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1年第1期

我与三十八军在朝鲜(二)

作者:刘西元







  鏖战德川美军顾问当俘虏

  


  敌军为查清我参战兵力和意图,从11月6日开始,以部分兵力对我实施试探性进攻。我三十八军正面南朝鲜军第七师向三三五团飞虎山阵地进攻,在给敌以杀伤后,11月9日我主动放弃飞虎山一线阵地。10日,西线敌人全线推进,但速度缓慢。17日,我志愿军按“志司”命令继续北撤,并停止向进攻之敌反击。敌为我后撤行动所迷惑,错误判断我之兵力最多不过6-7万,且“怯战退去”。21日,西线敌军进至“攻击开始线”,完成了战役展开。此时西线我军三十八、三十九、四十二、五十、六十六军23万余人,敌西线13万余人,为敌1.16倍。我志愿军主力已全部转至预定集结地域。我三十八军转移到金谷德山、狼虎岭、兄弟峰一带山区隐蔽完成集结,战役时机已经成熟。23日,志愿军首长决定:三十八、四十二军由韩先楚副司令员直接指挥,在敌东西两线之间实施中央突破,首先歼灭德川、宁远、孟山南朝鲜军第六、七、八三个师。割裂敌战役布势,打开战役缺口后,以有力一部突击敌纵深后方,断敌退路,切断敌东西两集团的联系,造成我大规模战役迂回的条件,为整个战役扩大战果创造战机。我们军进攻时间为25日黄昏。

  23日上午,韩先楚副司令员在德川北部的降仙洞三十八军指挥所主持作战会议,决定我三十八军配署四十二军一个师围歼集结在德川的南朝鲜军第七师。我与梁军长及全体军首长立即请求上级相信我们有把握单独完成攻打德川任务,不必分散四十二军兵力配合我们。韩先楚副司令员疑惑地问:“能行吗?”梁军长拍着胸脯干脆地说:“我们保证吃掉德川之敌!”24日10时,韩先楚副司令员修改了作战计划,明确三十八军以围歼德川南朝鲜军第七师为目的,四十二军围歼宁远南朝鲜军第八师。

  德川背靠大同江,是朝鲜北部交通枢纽。此时已成为敌军东西线的结合部、支撑点,我三十八军如攻下德川既可威胁西线之敌侧背,又可切断敌东西两线联系,意义十分重大。

  11月24日,军指挥所通宵达旦,人员川流不息,彻夜灯火通明。全体军首长不断对梁军长提出的作战方案进行研究补充。梁兴初已经几天没合眼,饿了吃几把炒黄豆,脸庞更加消瘦,通红的眼睛紧紧盯着地图,不停地根据前线新的情报补充作战计划。经梁兴初和我们的周密思考,最后确定:令一一三师于25日17时出发经德川东迂回德川南的遮阳岭一线,切断敌后路,由南往北向德川攻击;令一一二师于25日16时出发,经德川西面插到云松里,由西向德川攻击;令一一四师于25日20时出发,正面向德川发起攻击。梁兴初最后在地图上围德川画了个圈,把南朝鲜军第七师圈在中间,然后搁下笔坚决地说:“彻底干净消灭它!”

  为查明纵深敌情、道路情况,选择迂回穿插的行动路线,破坏敌南北的路桥,梁军长决定以军和一一三师侦察连配署两个工兵排,组成323人先遣支队,由军侦察科长张魁印、一一三师侦察科长周文礼带队,先行潜入敌后,在主力发起攻击前报告前方沿途的敌情、地形。主力向德川发起攻击后,插到德川南面的武陵里,最迟在26日早8时炸掉那里的公路桥。24日我与梁兴初军长、江拥辉副军长一起向张魁印交代了任务,我告诉他:“你们任务很光荣,你们出去就是我们的耳目,共产党员一定要起模范作用。你们出去是独立自主作战,一定要掌握好队伍。”随后,江副军长向他们具体交代了任务。

  为确保打好这一仗,除一一二师驻地较远以电报下达命令,我们把一一三师江潮师长,一一四师翟仲禹师长召到军指挥所,当面下达战斗任务。为保障战斗,我要求各级党委把军党委的号召落实在实处:1、教育干部战士服从战役全局需要,不惜一切代价,圆满完成向敌后迂回作战任务;2、发挥各级党组织战斗堡垒和党员的模范作用,率领部队大胆迂回穿插,完成断敌后路,阻敌南逃北援;3、各级领导要身先士卒,带头杀敌,要明确自己的代理人;4、团以下机关人员都编成战斗单位,随时准备直接参战;5、各级行动中要准备好几套行动方案,以争取战机;6、发扬孤胆作战,死打硬拼精神,在四面受敌、暂时无援、无粮、无弹时,不怕伤亡,拖住、堵住敌人。我同时安排政治部机关干部大部分下到基层连队进行动员。我自己陪同韩先楚副司令员到妙香山、金谷德山的深谷里抽查部队战斗准备情况。

