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6年第3期

晚年陈云与邓小平:心心相通

作者:本刊记者







  编者按:改革开放新时期,在我们党第一代中央领导集体中担任过重要职务的老一辈领导人只有邓小平和陈云同志。他们在确立新时期党的基本路线以及一系列重大决策上的意见,一直为党内外许多人所关注。就此问题,我们采访了国家安全部部长、原陈云同志秘书许永跃同志。
  
  记者:您曾经在陈云同志身边工作了近10年,我们想请您谈一谈,在粉碎“四人帮”之后,邓小平和陈云两位老人在一系列重大问题上默契配合、紧密合作、同心协力的情况。
  许永跃(以下简称许):粉碎“四人帮”以后,在我们党第一代中央领导集体中担任过重要职务的老一辈领导人就只有邓小平和陈云同志了。在确立以邓小平为核心的第二代领导集体的过程中,两位老人默契配合,相互合作,同心协力,在一系列重大问题上互相支持,实现了新中国成立以来我们党具有深远意义的历史转折。但过去有段时间,我们党的一些干部以及国外一些人士认为在改革开放过程中,邓小平是改革派,陈云是保守派,而且两人还在不断斗争着。作为这段历史的见证人,我有责任将自己所知道的实际情况告诉大家。
  记者:粉碎“四人帮”以后,陈云同志就支持由邓小平同志主持中央的工作,您能不能谈谈这方面的情况?
  许:1978年11月10日,中央工作会议在北京召开。会议原定议题是讨论农业和经济问题,但正式会议开始后,陈云同志第一个发言。他提出,要把工作重点转移到社会主义建设上来,必须由中央解决“文化大革命”遗留的一些重大问题和一些重要领导人的功过是非问题。
  他主要讲了6个问题,首先是薄一波同志等61人所谓叛徒一案。陈云同志提出,他们出反省院是党组织和中央决定的,薄一波等61人在“文化大革命”期间被定为“叛徒”,这不符合历史事实,应该纠正过来。关于彭德怀同志的问题,他说,彭德怀同志是在党的会议上讲的意见,被定为“反党集团”,不符合我们党的原则。至于说陶铸“叛变”,当时中央是有决定的,他们在南京监狱办的手续,中央组织部是有规定的。这样就定为“叛徒”和“反党集团”,也不符合党的原则。而“天安门事件”则是北京几百万人悼念周恩来总理,反对“四人帮”,不同意批邓小平同志的一次伟大的群众运动,许多城市也有同样的运动,中央应予以肯定。
  谈到这些问题时,陈云同志提出,我们党应该坚持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这是我们党历来强调的思想路线。因为他的发言,会议的内容和原定的主题发生了变化,使这次会议成了一次解放思想、拨乱反正和集中批判“左”倾错误的会议。正所谓“一石激起千层浪”,许多老干部都表示赞成陈云同志的意见,认为他说的非常重要,最先响应陈云同志讲话的是王震同志。
  1978年12月18日到22日召开的党的十一届三中会会,决定将党和国家的工作重心转移到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上来,恢复了党的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产生了以邓小平为核心的中央领导集体。陈云在这次会议上被增选为中央政治局委员、政治局常委、中央副主席,成为新的中央领导集体中的一员。
  陈云同志非常支持邓小平主持中央工作。早在1977年3月的中央工作会议上,他就明确提出,应该由小平同志主持全党工作。虽然在中央主要负责人的压制之下,陈云同志的意见未能在简报上刊出。但陈云等人的意见还是不胫而走,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在舆论的压力和叶剑英、李先念的促进下,在会议临近结束时,华国锋不得不表态,要在适当的时机让邓小平出来工作。
  1977年7月,党的十届三中全会终于恢复了邓小平同志的中央委员、中央政治局委员和常委、中央副主席、中央军委副主席、国务院副总理和解放军总参谋长的职务,使随后开始的全党拨乱反正的事业有了自己的主帅。
   记者: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中央在京西宾馆召开了理论务虚会,会议主要内容是如何评价毛泽东和如何看待毛泽东的历史地位以及如何看待和客观正确地认识“文化大革命”这场灾难。小平同志和陈云同志是如何认识这一问题的?
