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1年第3期

我与三十八军在朝鲜(三)

作者:刘西元







  第三次战役前的总动员
  
  敌人遭我军第二次战役沉重打击后,被迫从陆地、海上、空中退回“三八线"以南,暂时转入防御,并且由对中国人民志愿军的轻视转而对我军的畏惧。美国舆论界把这次失败称之为“恶梦”、“悲剧”,是继“珍珠港事件后美国最惨的军事败绩。”美国统治集团内部也认为美军“已经丧失了对朝鲜军事局势的控制。”但从其全球战略出发,美国政府在政治上、军事上采取了一系列措施:
  1950年12月14日,美在联合国通过了成立“朝鲜停战三人委员会“的决议,企图诱我停战,争取喘息时间。16日杜鲁门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要求美国人民为侵朝战争作出“任何必要的牺牲”。同时决定设立国防动员局,扩大征兵和军火生产。在朝鲜战场上,美军在“三八线”南,积极构筑工事,建立纵深防线和整顿部队,准备抗击我军的进攻,为此,敌在横贯朝鲜半岛二百五十公里的正面和六十条公里纵深组成两道基本防线。第一道(A线)为西起临津江口,东经汶山沿“三八线”到东海岸的襄阳;第二道(B线)为西起高阳,东经议政府、加平、自隐里到东海岸的冬德里。此外,在第二道防线以南至北纬三十七度线还准备了C、D、E三道机动防线。此时,敌在朝鲜总兵力已达34万余人,美第10军归划第8集团军马修·李奇微指挥。
  根据敌情,志愿军首长决心发起第三次战役:集中志愿军六个军,在人民军三个军团协同下,实施进攻,粉碎敌人在“三八线”既设阵地的防御,歼灭临津江东岸迄北汉江西岸地区第一线布防的南朝鲜军第1师、第6师、第2师及第5师一部。如发展顺利,即相机占领汉城和春川、洪川、襄阳、江陵一线,尔后进行体整,准备春季攻势。我三十八军加入有38、39、40、50军并加强炮兵第5、26、29、42、45、46团组成的志愿军右纵队,由韩先楚副司令员指挥。三十八军的任务是自楼至板巨里地段突破汉滩川,首先歼灭永平之敌,尔后向东豆川,纸杏里方向攻进,协同第40军围歼南朝鲜军第6师,并以一个师占领七峰山阵地阻敌北援,另以一部监视抱川之敌,战役发起时间定为1950年除夕-12月31日17时。
  根据志愿军首长决心,我与梁兴初军长率各师师长亲临前线勘察地形,确定各师的突破地段和重要方向的突破口。我们军正面之敌为南朝鲜军第6、第2师、美第24师、骑1师的防区,地形复杂,兵力较大。我们仔细研究后,决定以一一三师、一一四师并肩突破,一一三师以337、三三九团为一梯队,在君子洞、苍玉屏以南地段突破敌防御,攻占天德山、尔后向抱川、议政府方向发展,与40军合击南朝鲜第6师;一一四师以340、342团为一梯队,于金水亭里涉永平川,向新岱以南之敌突施突破,然后向揪洞里、葛月里方向发展进攻,一一二师为预备队。
  入朝作战以来,我们军连续进行了两次战役,部队几乎天天行军作战,露宿山林,吃不上油盐,根本没菜吃,只是干嚼玉米粒,已极度疲劳。两个月来不要说洗澡,连洗脸都很少,极需充分休息整顿。一些同志中产生了“换班”思想,认为应该由二线部队上来打,自己该休息了。针对这一情况,我召集军党委会议,要求全军指战员认真学习毛主席:“美英正在利用‘三八线’在人们中存在的旧印象进行其政治宣传,并企图诱我停战,故我军此时越过‘三八线’再打一仗然后休整,是必要的。”的指示,响应志愿军总部的号召,“趁热打铁”,再给美李伪军一次新的打击,积极投入再战准备;各级政治部门要结合总结经验、表彰有功单位和个人,精简机关勤杂人员,补充战斗连队,在宣传战役胜利的基础上,深入宣传志愿军党委和军党委创造英雄部队和个人的号召,着重进行趁敌内部十分混乱恐慌,正是大量歼灭敌人的大好时机,激发部队继续作战意识,让“趁热打铁”的口号响彻整个部队,使全体指战员积极投入到再战准备中。我代表军党委要求各师:“不仅在军事上和物质上要做好准备,而且要充分做好思想动员,不仅要使部队深刻理解此次战役的伟大意义,还要大家做好克服一切困难的思想准备,在突破时,我们决不能落在兄弟军的后面。”通过全军政工干部的努力,部队再战情绪迅速激发出来。
  再战准备工作中,最困难是物资准备,此时“三八线”以北所有城镇全成焦土,敌机严密封锁着各条公路,给养供应困难,特别是粮食供应更加困难。为筹借粮食,我们军由政治部主任吴岱负责,各师、团政治部(处)主任直接负责组成筹借粮队,以团为小组,当地政府派代表参加,分散到市边里、伊川、涟川等地筹粮。非常幸运,我一一二师、一一三师的战役进攻准备位置恰好在人民军第2军团的敌后根据地,人民军许多指挥员都是原中国人民解放军的老兵,双方见面异常高兴,在他们和当地政府的帮助下,朝鲜人民把过冬口粮全都供给部队,使我们军顺利完成了筹借粮工作。
  为了摸清敌情,寻找可以插入敌后的缝隙,我们以军侦察连和各师侦察连组成侦察支队,于12月25日到达汉滩川畔的永平以北地区,寻机潜入敌后,展开对敌侦察工作。但由于敌在经我一、二次战役打击后,采取了“夜间收缩部队,让部队与部队紧紧衔接在一起,到昼间则以步坦协同的分队发起强有力的反冲击”的战术,在结合部形成了支撑点,构成了前后体系,侦察支队先期插入敌后的努力没有成功。这样部队只有强攻敌“三八线”防御阵地了。
  