  路上,韩先楚副司令员对我说:“我临来三十八军前,彭德怀司令员专门向我交代:‘在第一次战役中,三十八军动作迟缓,没有按时完成阻敌任务,让敌人逃跑了,使整个战役没有达到预期目的,战果十分的不理想。我听说三十八军过去在国内战争中如猛虎,很能打仗,这次我要再考验他们一次,看看他们的战斗作风到底怎么样。所以仍让三十八军担任西线迂回阻击任务。这次阻击关系到整个战役的成败。你们沿途遇敌不要恋战,必须不顾一切,直插三所里,这是我军截断敌军南逃北援的一道闸门,一定要按规定的时间插到底。你要亲自到前线指挥该军行动,如插不到指定位置,别来见我。’老刘,一次战役我也在你们军参加指挥,没有打好我也有责任,希望共同努力,打好这一仗。”

  为加强部队的持续作战能力,当时最大的困难在于后勤保障,没有后勤有力的支持,就没有打胜仗的把握。梁兴初军长对此十分重视,从团以上干部会后,他亲自监督后勤部向前方抢运弹药、给养。当时部队普遍缺粮,生活极其艰苦,军部口粮只有炒黄豆,许多连队靠向当地朝鲜群众筹借玉米、黄豆充饥,已经基本断粮,后勤部多方设法,终于在战役前用祖国运来的面粉,加上从朝鲜人民借来的玉米、黄豆,自己动手用铁锹、石板、铁皮自制成烙饼,备足了一周干粮。

  在此阶段,我三十八军第一梯队一一二师采取轮番上阵,节节抵抗,适时反击的作法方针,逐步将敌诱至“志司”规定的最后界限妙香山地区,胜利完成任务。

  侵朝美军总司令麦克阿瑟于1950年11月24日发动了所谓结束朝鲜战争的圣诞节总攻势。我们军正面南朝鲜第二军指挥的第七师由德川以北向熙川方向进攻,形成突出位置,呈侧翼暴露、后方空虚之势。25日黄昏,我三十八军各师向敌发起攻击。

  一一二师于25日16时30分,一一三师于25日17时突破敌人防线,向指定位置猛插。一一四师于25日20时向正面之敌发起攻击。当晚21时,一一三师破冰涉水强渡大同江,击溃敌人拦阻,并采取战斗行军,每个连随时成为尖刀连,决不恋战,一夜前进百余里,击溃伪六师一个团的阻击,于26日8时进至德川南侧,占领济南里、遮日峰、龙洞南山地区,切断德川、宁远之敌联系,截断了敌南逃顺川之路。一一二师由德川西面南朝鲜军七师与美第二十五师、土耳其旅结合部插入,跑步前进,于26日5时占领德川西侧云松里、安下里、钱三里,切断了德川与军隅里之敌联系。从正面进攻的一一四师,于26日11时占领德川以北葛洞、斗明洞、马上里一线,歼灭南朝鲜军第七师榴弹炮营,从而完成了对德川之敌的合围。

  在我主力攻击之前,24日22时,我先遣侦察支队化装成南朝鲜军,从三三九团三营阵地潜入敌后方,在敌人面前徒涉大同江,于25日拂晓进入杨柳峰。在向军部报告情况后,于当日15时继续前进。连夜急行军一百余里,翻越1100米高的仙游峰,赶到武陵里,以突然袭击抢占了武陵里公路桥,全歼守敌。在当地群众帮助下,于26日7时50分炸毁该桥。炸桥战士尚未离开桥头,德川溃败敌人和南边送弹药的汽车先后出现在眼前,先遣支队就地展开狙击。敌为修复该桥,在近60架飞机掩护下向先遣队发起反复攻击,均被击退被迫放弃企图。下午15时,先遣队按梁军长命令,取道龙源里直插新安州以南地区继续执行破袭任务。

