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1年第7期

我国首次纪念巴黎公社的活动

作者:陈叔平







  一
  
  今年是巴黎公社起义130周年。众所周知,巴黎公社对中国革命的影响非常深远。1926年3月18日,即在巴黎公社起义55周年的时候,在广州首次举行了纪念巴黎公社的活动。虽然是第一次,然而无论从其规模和影响来看,在历史上都是罕见的。
  在此前的半个世纪中,中国人对巴黎公社不仅知之甚少,而且对它的认识是扭曲的。直到中国共产党成立前后,随着马克思主义的传播,我国的早期共产主义者才能够以马克思主义观点来阐明这个历史事件的本身及其意义。其中尤以李大钊在1923年发表的《1871年巴黎“康妙恩”》一文的介绍最为系统,而“巴黎公社”这个译名则为瞿秋白所首创并很快为人们所接受。由此可见,在中国重新认识巴黎公社直到隆重地纪念它,只经过短短的五年,这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当时革命形势发展之迅猛。
  为什么能在当时纪念巴黎公社呢?毛泽东在当时一个纪念集会作了这样的分析,他认为原因是中国革命运动形势的发展,即革命运动已经不是由“少数人包办”,而是“由少数人扩张到多数人”,“到现在已有多数的农工民众参加,并且由左派的国民党党员作指导,有工农阶级专政的国家苏维埃俄罗斯作模范”,“所以中国民众才知道有今日的纪念,才能有今日的纪念”。
  确实如此,当时正是国共两党第一次合作时期,革命形势迅速发展,工农运动风起云涌,国民政府正以广州为革命根据地,准备北伐。年轻的中国共产党,试图利用这种有利的形势,使中国革命朝着一个正确的、崭新的方向推进。这次隆重地纪念巴黎公社,具有明确的政治目的,一方面是要以巴黎公社的精神来鼓舞广大民众参加当前的国民革命,并且通过公社的经验来说明工人阶级有掌握政权的能力并能担负起改造社会的责任;另一方面则要通过公社的失败教训,使广大的革命群众能够从中汲取应有的经验,从而能够在严酷的革命斗争中避免或减少失败的损失。可见,这次纪念具有很大的现实意义。
  