  威震“三八线”
  
  1950年12月31日,除夕傍晚,战地风雪交加,气温降至零下20度,17时整,我志愿军按照预定计划,在250公里战线上,经过短促炮火准备,全线发起攻击。
  我三十八军入朝后首次进行了进攻前的火力准备,在炮兵第25团、第46团支援下,于31日18时突破敌人“三八线”阵地。战斗中,一一三师炮兵营2连3班山炮被敌炮火击毁一个轮子,战士们肩扛平衡,继续开火,火炮击针被打断,用布鞋套住铁钉,以铁锤人工击发炮弹,掩护步兵迅猛突击,一一三师337团以强攻动作于1月1日拂晓占领天德山,击溃守敌南朝鲜军第6师19团2大队。三三九团当晚顺利突破君子洞以东135高地3道防线,于1月1日8时,占领射亭里554高地后,继续向抱川、灵芝洞攻击前进。二梯队三三八团从天德山进入战斗。担任永平里地段突破的一一四师340团,仅10分钟就突破敌前沿,于19时占领揪洞里及其以北阵地。342团破冰强行徒涉永平川,击破当面美24师守备,向纵深迅猛发展。根据“志司”要求和军的命令,担任迂回任务的一一四师主力采取一一三师穿插三所里的经验,在白天成两路纵队沿公路行军前进,敌机多次侦察未能识别,于1月1日12时突入敌防御纵深二十公里,占领了东豆川东南的七峰山。可惜在与39军117师对敌形成合围前,南朝鲜军第6师主力已乘隙南逃。此时我三十八军主力迅猛向抱川突击,准备围歼守敌美军一个团,1日晚,我们进占新邑里,抱川守敌已南逃。敌军在我连续突击与勇猛穿插下,第一道防线已完全崩溃,守敌一片混乱,我342团与军侦察支队在穿插中经常与溃退敌军并肩跟进。
  美军鉴于其右翼已完全暴露,为避免被我军迂回包围,1月2日开始全线撤退。只以部分兵力在汉城以北的高阳、道峰山、水落山一线进行掩护。据此,联司(中国人民志愿军和朝鲜人民联合司令部,于1950年12月上旬成立,彭德怀任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命令各军于3日转入追击。我与梁军长商量后命令一一四师向水落山攻击前进,3日黄昏,340团强行攻占水落山制高点击溃美24师第17团一部。此后,我军各师均尾随敌攻击前进,基本没有发生大的战斗,我与梁军长在指挥所里收到的报告几乎都是各部队每天到达的新位置。敌军在我猛力追击下,异常恐慌,撤退丢弃的物质装备到处可见,1月3日15时敌从汉城撤退。1月4日10时,一一四师340团侦察排首先进入南朝鲜首都---汉城。4日中午,39军和人民军1军团占领汉城。战至1月8日我军已将敌驱至北纬37度线附近的平泽、安城、堤川、三陟一线。我们军一一二师尾追逃敌已前出到汉江南岸的太华山、利川一带。
  鉴于我在进攻中未能大量消灭敌有生力量,敌似有计划地实施撤退,有诱我深入而后在我侧后实施登陆,进行夹击的企图,彭德怀司令员乃果断决定停止追击,结束第三次战役,是役共歼敌1.9万,我三十八军经七昼夜连续作战,前进百余公里,歼敌1154人,缴获火炮63门,汽车35辆。
  三次战役结束后,我三十八军驻扎在汉城以东的汉江流域西岸。前卫一一二师负责警戒东起价军山,西至泰华山宽40公里,纵深20公里的汉江南岸山区阵地。按照“志司”部署,我部队于1月中旬开始,用2个月时间进行休整,以准备3月份发动春季攻势。为此我主持召开了军党委会议,首先安排了10天之内的休整工作:要求部队整理个人卫生,整顿军容;治疗冻伤;挖隐蔽部;打柴草御寒;加强后勤保障,就地筹借粮食,各团至少筹粮20万斤,改善部队生活;认真进行战斗总结,宣传胜利、评选英模;恢复正常工作制度,开展丰富多彩的文娱活动。此外根据上级要求,我们派人回国慰问伤员,并派军政治部宣传部长柴川若参加归国代表团,向祖国人民汇报;派江拥辉副军长率团以上主要军事干部回沈阳学习,提高现代化作战指挥能力,各师、团由政治委员主持休整;同时通知各个连队都积极作过好春节的准备工作。为贯彻毛主席中国人民志愿军要爱护朝鲜一山一水,一草一木的指示,整顿部队纪律增强中朝友谊,我主持制定了10条纪律,以军党委名义发布:
  一.尊重朝鲜人民,严禁调戏,侮辱妇女;
  二.尊重民族风情,严禁随地大小便;
  三.住房子要商量;
  四.借用家俱要还,损失要按价赔偿;
  五.雇请向导民夫,要按规定付给工资;
  六.不拿群众任何东西;
  七.借粮食、柴草要按数付给粮票柴票。
  八.买东西严禁强买贱买;
  九.宣传教育群众,欢迎群众还家;
  十.关心群众痛苦,告诉防空办法。
  通过总结评比活动,加上后勤从祖国运来的大量物资、慰问品,改善了生活,部队的情绪空前高涨,我们因势利导向全体指战员传达了志愿军党委“为克服部队疲沓情绪给全体同志的一封信”,在全军进行了深入的思想教育,树立继续战斗的思想。
  