  德川被我合围之敌企图向南突围,为防止敌人逃脱,我与梁军长商量后,决定将总攻时间由晚上提前到14时,并令各师务于26日拿下德川。我军从四面发起猛攻后,敌人溃不成军,到处乱冲乱撞,与我军混为一团。梁军长即令各部猛冲猛打,混战中一一二师李际泰政委负伤。15时,敌在大量飞机掩护下向西南突围,被我一一三师击退。一一三师随即反击,混战中三三八团八连与美军顾问团遭遇,全连奋勇杀敌,歼灭美军顾问团大部。战至当日19时,我三十八军将被围之敌基本歼灭。此战斗打了一天一夜,前进了50到70公里,毙伤敌1041名、俘敌2087名,缴获各种火炮156门、汽车218台、电台33部,击伤敌机一架,俘美军顾问团上校1名、中校1名、少校5名。27日,部队转入搜索残敌,又俘敌数千。27日,我陪韩先楚副司令员驱车到达德川城,只见马路上塞满了俘虏和战利品。我们在战俘收容所里,看到了美军顾问团成员,他们非常坦率地说:“真想不到,你们共军的反攻竟组织得如此巧妙而严密,简直是在梦中当了俘虏!”27日,毛主席发来了祝德川大捷的贺电,志愿军司令部通令嘉奖三十八军。

  

  谁最可爱人们欢呼“万岁军”

  


  26日,三十八军在德川歼灭南朝鲜军第七师,四十二军在宁远歼灭南朝鲜军第八师后,已经打开了战役缺口。27日敌为堵塞战役缺口,急调土耳其旅由价川向德川方向,美骑兵第一师由顺川向新仓里方向机动阻止我军前进。志愿军首长鉴于战场情况即将发生重大变化,为迅速发展胜利,分别电令清川江以西各军积极抓住当面之敌,不使逃脱。27日午时,令我三十八军以主力向院里、军隅里方向攻进,一部取捷径向军隅里南三所里攻进,以迂回堵击军隅里、价川逃敌,配合四十军围歼院里、球场地区的美二师。我立即与梁军长研究制定各师的具体部署,经仔细权衡、考虑,梁兴初军长决心如下:令一一二师沿德川公路,走乡间小道,从北面向价川攻击前进;一一四师沿德川至价川公路攻击前进,27日晚占领嘎日岭;一一三师由德川西南插到价川以南的三所里,在28日拂晓前占领该地。分三路包围集结于价川地区的美军。此次行动中一一三师迂回三所里关系到志愿军整个西线作战的成败,务必成功。为保障一一三师的行动,一一四师迅速占领价川到德川公路间海拔700多米、地势险要的嘎日岭垭口尤为重要。我们向韩先楚副司令员(他一直随我们军指挥所行动)当面汇报了方案。他听完后,沉思良久,边踱步边低沉地说:“三十八军下步任务是艰巨的,一要插向三所里,二要攻占嘎日岭,但关键是插到敌后三所里!”这时作战参谋送来预料三所里地区敌我兵力对比情况:估计美军将有3个师从三所里南逃,其中美骑兵第一师和第二师是美军王牌主力师。三个师拥有坦克300多辆、火炮400多门。而我一一三师只有十几门迫击炮和反坦克手雷。韩副司令员紧锁眉头,询问地看着我们。我和梁军长坚定地表示:我们相信这支部队能完成任务。韩副司令员盯着梁兴初军长半天,轻轻地叮咛道:“今晚一定拿下嘎日岭!”我们立即于18时下达了作战命令。并对一一三师特别强调:保持无线电静默,在任何情况下部队没有权利停留,一定要插到指定位置。

  当时的情况很严重,部队几昼夜连续作战疲惫不堪;弹药给养消耗贻尽;一一三师正在德川打扫战场,部队分散,且距三所里145华里,穿插路线大多为敌控制区;一一四师前卫距嘎日岭36华里,敌土耳其旅距该岭有40华里,但其先头部队已驱车前往,我军靠徒步行军已不可能抢占垭口,唯有夺取一个方法。

  一一四师三四二团经急行军于下半夜以偷袭动作攻占嘎日岭,全歼先期赶到的土耳其旅一个加强连。左路一一二师连夜翻过月峰山、西木岭,于28日拂晓,击破土耳其旅阻击,占领嘎日岭西南于口站一带,迫敌西撤。一一三师(缺三三九团二个营)27日18时由德川出发,急行军直插三所里。由于时间紧迫,该师边行军边传达任务,后勤将缴获的食品、弹药卸在路口,拦路给行军部队补充,一一三师副师长刘海清率前卫三三八团途中击溃小股敌人拦阻,于28日拂晓到达松洞,距三所里还有十几公里,部队经几昼夜行军、作战,又困、又饥、又渴,边走边睡觉,迫切希望休息一下吃顿饭,但为争取时间,师党委决定忍受极度疲劳、饥饿,克服困难,继续前进。天亮后,敌机侦察频繁,为迷惑敌机,刘海清命令部队去掉伪装,拉大距离,跑步前进。于28日8时赶到三所里,并以突击动作歼灭守敌治安队,先南逃之敌5分钟占领公路两侧阵地构筑工事,同时打开电台与“志司”和军部联系,随后又以突然冲击全歼南朝鲜军一个连和美骑一师第五团先遣分队30余名,切断了美第九军由军隅里往三所里南逃退路,打乱了敌整个布势。至此,西线美军只剩经肃川向平壤方向南逃一线路。