  二
  
  这次纪念活动,充分体现了年轻的中国共产党在两党合作中在宣传工作方面所起的主导作用和非凡的组织能力。整个活动组织得井井有条,工作效率非常之高。从3月11日发起,14日召开筹备会,到18日召开大会,前后不过一个星期的时间,就把广大群众动员组织起来,把宣传工作做得极有声色,深入人心。整个活动过程都由《工人之路》(省港罢工委员会的机关报)和《广州民国日报》(国民党中央宣传部办的报纸)进行追踪报道。
  这次纪念活动的发起单位有:中国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中华全国总工会、省港罢工委员会、广东省农民协会、广州学生联合会、香港学生联合会、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广东妇女解放协会等,阵容十分强大。它们联合发表了致社会各团体函,内容如下(括号内为原脱漏的字眼):
  “巴黎公社是五十(五)年前3月18日法国劳动群众争(取)自由解放,推翻了统治阶级,建立平民政府之第一日的纪念日,这个伟大的革命运动,不但法国革命史上占有最大的光荣,就是世界革命也得了很多的教训。俄国十月(革命)之成功,就是由这个教训得来的。中国国民革命是世界革命之一部分,对此世界革命之巴黎公社纪念日,应有广大的纪念大会,以广宣传。本会为促进农工群众参加国民革命起见,特定于是日在广东大学举行纪念大会。”
  这份信函可以被看作是中国出现的第一份有关巴黎公社的正式文件,它扼要地阐明了这次纪念活动的意义和目的。
  筹备会在3月14日如期召开,列席者有国民党中央党部、全国总工会、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广州学生联合会等20多个团体。筹备会公推中央党部代表陈祖棠为主席,青年团代表黄居仁为书记,并定名为“广东各界纪念巴黎公社筹备会”,下设总务、宣传、布置、纠察四部,分别由中央党部、全国总工会、香港学生联合会、省港罢工委员会负责,其余各团体则自行认定一部分工作。经费由到会各团体自愿认捐(当场即捐出毫洋400元)。此外,还对纪念活动作出若干具体安排,包括:一、大会的地点设在广东大学;二、邀请汪精卫、蒋介石、恽代英、陈公博、甘乃光等诸名人到场演讲;三、各界团体除参加当天的纪念大会外,还须于当晚各自召集各该地之群众开会纪念,以广宣传;四、当日由筹备会出特刊,并组织演讲队到各马路演讲,使一般群众了解巴黎公社之历史及其意义。
  筹备会还拟好一份通告各界团体参加巴黎公社纪念会的通函,这份通函虽然是在对上面那份函件进行修改的基础上拟就的,但内容显得更为充实和精确。它明确指出“巴黎公社是五十五年前三月十八日法国巴黎工人起来推翻资产阶级的卖国政府、建立工人政府、解放被压迫阶级的第一日”,认为“这个伟大的革命运动,不仅在法国开了一个新纪元,就全世界革命运动,亦得了很大的影响和教训,俄国十月革命之成功,完全由此教训所得来的”。它还联系当时国内的政局,强调指出“现在国内军阀,正是尽量摧残人民、断送国权的时候,我们应更加热烈的纪念和宣传,以唤起一般劳苦的群众,起来参加国民革命,打倒卖国残民的军阀政府,建立真正统一的国民政府。”这样一来,便把这次纪念活动跟当前的革命任务密切地结合起来。
  筹备会还为这次纪念活动制定标语如下:(一)巴黎社会是第一个工人政府!(二)俄国革命是巴黎公社的继续!(三)巴黎公社是苏维埃政府的模型!(四)工人阶级有执政的能力!(五)无产阶级真能担负改造社会的责任!(六)无产阶级是民族解放运动中的主力军!(七)革命一定要有一个统一的政党来指挥!(八)革命政府必须严厉的镇压反革命!(九)民族解放运动必须有无产阶级参加乃能成功!(十)中国工人阶级起来参加国民革命!(十一)中华民族解放万岁!(十二)世界革命万岁!
  为了指导整个宣传工作,筹委会还及时公布了“广东各界纪念巴黎公社宣传大纲”,内容包括:充分肯定巴黎工人的伟大的历史创举,阐明巴黎公社是世界无产阶级第一次执政和无产阶级是有能力执政的,宣传巴黎公社的一系列革命措施,指出巴黎公社的失败教训以及苏俄政府因善于吸取这种教训而取得成功。这个宣传大纲要求宣传人员不仅要把握住巴黎公社的主要经验和教训,而且要善于结合国内现实情况来进行说明,例如以商团事件和五卅惨案来说明资产阶级与国外敌人勾结起来镇压工人阶级,以中国工人阶级在五卅运动和省港大罢工中的表现来说明它具有高度的组织能力并具有执政的能力,等等。在这个宣传大纲的最后重申了上述的12条标语。
  此外,在纪念大会召开的前一天,《广州民国日报》还发表了题为《纪念巴黎公社》的社论和《被压迫民族联合会为巴黎公社纪念日告中华民族》的文告。总之,在大会召开之前,宣传工作已经广泛和深入地开展起来。
  