  人在阵地
  
  通过几个战役的较量,敌人对我军的作战特点有了一定的了解,已发现我军粮弹补给困难,每次战役只能持续七至十天(称我军为“礼拜攻势”),认为我军越过“三八线”以后,运输线延长,补给更加困难,“已不能有效地进行作战”。因此,敌人依靠现代化技术条件,迅速完成了部署调整和补给之后,自1月15日开始,向我展开试探性进攻,并于25日由西至东逐步在全线发起大规模进攻。企图夺回汉城,将我军压回“三八线”以北,破坏我军休整。敌人出乎意料的反攻,迫使我军于1月27日结束休整,在兵员未及补充、后勤补给严重缺乏的困难情况下进行了第四次战役。
  这次进攻,敌集中了五个军十六个师又三个旅、一个空降团及炮兵、装甲兵和航空兵,地面部队共二十三万余人。开始采用“磁性战术”和“火海战术”,以少量坦克和M-16自行高射机枪(12.7毫米4联装履带式),始终与我部队接触,探明情况后即发挥其优势炮兵、航空兵及坦克火力对我进行密集火力突击,杀伤我有生力量。敌人的侦察活动也空前加强,除飞机外,还派出便衣特工,化装成居民、人民军官兵,甚至还派出老人、小孩潜入我阵地后方,刺探我兵力、火力,捕捉我零星人员。336团联络员在陶雄里南被敌武装便衣俘去,因之了解到我兵力及番号。针对敌情,志愿军首长决心西线由韩先楚副司令员指挥第38、第50军和人民军第1军团在金浦、仁川及野牧里至骊州以北六十八公里地段上组织防御,坚决抗击敌人向汉城方向的进攻。我一一二师在堂谷里、泰华山、广岘、天德峰地区构筑第一线防御阵地,在旺谷、新垈里、中悦美、南治岘构筑第二线防御阵地,坚决抗击由利川沿公路向汉城进攻之敌。我三十八军(配属炮兵27团两个连)主力集结在磨石隅里以南地区进行作战准备。东线由邓华副司令员指挥第39、40、42、66军在人民军第2、3、5军团掩护下准备向原州、横城方向实施反击。
  敌人反攻了,但我们对当面之敌情况不太了解,军长和我非常着急,连夜电令一一二师前沿部队设法捕俘,经335团侦察排大胆行动,在敌纵深捕获希腊营军官1名,审讯后得知我三十八军正面之敌为美骑1师、美第24、第25师、英军第27、第29旅、希腊营、南朝鲜军第6师。情报传来,军指挥所里空气如同凝固一般,只有梁军长一人因患严重气管炎,不停咳嗽,其他同志都沉着脸,死盯着地图,我们面临着严峻的局势:我三十八军战役态势突前,最前沿泰华山、新盖山只有一一二师所属336团、334团少数部队守备,全军团以上主要军事指挥员还在国内学习,我前线部队能否有效地进行组织,顽强抗击强大的敌人攻击,掩护主力在东线反击,关系到整个战役的胜负。我与梁军长对视着,良久梁军长边咳嗽边断续的提出:由军直接与前沿各团沟通联络,与师共同指挥。我环视着指挥所里其他同志的脸,均露出兴奋与赞同的神态,“好,我同意,应立即与各团联络并通知一一二师。”我话音未落,参谋们不得梁军长命令,轰的一声奔向各自位置,立即与前沿部队开始联络。我和梁军长在电话中交替向各部队反复交代:全体指战员要牢记一个口号:人在阵地在。我要求共产党员要发挥模范作用,全体指战员在战斗中要多为祖国立功。同时要求战斗中重大情况,必须立时直接报军司令部。27日整夜,我与梁军长及指挥所全体人员,就在与部队通话和研究一一二师主力向前靠拢占领主要防御地段问题中不知不觉过去了。
