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7年第2期

出席苏共二十一大追记

作者:阎明复 朱瑞真







  周恩来还宣读了由毛泽东签署的中共中央给苏共二十一大的贺词。
  周恩来走上讲台时,全场一致起立,热烈鼓掌。周恩来的讲话不断地被热烈的、长时间的掌声所打断。周恩来讲话结束以后,全场再度起立,热烈鼓掌。尽管赫鲁晓夫十分清楚周恩来致词中介绍的中国“大跃进”、人民公社化运动等正是对他的报告有关内容的反驳,他仍然和周恩来热烈握手,并且互相拥抱。这真是貌合神离,心照不宣。
  
  中苏两国政府签订
  关于进一步扩大经济合作的协定
  
  1959年2月7日,周恩来以国务院总理身份与苏联部长会议主席赫鲁晓夫签订了关于两国进一步扩大经济合作的协定。
  协定规定:中苏双方进行合作,在1959—1967年间,在中国建设冶金、化学、煤炭、石油、机械制造等方面的78个大型企业和电站,苏联将提供设备、设计和其他各种技术援助,总值约50亿卢布左右。中国方面将根据中苏现行贸易协定,向苏联供应商品作为补偿。
  这份协定的准备包含了中苏两国有关部门、专家的长期辛勤劳动,中国国家计委副主任顾卓新、对外贸易部副部长李哲人、驻苏使馆参赞张伟烈和张化东,苏联对外经济委员会主席斯卡奇科夫、副主席阿尔希波夫等人做了大量的细致的工作。遗憾的是,它竟成为中苏两国政府签订的最后一个经济合作协定,而且是未能兑现的协定。因为1960年赫鲁晓夫撕毁了两国间所有的协议、撤走了所有的在华苏联专家,这个协定也成了见证中苏关系破裂的“历史文献”。
  2月8日晚10点15分(莫斯科时间),周恩来率领中共代表团乘“图—104”喷气式飞机离开莫斯科回国。到机场欢送代表团的有:苏共中央主席团委员基里钦科、科兹洛夫,苏共中央主席团候补委员波利扬斯基,苏共中央委员安德烈耶夫、库兹涅佐夫、波诺马烈夫,苏共中央委员、苏联驻中国大使尤金。
  
  毛泽东对
  苏共二十一大的评价
  
  赫鲁晓夫在苏共二十一大的报告中不指名地影射攻击中国内政,开创了不指名攻击的恶劣先例。一个党的第一书记在本党的代表大会上公开地不指名地批评另一个党,只能加剧分歧,破坏团结。
  毛泽东注意到赫鲁晓夫在报告中对“大跃进”和人民公社不指名的批评,但没有理会,仍强调以团结的大局为重。他在1959年2月1日召开的中央工作会议上说,赫鲁晓夫在苏共二十一大的报告比二十大有进步。他在报告中讲的国际形势和对外政策,是符合1957年《莫斯科宣言》的原则的。他对二十大报告中的一些问题作了修补。例如,关于斯大林问题、和平过渡问题、社会党问题,基本上还是维持了1957年《莫斯科宣言》的口径。毛泽东说,我们同赫鲁晓夫的关系,还是十个指头中九个指头和一个指头的关系,就是有一个指头不同,其他九个指头是相同的。因此,对于赫鲁晓夫在苏共二十一大上的影射,我们可以暂不理会,看看以后再说。我们之间是有分歧的,但现在不要说。
  现在看来,毛泽东暂不理会赫鲁晓夫的影射批评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我们中央自己也发现了“大跃进”和人民公社化运动中发生的“左”的倾向的某些问题,正准备在即将召开的第二次郑州会议上纠正这些问题。
  1959年苏共二十一大后的一段时间里,中苏之间尽管存在一些分歧,但是双方的关系还比较平静,似乎毛泽东和赫鲁晓夫都在忙于处理各自的“大跃进”,暂时无暇过问彼此的纷争,但是赫鲁晓夫对中国内政的影射攻击毕竟再次种下了新的不和的种子。
  (责任编辑 汪文庆 刘一丁)
  

[1] [2]

  • 整理者:绝情谷  2009年3月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