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6年第5期

国家主席刘少奇的特殊葬礼

作者:傅学正







  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后,中共中央抓紧平反“文化大革命”中的冤假错案。1979年2月,中共中央决定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和中央组织部对刘少奇一案进行复查。经调查证明,林彪、江青一伙炮制的《关于叛徒、内奸、工贼刘少奇罪行的审查报告》是用伪证写成的,是全党最大的冤案。1980年2月,中共十一届五中全会作出了《关于为刘少奇同志平反的决议》。
  中央向全党发出了为刘少奇同志恢复名誉的通知,成立了治丧委员会。由中央组织部牵头组成了治丧办公室,我代表中央军委办公厅参加了这个治丧班子的工作。中央组织部的领导同志向治丧办传达了党中央为刘少奇平反决定的精神和党中央批准的追悼大会的具体方案。方案中安排了三次大的活动:一是去河南迎回刘少奇的骨灰;二是在人民大会堂万人大礼堂举行万人参加的追悼大会;三是根据刘少奇生前遗愿,将他的骨灰撒人大海。根据组织安排,我主要参加了第三项活动。
  
  从河南迎回骨灰
  
  在“文化大革命”那个不正常的时期,1968年10月召开的中共八届十二中全会根据林彪、江青一伙编造的假证据,作出了撤销刘少奇党内外一切职务的决定,并永远开除刘少奇的党籍。1969年10月,林彪发出“一号命令”,全军进入一级战备,准备打仗。“四人帮”趁此又对重病中的刘少奇进行迫害。1969年10月17日晚上,刘少奇被抬上飞机,从北京秘密押解到河南省开封市北土街10号交给当地驻军监护。此时刘少奇身边无一亲人,重病得不到有效的治疗,于1969年11月12日晨含冤逝世。刘少奇逝世后,他的专案组从北京赶到开封,向驻军交代要保密,把刘少奇化名“刘卫黄”,以平民无业的身份,在开封火化场火化、存放,骨灰盒是用最低等级的三合板做的,编号123。驻军偷偷地拍下了刘少奇逝世时的现场,好不容易留下了一张刘少奇逝世时安卧在病床上的一幅照片。打倒“四人帮”之后,河南省委关照此事并妥善保存了骨灰。
  1980年5月13日,党中央派中共中央委员、全国政协副主席刘澜涛、王首道陪同王光美同志和子女,乘专机去河南省郑州市迎取刘少奇的骨灰。王光美和子女一行人从郑州专程前往开封市北土街10号刘少奇逝世处和开封市火化场骨灰保存处哀悼刘少奇。5月14日上午9时,河南省党、政、军各界代表1500多人,在省人民会堂隆重举行刘少奇同志骨灰迎送仪式,全体与会人员悲痛地向刘少奇遗像默哀、行三鞠躬礼后,河南省委书记、省长刘杰同志讲话,对刘少奇领导中共中央中原局在河南的革命活动进行了追忆,对“四人帮”进行了声讨,对刘少奇在河南不幸逝世表示沉痛的哀悼和怀念。然后他敬重地将刘少奇的骨灰盒转交给了王光美。王光美代表全家感谢河南人民对刘少奇的支持与爱护。会后有几万名郑州市民、工人、农民、干部、学生以及解放军的指战员聚集在人民会堂、金水大道通往郑州机场的道路两旁,向刘少奇的灵车鞠躬哀悼,眼含热泪目送灵车远去。
  运送骨灰的专机于当日上午11时降落在北京西郊机场,中央领导同志、治丧办工作人员以及北京各界代表迎接刘少奇骨灰回京,并陪同王光美将骨灰护送到人民大会堂安放。
  