  1月28日早晨,美骑1师一个团在8架飞机,三十辆坦克和数十门火炮掩护下,向我扼守泰华山前沿草下里南山防御阵地的336团5连阵地发起攻击,企图在“三天之内,收复汉城”。几乎同时,334团6连鼎盖山阵地也遭到美军一个团的猛烈攻击。我守备部队与敌展开顽强的防御战,至30日晨,336团5连只剩十几人,334团6连只剩三十多人,但敌未能进一步,我军阵地前留下了数百具美军尸体。在泰华山、鼎盖山激战时,一一二师主力进入汉江南岸阵地,334团3营30日刚刚进入鼎盖山东侧后的天德峰,还没修完工事,即遭敌猛烈攻击,激战整日,当夜按命令主动撤出阵地。由于336团、334团的顽强阻击,为我三十八军全军集结构筑工事争取了时间,也付出了巨大的牺牲。我们命令337团1营接替336团东西官厅和发利峰阵地,并划归一一二师指挥,该营在此坚守7昼夜,杀伤数百美军(骑1师),主阵地屹立不动。鉴于一一二师正面战线过长,为确保江南滩头阵地,梁军长和我商定重新调整兵力,将一一三师前调至杜陵里、上品里一带,协助作战;一一四师集结于杨平、玉泉里机动。军指挥所于2月1日进至汉江南岸三日谷,靠前指挥。至此,开始了我三十八军入朝作战最艰苦的历程。
  连日来敌人的“火海战术”把我据守的各山头炸的面目全非,野战工事全部摧毁,敌以成建制部队轮番对我一线防御阵地实施不间断的突击,部队伤亡甚大。在此同时,友邻50军和人民军1军团受到敌进攻巨大压力,逐步收缩防御,使我们的阵地越发突出。根据“志司”的战术指示,我于2月2日夜转至第二线阵地继续防御。当夜,美军24师19联队携轻武器乘隙插入我军防线,3日拂晓趁晨雾迂回到我军侧后,突然占领山中里、洗月里一带,直接威胁我一一三师指挥所,企图对我进行前后夹击,情况十分危急。梁军长和我立即调整部署,急令一一四师跨过汉江向洗月里之敌展开攻击,令三三八团与军侦察支队围歼山中里地区之敌。3日夜,在三三九团一部支援下,三三八团以勇猛动作将潜入的美24师一个营分割后,即趁夜晚发起强攻,用刺刀将敌驱至一侧高地完成合围。4日上午在粉碎美24师救援企图后,全歼该敌,计毙俘敌486人,,恢复了南汉江防御态势。战后,该团8连只能编成一个班,3连仅剩7人。5日,一一四师于杨平渡过南汉江,投入战斗,此时江水冰封如镜,这在汉江历史上很少见的事,全师涉冰而过。当日凌晨,342团接替335团京安里阵地。1营防守京安里以北,主阵地在350.3高地,2营、3营守备岩月山一线,立即投入了战斗。子夜,前卫341团攻克洗月里南山。我们军回国学习的团以上军事指挥员随一一四师同返前线。
  6日是中国的春节,我组织机关干部和文工团员,代表军党委、军首长将祖国人民送来的炒面,白糖和香烟分头送到前沿各部队。当时部队全体指战员并不在乎残酷的战斗和艰苦生活,他们最关心的是祖国人民是否知道我们在干什么?当前线战士拿到祖国送来的东西,热泪盈眶欢呼雀跃,高喊:“祖国人民想着我们,有我们在,美国佬休想靠近祖国一步!”很多同志舍不得吃,小心地将东西收藏在身边。按照军党委的布置,一批表现突出的有功人员,在前线光荣加入中国共产党,极大的鼓舞了部队战斗情绪。
  
