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1年第7期

中国共产党与中国先进社会生产力的发展要求

作者:张静如







  江泽民提出的“三个代表”的重要思想中,第一个就是中国共产党代表着中国先进社会生产力的发展要求。他说:“因为我们党是代表先进生产力的发展要求的,所以全党同志的一切奋斗,归根结底都是为了解放和发展社会生产力”。其实,关于党与中国先进社会生产力的发展要求的关系,江泽民曾多次作过论述。1993年6月,他在纪念中国共产党成立72周年座谈会上就说:“这七十二年,中国共产党作为工人阶级的先锋队,始终站在解放和发展社会生产力的最前列,领导各族人民推动历史不断进步。”“纵观七十二年的历史,我们党的发展壮大,我们国家在党的领导下取得独立和繁荣富强,归根到底是同推动社会生产力的解放和发展密切相联的。”1999年12月,他在为《院士科普书系》所作的序中也说:“无论是革命还是我们正在进行的社会主义改革,都是为了解放和发展生产力。”这些话,深刻地道出了中国共产党历史发展过程的本质,透彻地说明了党和中国先进社会生产力的发展要求的关系。
  关于中国共产党与中国先进社会生产力的发展要求,是一个很大的题目,需要用一本专著来论述,这里篇幅所限只能从两个方面作点说明。
  
  第一,中国共产党的诞生,就是中国先进社会生产力发展的要求。
  
  20世纪初期,在中国,由于辛亥革命结束了两千多年的封建专制制度,由于中华民国实施了许多有利于工商业发展的经济政策,也由于世界大战爆发使西方侵略势力忙于战争无暇东顾而减少了对中国的经济压力,中国的民族资本主义得到了发展的机会。这种先进社会生产力发展的要求,迫切需要在政治上得到反映。对此,陈独秀在1923年12月发表的《中国国民革命与社会各阶级》中说:“中国辛亥革命时,有几个资本家听了革命二字不伸舌摇头,有几个资本家不安心信任北洋军阀统治中国,然而欧战以来,扬子江下游新兴的工商业家得了一点自由发财的机会,便马上改变从前小视自身的态度”。“同时因为他们的开始发展,便遇着军阀扰乱及关税厘金外货输入原料输出等妨碍他们的发财自由,他们更不老实起来,公然出来做修改税则废止厘金废督裁兵理财制宪等运动,更进而组织民治委员会,反对军阀为总统,否认代表军阀阶级的现国会,上海、长沙之商联会更进而加入群众的国民示威运动,即此可以证明中国的资产阶级,已经由非政治的态度,发展到和平的政治运动态度,最近更发展到革命的政治运动倾向了。”当然,这里说的主要是1922到1923年的情况,但这种倾向确实从五四运动和五四运动之后就开始了。民族资产阶级的这种政治要求,理应由其政党发动革命予以满足。但是,在当时,唯一具有资产阶级性质的国民党却由于其固有的妥协性、软弱性而在辛亥革命后开始涣散,根本无力将反帝反封建的革命继续推向前进。这项任务就不能不落在新兴的具有彻底革命性的无产阶级的肩上,于是代表先进社会生产力发展要求的中国共产党便应运而生。
  
  第二,中国共产党的路线、方针政策适应先进社会生产力的发展要求,革命和建设就顺利发展,党的自身建设也健康;反之,革命和建设就受挫折,党的自身建设也不正常。
  
  比如,1928年,蒋介石国民党统一中国后,到1936年,中国社会生产力有了一定程度的发展。这是同1924年到1927年反对北洋军阀统治的北伐战争给帝国主义和封建势力以沉重打击有直接关系,也就是同旧的生产关系遭到一定程度的破坏有直接关系。同时,也与蒋介石国民党为巩固自己统治而采取的有利于民族工商业发展的经济政策的实施有直接关系。社会生产力的发展,使民族资产阶级的政治要求不断增长。因此,迫切要求继续进行资产阶级民主主义的革命。但是,这时民族资产阶级的政治代表力量根本无力承担这个任务,所以只能仍然由中国共产党代之完成。这就是说,在蒋介石国民党统一中国之后,先进社会生产力的发展要求中国共产党继续开展反帝反封建的民主主义革命。正是在这样情况下,中国共产党高举革命大旗,继续战斗,并在1928年党的第六次代表大会上正确确定了革命性质,判定了相应的方针、政策,从而使中国革命在一段时间内得到顺利恢复和发展。但是,1931年到1934年王明“左”倾错误统治中共中央时期,把先进社会生产力的发展要求抛在一边,不顾当前革命的民主主义性质,制定超越历史阶段的方针、政策,使革命遭受极大损失。只是经过二万五千里长征中的遵义会议,确立了毛泽东的领导地位之后,革命才重新走上正轨。
  要证明这一点,还可以举“文化大革命”前后的例子,从对比中说明中国共产党无论在什么时候制定路线、方针、政策都要以先进社会生产力的发展要求为根据;从而才能促进革命和建设不断发展,促进社会生产力不断发展,促进社会的进步。篇幅关系,不能展开说了。对这个问题,我还要继续作文章。
  (作者: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中共党史学会副会长)■

  • 整理者:绝情谷  2009年3月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