  许:这次理论务虚会,在谈到如何评价毛泽东及其历史地位和如何正确认识“文化大革命”的问题上,不可避免地涉及到了毛泽东的错误是否属于个人品质问题,大家的争论很大。
  小平同志关于四项基本原则的讲话就是在这次理论务虚会的总结会上提出来的,这是有针对性的,而不是泛泛而谈。在我们党制定《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过程中,小平同志曾多次和起草小组谈到关于要不要正确评价毛主席、要不要正确认识毛主席所犯错误的问题。小平同志认为,我们要正确评价毛泽东的历史地位和历史作用。
  后来,起草小组在向陈云同志汇报时,陈云同志表示同意小平同志提出的决议宜粗不宜细的原则和要确立毛泽东同志的历史地位、坚持和发展毛泽东思想的意见。他说,毛泽东同志的功绩是第一位的,毛泽东同志的一个不可比拟的功绩,是培养了一代人,包括我们在内的以及“三八式”的一大批干部。
  两位老人一致认为在评价毛泽东的问题上要采用历史唯物主义观点,要看到毛泽东在“文化大革命”中确实犯了错误,但他发动“文化大革命”的愿望是要解决和纠正当时我们党所存在的脱离群众的一些问题,纠正和解决当时干部脱离群众的官僚主义问题,不能因为他犯了错误就否定他在党的历史上的作用。在这个问题上,两位老人的认识是非常一致的。应该说,这为澄清全党的思想、统一全党的认识,领导全党确立在改革开放中坚持毛泽东思想的正确方向,不发生偏差,起到了重大的历史作用。
  记者:在“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大讨论中,两位老人起到了哪些重大历史作用?
  许: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在纠正和平反冤假错案的过程中,全党还开展了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大讨论。准确地说,这次大讨论是1977年底、1978年初开始酝酿,后来见诸于报端的《光明日报》的文章,是在前期酝酿的基础上完成的。在讨论过程中,有些人在思想上产生了困惑,对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一提法的理论根据产生了怀疑。
  “文化大革命”中,陈云同志曾在江西生活了3年,期间他通读了《列宁选集》。陈云同志和我说过多次,他是读过《列宁选集》的,列宁讲过这种话,毛主席也说过这个话——“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后来,我查了《列宁选集》,列宁在《黑格尔〈逻辑学〉一书摘要》中讲,“人的和人类的实践是认识客观性的验证、准绳”。毛主席1963年在修改《在战争与和平问题上的两条路线》这篇文章时明确写到,“社会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大讨论,现在人们都以为完全是胡耀邦同志主持的,实际上如果没有小平同志和陈云同志的赞成和支持,年轻人是很难做到的,这一方面需要勇气,另一方面也需要有理论水平。这次大讨论,为十一届三中全会上重新确立马克思主义的思想路线,奠定了坚实的理论基础。所以说,两位老人的心是相通的。这是政治家从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大局考虑,他们想的是一个党的长远发展,他们考虑的是10年、20年,甚至是上百年的问题。
  记者:两位老人在废除干部终身制和培养年轻干部问题上是如何相互配合和相互支持的?
  许:两位老人在平反一大批冤假错案、实现理论上拨乱反正之后的干部问题上也是密切配合,心心相通的。一场“文化大革命”,相当一批干部被打倒,蒙受不白之冤,相继生病或谢世。有的人虽然身体还可以,但思想上产生了各种各样的压力,或者说还有一个解放思想的问题。当时,我们党面临的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就是如何培养选拔青年干部。
  

[2]

  • 整理者:绝情谷  2009年3月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