  钢铁部队的雄风
  
  2月7日,考虑到汉江局部地段已开始解冻,我汉江南岸防御地幅已缩小,为避免背水作战,“联司”决定50军除留一个团控制江南滩头阵地外,主力和人民军第1军团撤至汉江北岸组织防御。我三十八军仍留南岸坚守阵地,以掩护我军主力向横城集结,保障我东线部队侧翼安全。这时我们军战斗减员较大,大多数连队仅剩几十人,弹药缺乏,战斗又很残酷,部队有些叫苦,认为:“彭老总不了解我们军的特点,我们是进攻的主力,偏让我们坚守阵地!敌人搞什么”火海战术“,山头炸平了,草木烧光了,守在山上挨打,真窝火。”对此,我与军首长共同研究后认为:我们军是主力,就要起到战斗模范作用,不管有多少困难,上级给的任务一定要完成,不管剩多少人,也要同敌人拼到底!我指示政治机关,立即将军首长的决心传达到各部队,发扬我们军钢铁部队的传统,死打硬拼,坚决守住阵地。
  2月8日晚,敌人大炮彻夜不停轰击我阵地和后方,弹片飞进了我和梁军长的屋里,我们立刻电话令前沿部队,密切观察敌情,做好迎击敌人准备。
  9日晨6时,敌4个师对我三十八军阵地展开了全面进攻。战斗空前激烈,每一阵地我均与敌反复争夺,多者达5~6次,敌人火力也异常猛烈,我们一夜修筑的工事,一个小时内即被敌摧毁,部队只能依据地形与敌人拼死周旋。战斗尤以三三九团莺子峰、334团武甲山、342团350.3高地最为激烈。阵地上多次出现我军战士引爆手榴弹与敌同归于尽场面。尤其342团岩月山被敌攻占后,350.3高地的1营阵地态势突出。该阵地的安危,直接关系到我全军防御的稳定。为说明军坚守该高地的决心,我与梁军长委托江拥辉副军长亲自找342团1营营长曹玉海到军指挥所谈话,当面规定了任务。该营受领任务后,立即采取顽强与灵活的作战行动,在坚持正面固守同时,派小分队夜间潜入敌后,将敌纵深内的两座京安里桥梁炸毁,为防御赢得了时间。
  战斗中,一一二师指挥所一度被敌包围,杨大易师长电话请示我们准备撤离阵地,梁军长强压住咳嗽,用嘶哑的嗓子严厉告诫他:要坚持,现在你们坚持就是胜利。我接过电话:“别忘了,我们是支有光荣历史荣誉的部队,没有上级的命令绝不能后撤一步,丢了阵地就是丢了三十八军的荣誉!”结果他们守住了。
  2月10日到12日,美军向我前沿各阵地发起以1至2个营为建制的轮番攻击,我阵地上经常出现只剩数名人员扼守阵地的壮烈场面,各团预备队基本拼光了,后勤机关人员也所剩无几,但坚守住了阵地,并大量杀伤了敌人。
  2月11日下午,350.3高地的前沿阵地276.8高地又遭敌猛攻,坚守该地的342团1营2连仅剩5人,营长曹玉海令剩余人员撤往350.3高地的主阵地。2连4班长潘学仕双腿被炸断,为掩护4名战友后撤,独身一人抗击敌攻击,在敌冲上阵地,拉燃手榴弹,与敌同归于尽。
