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7年第2期

出席苏共二十一大追记

作者:阎明复 朱瑞真







  1958年9月5日苏共中央举行全会,决定在1959年1月召开苏共第二十一次非常代表大会,审议1959年至1965年的国民经济发展计划。消息传来,在中国国内引起不少疑问:1956年苏共二十大通过的1956年至1960年的第六个五年计划才执行了三年,为什么要提前召开代表大会审定七年计划?中国驻苏使馆反映,据苏方朋友称,“六五”计划执行情况不佳,与其到期完不成,不如搞一个新的长期规划,把“六五”计划的最后两年包括在内,好向党内外有个交代。也有朋友分析,中国的“大跃进”、毛泽东关于中国有可能比苏联先过渡到共产主义社会的设想,对不甘心成为“落在后头的共产主义者”的赫鲁晓夫刺激极大,他搞的七年计划实际上是苏联版的“大跃进”。随后苏联报刊陆续发表了一些宣传苏联加快共产主义建设的文章。1958年11月苏共中央全会通过了七年计划草案并公开发表供全民讨论。计划草案中巨大的数字、宏伟的承诺,使人议论纷纷。对苏联的“洋跃进”,知情的中国朋友大都乐观其成。
  在接到苏共中央的邀请后不久,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杨尚昆告诉阎明复,中央决定派周恩来率领中共代表团出席苏共二十一大,团员有康生、李雪峰、刘宁一和驻苏大使刘晓。杨尚昆征求意见,派哪些翻译去,阎明复建议派国务院外办的李越然和中办翻译组的阎明复、赵仲元随团去莫斯科,并请驻苏大使馆派俄文翻译协助工作,朱瑞真留守北京。杨尚昆采纳了阎明复的建议。后来我们看到代表团的名单,除团长、团员外,随行人员还有顾问熊复,周恩来办公室主任童小鹏、秘书浦寿昌、马列、何谦,保健大夫卞志强等。
  
  苏共二十一大前的中苏关系
  
  1957年11月莫斯科会议前后中苏两党友好关系达到顶峰。随后的1958年上半年双方友好合作的势头继续发展。1958年4月赫鲁晓夫发动的对《南斯拉夫共产主义者联盟纲领草案》的批判,得到毛泽东的全力支持,他认为同南斯拉夫“修正主义”的矛盾是国际范围的阶级斗争的体现,因而开展了持久的、声势浩大的、无限上纲的批判运动。同年5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陈云,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李富春,作为观察员列席了八国经济互助委员会成员国共产党、工人党代表会议和华沙条约缔约国政治协商委员会会议。
  1958年下半年,中苏两党关系由顶峰开始滑向谷底。7月,赫鲁晓夫提出的建立“共同舰队”的建议使毛泽东认为“斯大林的那一套又回来了”,两位元首第一次吵得面红耳赤,虽然双方最终弥合了已经出现的裂痕,但是这一事件给相互关系留下了无法消弭的阴影。8月,中国在没有告知赫鲁晓夫的情况下炮击金门,台湾海峡出现了空前的紧张局势。赫鲁晓夫对此大为震惊,生怕被拖入同美国的战争,认为中国蓄意破坏他的缓和同西方关系的努力,使他感到毛泽东声称的“以苏为首”毫无诚意,有必要同毛泽东的“冒险行径”拉开距离。毛泽东发动的“大跃进”、人民公社化运动更遭到赫鲁晓夫的抨击,使得毛泽东无法容忍。毛泽东和赫鲁晓夫双方在莫斯科会议前后建立起来的并不牢固的信任气氛荡然无存。
  正是在这种双方明知互存芥蒂而又要维系友好合作的微妙的气氛下,毛泽东选派周恩来率团前往苏联。在中国共产党的高级领导人中间,周恩来同赫鲁晓夫交往最多,了解最多,坦诚批评也最多。这次周恩来去莫斯科除了出席苏共二十一大外,还要同赫鲁晓夫签署关于两国经济技术合作的新协定。
  
