跟前”印为“眼前”,少印了“也”字。
  新世界出版社于2005年4月出版的丁晓平著《记者之王:埃德加·斯诺在中国》第126页写道:共产党中央政治局委员们集体出来迎接他们,就连备受红军敬重的林伯渠、董必武、谢觉哉、徐特立和吴玉章等“五老”也站在欢迎的行列里。
  中央文献出版社于2005年5月出版的丁晓平著《感动中国:与毛泽东接触的国际抗日友人》第191页写道:共产党中央政治局委员们都集体出来迎接,就是连倍受人们敬重的林伯渠、董必武、谢觉哉、徐特立和吴玉章等“五老”也站在欢迎的行列里。
  中共党史出版社于2006年1月出版的肖显社著《东方魅力——长征与外国人》,实际是重印1996年8月浙江人民出版社的同名书,书前增加六幅题词,书后增加《编者小记》和《再版后记》,书中将“开创西方了解红色中国的新纪元”改为“让西方了解红色中国”。这本书第233页所写的“五老”欢迎斯诺的文字与1996年浙江人民出版社版本相同。
  笔者查阅中国青年出版社1978年11月出版的《吴玉章回忆录》、中国人民大学《教学与研究》编辑部1978年12月出版的《吴玉章同志诞辰一百周年纪念专刊》等书刊,了解到的实际情况是:吴玉章在南昌武装起义失败后,于1927年11月去苏联学习和工作,在国外有11年之久。其中,1935年10月至1936年7月,吴玉章受组织派遣从苏联到法国,在巴黎主编《救国时报》(中文)。1938年3月吴玉章才从苏联启程回国,经香港、汉口、重庆、成都、西安等地,于9月初到延安。吴玉章本人1936年在国外,不可能在保安迎接斯诺。
  本文所列举的“以讹传讹”关于吴玉章于1936年在保安迎接斯诺的五本书,前后有十年之久,一而再、再而三地不断扩散错误信息,误导广大读者。希望有关的编著者,既对自己负责,又对读者负责,在再版时加以修正。
  (责任编辑 汪文庆 刘一丁)
  

  • 整理者:绝情谷  2009年3月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