  12日拂晓,342团1营3连坚守350、3高地,抗击美骑1师一个团在24架飞机、50余辆坦克、50余门大炮配合下的进攻,12日当天击退敌十余次攻击,敌人遂集中炮火对我阵地进行毁灭性轰击,造成3连急剧减员,敌乘机向我阵地发起多路冲击,形势十分紧急。营长曹玉海率营部最后的预备队一个半班向侵入阵地的美军发起反冲击,将敌击退,但他中弹牺牲,他留下的最后一句话是:“注意监视敌人。”当日下午,1营教导员方新率通信班长支援3连,在子弹打光后,抱着六零炮弹与敌同归于尽,战至当夜,阵地上只剩3连长和一名战士,但他们消灭了680余名敌人。当夜,340团7连和师警卫连一个排接下350.3高地全部阵地。战后,志愿军总部授予曹玉海一级英雄称号,记特等功,授予方新、潘学仕二级英雄称号,记一等功。
  2月11日17时,我东线主力在横城地区反击开始,13日晨结束,歼敌12000人。
  12日,“联司”对我们军通报表扬:“我军坚守汉江南岸阵地,已历时17昼夜,美帝虽在大量飞机、坦克和大炮配合下,昼夜轮番攻击,均被该军英勇顽强守备和不断反击予敌沉重打击。迄今汉江南岸基本阵地仍屹立未动。分割东西线敌军有利我主动向敌反击,特予通报表扬并望该军指战员,继续奋斗,争取战役胜利。”我们立即把“联司”通报转知各部队,增强了指战员的全局观念,为东线的胜利、大家宁肯忍受一切困难,不怕流血牺牲,牵制敌人。
  为保证东线部队围歼砥平里之敌,“志司”电令我三十八军在汉江南岸基本阵地继续坚守一个星期。我与梁军长及其他军首长对着电报沉思着:部队减员极大,粮食弹药紧缺,以现有人力、物力抵抗敌四个机械化师进攻,任务太重了。“是啊,任务是太重了,但在我们军历史上从没有完成不了的任务,从没对上级的命令打过折扣,只有克服困难坚决执行。”我的话刚落音,梁军长坚定地对大家说:“彭老总信任我们,困难再大,我们也要坚守下去!”
  2月15日敌又向我阵地发动猛烈进攻。335团防区内580高地是敌进攻重点。由于该高地位置十分重要,敌我双方反复争夺,335团1营、334团3营前后打光了,100多名伤员自动组织上了阵地,弹药打光了,不得不撤离阵地,晚上再夺回来,战斗十分激烈,配署给该团的军侦察连也减员不少。为保证全军坚守七天,我与梁军长派军作战科长李光兮到580高地,了解情况后,决定抽调军预备队341团3营支援580高地。当晚,一一二师山炮营因炮弹打光,也抽调100名没有枪支的炮兵携900枚手榴弹上了阵地,稳定了防御阵地。
  2月16日中午,“志司”通报我们军,东线反击胜利结束,三十八军可以撤到江北,全军遂于16日夜至17日,冒着纷纷扬扬的大雪通过冰封的汉江迅速转移江北,结束了战役第一阶段。
  