  万人大礼堂追悼大会
  
  1980年5月15日,刘少奇同志治丧委员会发出公告:为深切悼念已故中共中央副主席、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刘少奇同志,定于1980年5月17日在北京举行追悼大会。同日首都天安门、新华门、外交部、中央和国家机关、我国驻外使馆和其他驻外机构,北京和各省市自治区政府所在地的机关、部队、企业事业、学校等单位下半旗致哀,停止娱乐活动一天。
  在万人大礼堂举行追悼会,这是人民大会堂1959年建成21年之后第一次,万人规模也是第一次。大礼堂巨大的舞台上银黄色帷幕垂下,巨大的横幅为:“刘少奇同志追悼大会”,中央树立着数米高巨大的刘少奇遗像,两侧摆放着青松翠柏。遗像下方高台上放着覆盖着鲜红的中国共产党党旗的骨灰盒。骨灰盒下放着王光美和子女献的花圈。高台两侧站着持枪的礼兵。舞台上放着党和国家领导人、党中央和国家机关送的花圈。大礼堂内沿墙一周放满了各界送的花圈。
  1980年5月17日,刘少奇同志追悼大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隆重举行,党和国家领导人以及首都各界代表1万多人出席了追悼大会。在哀乐声中,1万多人低头默哀、行三鞠躬礼后,邓小平同志代表中共中央致悼词。悼词中说:“历史对新中国的每个创建者和领导者都是公正的,不会忘记任何人的功绩。和毛泽东同志、周恩来同志、朱德同志一样,刘少奇同志将永远活在我国各族人民的心中。”追悼会在隆重的《国际歌》声中结束。党和国家领导人邓小平、陈云、宋庆龄到王光美同志及子女面前握手哀悼并慰问,邓小平对王光美说:“是喜事,是胜利!”
  
  骨灰撒入大海
  
  1956年4月,刘少奇郑重地嘱咐王光美:“自己去世后遗体火化,不保留骨灰。把骨灰撒在大海里,像恩格斯一样。”根据他生前的遗愿,经党中央批准,1980年5月19日上午8点,在西郊机场举行了简短的送骨灰仪式。王光美含悲站在飞机舷梯上,刘源手捧刘少奇的骨灰盒,高高举过头顶向前来送行的中央首长、首都各界群众代表致谢和告别。专机8点半飞向山东省青岛市。
  在这之前的5月15日,治丧办公室就指派中组部老干部局两位同志,带领国务院机关事务管理局的胡振英和我,共4人去青岛打前站,协商落实撒骨灰的具体事宜。我们4人于当日下午到了济南市,找山东省委的王秘书长进行商量。王秘书长请示了山东省委的首长,对我们说:具体事情在济南商量不了,因为具体落实的单位是青岛市委、青岛市政府和驻青岛的海军,最好一同去青岛市与市委、市政府和海军共同商量为好。于是,我们跟随王秘书长乘夜车前往青岛,5月16日晨到达。5月16日上午王秘书长与市委、市政府和海军进行了联系;下午青岛和海军的领导同志与我们见了面,共同研究落实撒骨灰的方案。
  治丧办事先制定好的撒骨灰的方案是:从北京起飞到青岛送灵的专机于5月19日上午8点半从北京西郊机场起飞,10点整到达青岛机场。在机场停机坪举行简短的仪式后,乘车进城去海军码头。机场离海军码头的路程大约有30多公里,需走30分钟时间。到海军码头立即登舰起航。青岛市委、市政府则提出:从机场至海军码头沿途路两旁组织20万群众队伍肃立致哀,迎送刘少奇的骨灰;全城机关、学校、企业、事业单位、解放军机关、部队一律下半旗致哀;起航时青岛港内所有大小船舶一律鸣长汽笛致哀。海军方面提出:骨灰登舰队旗舰,即101驱逐舰;4艘护卫舰和空中4架战机护航;起航时鸣放21响礼炮,500名海军官兵在码头列队迎送。
  我们离京时治丧办负责人交代:周总理和其他一些领导人撒骨灰都是少数的工作人员和家属

[2]

  • 整理者:绝情谷  2009年3月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