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7年第2期

杭州灵隐寺缘何免遭“破四旧”一劫

作者:王革新







  1966年8月18日,中央召开了有百万群众参加的“庆祝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 ”大会。此后,红卫兵运动迅猛地在全国展开。“破四旧”作为红卫兵运动中一项极具破坏性的疯狂之举,损毁了难以计数的珍贵文物、古迹和古籍,给中华民族的文化遗产造成了无可挽回的严重损失。
  杭州灵隐寺是佛教胜地,建于东晋咸和初年,经历朝扩建而成,为江南的著名禅院,有“东南第一山”之誉。新中国成立后,人民政府又拨巨款予以大规模修缮,并于1962年被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杭州在“破四旧”的狂风暴雨中,仅在两三天时间里,就有600多座寺庙遭受了灭顶之灾。灵隐寺这座红卫兵眼中要坚决予以荡涤的所谓“四旧”的顽固堡垒,却完好无损地保存下来了,原因何在呢?
  
  “大辩论”为保护灵隐寺赢得时间
  
  红卫兵和少数群众“破四旧”的狂热行为,由于得到中央文革小组的支持,党内和社会上也有不少人拍手叫好,所以造成了严重的后果。但是,这种行为同时遭到了更多有识之士的鄙视、反感和反对。浙江各界人士面对“破四旧”的狂热行为,表现得既无奈,又较为冷静和理智,还给予了必要的抵制和斗争。
  1966年8月23日晚上,浙江大学机械系62(1)班的部分同学聚集起来,分析杭州“破四旧”的趋势后认为,灵隐寺很可能成为下一个被破坏的目标,并就“灵隐寺究竟是不是‘四旧’”展开了辩论。
  辩论结果,大家一致认为,就整体而言,灵隐寺是劳动人民智慧的结晶,是中华民族的珍贵文化遗产,是人类文化艺术宝库中的瑰宝,不能毁坏。最后,有几位同学还自告奋勇地提出,第二天早晨去灵隐寺察看一下动静。
  8月24日一早,浙江大学约10位同学分两批先后来到灵隐寺,与先期到达的杭州第四中学20余名红卫兵不期而遇。只见这些中学生拿着棍棒、绳索和铁锨,正是准备来砸灵隐寺的。由于浙江大学的同学早有思想准备,见状后马上关闭了通向天王殿的东西侧门,并接过该寺老和尚递过来的大锁,将所有入口锁了个严严实实。同时,他们还在天王殿门前筑起一道“人墙”,阻止红卫兵进入。就是这一挡,为保护这座千年古刹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但是,当时情况仍然非常危急。浙大的同学不仅势单力薄,赤手空拳,而且红卫兵还有大批的后续人员即将到达。届时,以10人之微,怎么能抵挡几千人之众?于是,他们一面在园林工人的帮助下,给学校广播站打电话求援;一面向红卫兵提出,灵隐寺不能砸!能不能砸,我们要辩论。浙大的同学提出这一办法缓解了矛盾、拖延了时间,不失为睿智之举。“大辩论”是中央倡导的一种“时尚”的形式,红卫兵很难拒绝。浙大的同学正是靠了这一招,暂时阻止了中学红卫兵的鲁莽行为,并为省市党委、政府介入矛盾,最终保护灵隐寺,提供了有利的时机和依据,同时争取了宝贵的时间和斡旋的余地。
  大批保护人员及时赶到灵隐寺,是古刹得以完好保存的保证。浙江大学广播站接到灵隐寺告急的电话后,立即在校园里播出紧急通知。广大师生闻讯后群起响应,很快集合起三四千人,跑步赶往增援,并且比红卫兵大部队抢先一步赶到了灵隐寺。他们在灵隐寺周围迅速筑起一道道防线。也就几分钟光景,以杭州四中红卫兵为首,包括浙大附中、杭州二中、杭州六中、杭州七中、杭州八中、杭州十中等学校的约2000名红卫兵,也到达了灵隐寺(其中还有极少数的机关干部、工人和大学生)。但是,这时的灵隐寺周围已经站满了保护灵隐寺的大学生。随后,杭州大学也有一批学生闻讯赶到,加入守护灵隐寺的阵营。
  此时,在灵隐寺与飞来峰之间的狭长谷道里,聚集了双方约五六千人。他们在这里展开了激烈的辩论,场面混乱不堪,双方不仅唇枪舌剑,针锋相对,有些人还互相推推搡搡,情绪极为激动,眼见一场更为剧烈的冲突一触即发。经过省、市有关领导两次劝说、疏导,并提出将灵隐寺封闭的办法,获得了大多数人的赞同。于是,当晚大多数红卫兵四散离去,但仍有极少数红卫兵坚持不走。由于浙大的师生当晚要召开全校师生大会,随后也很快撤回。因此,杭州市委一面组织留守干部、部分园林管理局职工和附近的农民负责看护,一面对少数顽固坚持偏执意见的红卫兵继续做好说服工作。
  