  丰碑立在人民心中
  
  18日,汉江全线解冻,冰块的撞击声彻夜不绝,传达数里。朝鲜老乡惊叹:志愿军真是神兵。为掩护我战略预备队第19、第3、第9兵团开进,按照“联司”命令,我三十八军于2月18日占领上八堂至曹佐里正面三十一公里,纵深三十公里的防御地段,要求在此迟滞敌军,逐渐将敌诱至清平川一线。此时梁兴初军长回国养病,我与江拥辉副军长负责组织部队防御作战。我们军从入朝开始,连续参加四次战役,时间持续半年有余,未经有效地休整,这在我军历史上是少有的。鉴于部队的情况,我们决定兵力部署如下:一一三师在杨平至月汐线布防;一一四师沿北汉江南广大地区构筑工事;一一二师转移文湖里、道牡里、琴南里地区休整补充。
  部队经过汉江南岸22昼夜的顽强守备,各连队人员大为减少,最多的只有五六十人,且非常疲劳,我在组织勘察地形,构筑工事、安排兵力、兵器配备同时,要求各级政工干部抓紧宣传胜利,进行再战动员,通过传唱我三十八军军歌:“钢铁的部队、钢铁的英雄、钢铁的意志、钢铁的心。”颂扬我们军不怕苦、不怕累、不怕死的传统顽强精神,继续完成防御任务,体现拖不垮、打不烂的钢铁部队本色。恰好我们接到许多从祖国和社会主义友好国家运来的慰问品,也成了我们再战教育的好题材。全军的士气重又旺盛起来,投入到日夜构筑工事中。
  3月7日拂晓,美第25师分两路强渡汉江,向我342团陵内里,340团两水里阵地发起攻击;美第24师在十余架飞机、30余辆坦克掩护下,向我337团、三三九团阵地猛攻。美军攻势一开始就十分凶猛,炮弹像雨点一般倾泻在我阵地上,步兵一次又一次发起集团冲锋。337团一线阵地被敌突破,该团1营顽强坚守二线阵地,掩护全团转移阵地。3月8日,该营在被敌合围情况下,粉碎敌5次进攻,消灭300余敌人,自己仅伤亡7人。当夜全营300余人顺利突围。我们军其余各部采取兵力前轻后重,火力前重后轻的方法,顽强抗击,誓与阵地共存亡。
  3月9日,“联司”为节省兵力,减少伤亡,缩短供应线和保持主动,今我们军从10日起以4至5天的时间,将敌诱至清平川以北地区。我与江副军长研究后决定:以一一三师、一一四师现有阵地抗击两天,而后以一一四师继续抗击两天,再以一一三师及一一二师335团节节抗击3天,尔后将阵地移交给二线部队。
  为争取主动,待机歼敌,中朝军队于3月14日晨主动撤离汉城,3月15日,美3师和南朝鲜军1师占领汉城。
  我们军按预定计划把敌诱至清平川后,奉命将阵地移交26军,于3月16日撤出战斗,北上休整并担任西海岸防御任务。这时四次战役还在继续中。三十八军在极为困难的情况下,于汉江南北岸英勇阻敌50天,毙、伤、俘敌10800余名,有力地配合了东线主力反击作战,掩护了二线部队的集结,圆满完成任务,受到彭德怀司令员当面表扬。
  1950年6月,朝鲜战争转入双方在“三八线”附近的相持阶段,美军在我连续打击下,被迫同意谈判,前线战斗趋于平缓。当月,我三十八军转入整训。整训中,全军自下而上地开展了评选英雄部队、评功庆功活动,共评出四个战役中涌现出的三个英雄营,十二个英雄连和大批英雄人物。7月11日,军召开“英雄部队授旗典礼大会”,我主持了会议,会上发布了军嘉奖令,将有“英雄部队”的奖旗授予英雄集体。我在会上历述了三十八军在四个战役中取得的胜利和荣誉,指出这些英雄单位是战斗的旗帜,是各部队学习的榜样。最后,我代表军党委号召部队,创造更多的英雄部队,为三十八军增添新的荣誉!会后,各师庄严举行“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烈士追悼大会”,并用图片宣传烈士业绩。通过一系列的荣誉教育和活动,激发了部队革命英雄主义精神,增强了争夺战争最后胜利而奋斗的决心。
  为加强朝鲜与东西海岸防御,防止敌人在我侧后登陆,中央军委于1951年9月17日决定,分别成立东西海岸防御联合指挥所。我三十八军和第39、第40、第50军以及人民军第1、第4军团隶属西海岸指挥所,由韩先楚任司令员,人民军第4军团长任副司令员。
  1952年5月,我奉调回国到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青年部工作。在抗美援朝战争期间,由于我三十八军的出色战斗行动和辉煌战果,我受到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首相金日成的接见,并被授予朝鲜国家一级国旗勋章。

  • 整理者:绝情谷  2009年3月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