  三
  
  这次纪念活动在3月18日随着纪念大会的召开而达到高潮。
  大会地点设在广东大学操场,开会时间定在中午12时开始,有一万多人参加。各单位参加大会的队伍规定在上午10时半集合。关于这次大会的盛况,第二天的《工人之路》作了生动的报导,现照录如下:
  “昨天为广东各界纪念巴黎公社大会……是日大雨倾盆,而各团体列队赴会人数达万余人,事前各界代表登台演说非常激昂,民众高呼继续巴黎公社革命精神奋斗,声浪之热烈如雷贯耳。大会先由筹备会介绍中央党部、中华全国总工会、中国青年军人联合会、广东省农民协会、商民协会、广州学生联合会组织主席团。全体通过。由正主席恭读总理遗嘱,继宣布开会理由后,张太雷先生报告巴黎公社事略。继有中央党部林祖涵,全国总工会代表刘少奇、邓中夏,法国革命同志摩宁,德国革命同志狄克博,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代表,广州学生联合会代表,黄埔军校代表,中央军事政治学校代表,革命青年军人联合会代表,广东妇女解放协会代表,海外华侨东印度代表等演说。每代表演讲毕,民众必高呼继续巴黎公社精神奋斗!巴黎公社万岁!如雷贯耳。随高唱国际歌,高呼口号,遂散会”。
  在事隔75年以后的今天,我们仍然不难想像当时的革命群众在巴黎公社的精神鼓舞下所表现出来的巨大革命热情。值得注意的是,在大会上发言的十几位代表中有刘少奇同志。他当时刚出狱不久,身体还没有完全康复,却冒雨参加了纪念大会。而筹备会决定邀请的汪精卫、蒋介石、陈公博这几位头面人物,虽然当时仍然披着革命的外衣,但却没有一个人出席大会。显而易见,这些人的政治信念是同巴黎公社格格不入的。
  纪念大会的主要报告人是张太雷,他所作的题为《巴黎公社纪念日》的报告,是一篇结合中国的实际来学习巴黎公社经验的杰作。他在介绍巴黎公社发生的原因时,着重分析了资产阶级政府企图摧毁工人阶级武装这一因素,指出法国资产阶级政府害怕掌握武装的无产阶级甚于攻打它的德国军队,如同“此地广州的资产阶级怕工人纠察队,比怕英国军队还厉害一样”,所以要千方百计地消灭它。在分析巴黎公社作为工人政府的性质时,提到官吏待遇与工人相同,由于考虑到群众对6千法郎这个数目缺乏概念,便索性把它折合为中国货币,并作了这样的解释:“官吏的薪水和工人一样,最高不能过二百元,这个数目,在中国觉得很大,在欧洲工人所得也可有这样的数目。”在分析巴黎公社失败的原因时,提到了对敌人过于宽厚这一因素,并且说:“我们无产阶级有些地方太慈悲了,如巴黎公社因此而自己失败……在广东也可以看见这种事例,反革命派能够忍心下手把数十年的老同志廖仲恺刺死。而革命的国民党,把这些反动派如邹鲁、林森,谢持等人,都好好的送他们回去了……为革命的缘故,在应该用残忍手段的时候,就应该用这种手段,不然,便是宋襄公之仁了。”
  张太雷的这篇报告,除了登载在报刊上外,还作为首篇文章收录在纪念大会筹备处编印的《巴黎公社纪念手册》。该手册共收录文章11篇和2个附录,它可以说是在中国编印的第一部巴黎公社纪念文集。
  在3月18日这一天,各报刊也为纪念活动大造声势。这一天的《工人之路》为巴黎公社纪念号,在头版刊登了中华全国总工会发表的文告和有关纪念文章,而第4版上的“工人俱乐部”专版也改辟为“纪念巴黎公社”特号并刊登了有关纪念文章。《广州民国日报》也发表了社论和几篇纪念文章。总之,整个纪念活动可谓隆重之至。
  
  四
  
  遗憾的是,除了纪念大会以外,这次纪念活动的另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即各单位的纪念活动以及街头宣传活动等方面,并没有留下多少资料,至今仍基本上保留空白。所幸的是,在80年代发现了毛泽东的一份讲演记录,才在一定程度弥补了这方面的不足。
  3月18日这一天,毛泽东在中国国民党讲习班纪念集会上发表了一篇题为《纪念巴黎公社应该注意的几点》的讲演,这是迄今为止发现的毛泽东就巴黎公社发表的唯一的一篇比较系统的讲话。他指出纪念巴黎公社应注意以下四点:一是应注意公社出现的客观条件;二是应注意区别两种不同性质的战争;三是应注意从人类进化史的高度来看待阶级斗争;四是务必从公社失败的原因中汲取教训。在对这四点展开论述和分析时,则始终把握马克思主义原理,紧密联系中国的历史和实际,使整篇讲话具有高度的理论性和现实性。这篇重要讲话,由于是在一个人数只有300余人的讲习班发表的,事后则刊登在该讲习班在3月31日发行的《旬刊》上,所以当时并没有引起人们的注意,以致长期被湮灭。
  概括起来说,这次纪念活动使中国共产党人和革命人民受到一次广泛而深入的马克思主义教育,使他们的政治思想和理论水平大大提高一步,从而更加牢固地树立起争取革命胜利的信心,并更加积极地投身到革命斗争中去。而纪念巴黎公社的活动,在开了这样一个好头以后,便从此持续不断。特别要指出的是,由于1926年3月18日这一天在北京发生了“三·一八惨案”,于是从1927年开始的若干年期间,在我国便以“纪念两个三·一八”的方式来开展纪念活动。这也可以说是一种具有中国特色的纪念方式吧!■

  • 整理者:绝情谷  2009年3月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