  政府对护寺起了重大作用
  
  8月24日上午,得知浙江大学师生和红卫兵因保护还是砸毁灵隐寺问题发生尖锐冲突的消息后,杭州市委统战部和市园林管理局马上派薛膺伟、李云萍等干部到灵隐寺了解情况,并留守现场;同时让他们将情况迅速报告杭州市委。正在参加市委常委办公会议的中共杭州市委书记王平夷与杭州市副市长顾春林接到报告后,当即指示:请已经留守在灵隐寺的干部,再做些说服工作;同时要组织部分贫下中农和市园林管理局的工人去现场,增强做劝说工作的力量。杭州市委同时决定,由顾春林代表市委、市政府去现场做工作,并将情况迅速报告浙江省委。
  据时任浙江省委派驻浙江大学工作组组长的陈安羽回忆:中共浙江省委接到报告后,马上派出省政府副秘书长、省外事办公室副主任赵士炘去现场。省委还着重提出了“两个保护”的方针,既要保护包括红卫兵在内的所有人不受伤害,同时又要保护灵隐寺;不仅不能因为冲突和矛盾伤及人员,还要尽一切可能缓解矛盾,以避免不良后果的发生。灵隐寺地处狭长谷道,路宽不过几米,路的一边就是一条小溪,有的地方溪水与道路还有一定的高差,稍有不慎极易发生人身伤害事件,更不用说发生踩踏和冲突了。因此,要竭尽全力防止此类事件的发生。如若不然,伤了人还难保寺,后果堪忧。今天来看,省委的指导方针对于事件的进程和结果发挥了积极作用。
  为了保护灵隐寺和避免冲突,8月24日上午,赵士炘和顾春林两次来到现场。第一次到现场后,顾春林劝说道:杭州市原有600多个寺庙,现只剩下了一个。我个人意见,灵隐寺应保存一下,这对国际反帝统一战线,可能起一点间接作用。赵士炘也做了耐心的解释工作。但红卫兵说,这个顽固堡垒一定要搞掉,并斥责顾春林:“你脑子里有封建思想。”结果赵士炘、顾春林无功而返。他们返回后,即向王平夷等领导汇报,并一起研究解决办法。王平夷提出一个很有策略性的办法:灵隐寺“既不废掉,也不开放,由市政府出面封闭起来”。这个意见获得大家的赞同。于是,赵士炘、顾春林再次来到现场,当众宣布杭州市委的决定。由杭州市政府出面封闭灵隐寺,不用也不砸,是一个貌似折中、实为支持保护者的巧妙办法,照顾到了两方面的情绪和意见,进一步分化了少数派,为最终解决矛盾提供了最好的方案,因而一经提出,就获得了包括红卫兵在内的大多数人的拥护和赞成。尽管仍有少数顽固分子不满意,但与当初的力量相比,这部分人就显得渺小了。
  
  砸、护两方斗争进入白热化
  
  8月25日,一些坚持要砸灵隐寺的中学生与主张保护灵隐寺的一方,仍然进行着激烈的辩论,范围还扩大到杭州湖滨六公园、昭庆寺广场等处。下午,双方对立一度加剧,几乎发生暴力冲突。同日,浙江大学护寺学生油印了一份《告全市人民书》,在全市广为张贴、散发,动员和号召全体市民行动起来,积极参与保护文物、保卫灵隐寺的斗争。此举得到了杭州市民的广泛支持,他们不仅纷纷约束自己的子女不要参与类似打砸活动,还以实际行动支持和参与护寺行动。8月26日,远在杭州市郊区的杭州钢铁厂几百名工人,分乘8辆大卡车赶往灵隐寺,与浙江大学师生一起参与保卫活动。他们在天王殿东侧树上挂下了“誓保灵隐”的巨幅标语,显示了工人阶级的磅礴气势,极具号召力和震撼力。与此同时,声援浙江大学师生的大字报也贴满了灵隐寺的整个山墙,全力支持保护行动。为进一步争取群众,浙江大学化工系的学生还拿着保卫灵隐寺的倡议书在杭州闹市区广为张贴、宣传,并且上门到要砸毁灵隐寺的发起单位杭州四中去做中学生的工作。在他们的影响下,杭州市区的一些单位专门打电话请示市委,希望参与保护行动或到杭州四中、浙大附中去做劝说工作。
  

[2]

  • 整理者:绝情谷  2009年3月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