  中共不赞成取消“以苏联为首”的提法
  
  中共代表团出发的前夕,1959年1月23日傍晚,苏联驻华使馆临时代办安东诺夫突然打来电话,说受苏共中央委托紧急求见中共中央领导,转交苏共中央的信件。当晩8时,邓小平、杨尚昆接见了安东诺夫,阎明复、朱瑞真担任翻译、记录。安东诺夫递交了苏共中央致中共中央的信。信的主要内容是苏共中央打算在即将召开的第二十一次代表大会上修改“社会主义阵营以苏联为首、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以苏共为中心”的提法,征求中共中央的意见。信中写道:“苏共中央认为,现在世界各国共产党都发展了、壮大了,相互之间的关系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再用这种提法在当前已经不能充分地反映客观的事态。”邓小平当场明确表示不赞成取消这个提法。接见后,我们立即把苏共中央的来信译成中文,并整理了会见记录,交给杨尚昆。
  当天夜间12时,杨尚昆向毛泽东汇报,把苏共中央来信读了一遍。毛泽东当即召集中央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刘少奇、周恩来、邓小平、彭真、康生等出席,讨论苏共中央来信中提出的问题。大家认为目前作这种改变不好,应该尽量说服赫鲁晓夫保留这个提法,以利于社会主义阵营的团结和对帝国主义的斗争。会议决定:一方面委托周恩来到莫斯科后同赫鲁晓夫面谈,请他们不要提出这个问题;另一方面起草一封给苏共中央的复信,说明我们的态度。1月24日晚10时,杨尚昆接见安东诺夫,朱瑞真担任翻译。杨尚昆向安东诺夫转交了中共中央对苏共中央1月23日来信的答复。复信中表示中共中央不赞成改变“以苏联为首”的提法。中共中央认为,“在现在条件下提出这一问题是不妥当的”,理由是:1.社会主义阵营以苏联为首、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以苏共为中心,是历史形成的,“四十年来的事实是这样,而且也需要这样”;2.这个问题已经写入了1957年通过的《莫斯科宣言》,“决定是正确的,应该予以坚持”;3.帝国主义以此进行攻击是挑衅和诽谤,我们要予以批判和驳斥。
  1月24日上午9时许,一夜未眠的周恩来率领中共代表团离开北京,乘坐苏联派来的“图—104”专机飞往莫斯科。以中央主席胡志明为首的越南劳动党代表团也同机飞往莫斯科。到机场欢送的,有中共中央总书记邓小平,政治局委员彭真,中央书记处候补书记刘澜涛、杨尚昆,中央委员廖承志、伍修权、习仲勋等。
  在飞机上,周恩来与胡志明就苏共中央来信交换意见。胡志明也表示不赞成取消“社会主义阵营以苏联为首、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以苏共为中心”的提法。1月24日下午3时45分(莫斯科时间)专机抵达莫斯科。 到机场迎接中共代表团的有:苏共中央主席团委员、苏共中央书记阿里斯托夫,苏共中央主席团委员、苏共中央书记基里钦科,苏共中央主席团委员、苏联部长会议第一副主席科兹洛夫,苏共中央主席团委员、苏共中央书记苏斯洛夫等。苏方告知,赫鲁晓夫才从列宁格勒回来,未能到机场迎接。在这次会议期间,中共代表团下榻莫斯科列宁山政府别墅,一共住了两座别墅。
  苏斯洛夫、基里钦科陪同周恩来到政府别墅。周恩来向苏斯洛夫、基里钦科转达了中共中央的意见,他说:中共中央认为在现在条件下取消“以苏联为首”和“以苏共为中心”的提法不妥当,我们不赞成,《莫斯科宣言》是正确的,应当继续坚持。社会主义阵营要有一个头,以苏联为首,这是自觉的,莫斯科会议也写进去了,这个武器不能取消,否则就等于把“刀子”交给别人,让他们搞我们。苏斯洛夫听后解释说:苏共中央提出这个问题,是因为考虑到这个提法已不能充分反映客观的事态,因而害多利少。他还表示,将向苏共中央和赫鲁晓夫报告中共中央对此问题的意见。后来,赫鲁晓夫给周恩来来电话,约定第二天(25日)下午3时同中共代表团会见,讨论这个问题。苏方赫鲁晓夫、米高扬、苏斯洛夫将参加会谈。会谈后双方共进晚餐。
  1月25日上午,周恩来率中共代表团同朝鲜劳动党领导人金日成会谈,朝方参加会谈的还有朴正爱、李钟玉、李松云。双方就苏共拟改变“以苏联为首”和“以苏共为中心”提法的问题进行了讨论, 金日成表示同意中共中央的意见。双方一致认为现在不应当取消原来的提法。
  

[2] [3]

  • 整理者:绝情谷  2009年3月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