  27日黄昏以后,韩副司令员、梁军长和我通宵守在电话机旁,焦虑地等待各部队的消息。天亮前一一四师、一一二师战报不断传来,获知嘎日岭得手后,我们三人情不自禁齐声叫好。现在唯一让我们担心的是一一三师的行动。部队出发十几小时杳无音信,志愿军司令部一会儿一个电话询问该师情况,由于该师保持无线电静默,从“志司”到军,无法获悉该师消息。韩副司令员与梁军长在指挥所里来回不停踱步,香烟一根接一根,满地都是烟蒂。天亮了,敌机活动更加频繁,韩副司令员突然停止踱步站在我和梁军长面前,紧锁眉头,盯着我们俩低沉地问:“你们看一一三师能赶到吗?”“我看能赶到。”梁军长瓮声瓮气地说。“请首长放心,”我接过话题:“一一三师是支能攻能守的老部队”,我接着把一一三师从红军时代参加5次反“围剿”、二万五千里长征、抗日战争中平型关战斗、解放战争四战四平等光荣历史简要向韩副司令员作了汇报。正说着,作战参谋冲了进来,手里拿着电报,高声喊着:“一一三师已于8时占领三所里,并全歼守敌,敌人正准备从三所里突围,现正等待命令。”韩副司令员和梁军长闻讯几乎同时拍向桌子喝道:“好!”我此时长出一口气,心中的石头落了地。电话突然响了,志愿军解方参谋长电话中兴奋地说:“已知一一三师按计划占领三所里,彭总通宵未眠在等此消息,获知后异常高兴。我已电令一一三师不惜一切代价坚决截断敌人退路。”当日,毛主席电示志愿军首长:此时是大举歼敌的极好时机,要集中四十二、三十八、四十、三十九军歼灭美骑兵第一师和第二、第二十五师等三个主力。据此,“志司”令我三十八军迅速完成战役迂回任务,切断肃川方向敌之退路。

  28日10时,美骑一师五团向我一一三师三所里阵地发起进攻,遭我三三八团顽强狙击。战斗十分激烈。战至当日黄昏,打退了敌军十余次冲击,并击退了北援之敌。28日17时,敌军企图经三所里南逃计划破灭后,掉头向北回窜。一一三师经侦察,发现西南10公里处龙源里还有一条公路。该师即相机令预备队三三七团于29日4时抢占龙源里,全歼改道南逃之敌先头部队,切断了敌通往顺川的另一条道路。这时,完成武陵里炸桥任务的先遣支队也赶到龙源里,协同三三七团抗击敌人。

  29日,西线敌军开始全线退却,美第九军沿经三所里、龙源里两条公路向南突围,同时急调位于顺川的美骑一师及位于平壤的英第二十九旅一部向北增援接应。猛攻一一三师龙源里、三所里阵地。29日8时,敌军乘数百辆汽车和坦克企图经龙源里向南逃窜,遭我狙击后,又在数十架飞机支援下,以坦克为前导,对我守备部队发动连续攻击,战斗异常激烈,我防御工事全部被炸毁,北援之敌美骑一师也由南向北夹击龙源里,双方展开混战、白刃战。

  29日13时,一一三师指挥所无线电报话机响起急促讯号,师政委于敬山拿起话筒,听见一个湖南口音很浓的人大声说:“我是彭德怀!你们那里的情况怎么样?现在向南逃跑的敌人已全部涌向你们那里去了,你们到底卡得卡不住?”于敬山大声回答:“报告彭总,我们虽伤亡很大,但完全有信心把敌人卡在这里。”彭德怀高兴地说:“很好!要告诉战士们,你们打得蛮好!我们的主力部队正在向你内们靠拢,你们要加把劲,继续把美国人卡住,不让敌人跑掉!”于敬山立刻把彭司令员的鼓励,传到硝烟滚滚的战壕里。统帅与战士的心紧紧地连在一起。

  29、30日两天激战,南逃北援之敌相距不到一公里,却再难前进一步。30日,三三七团一营一连二排以灵活战术、勇猛动作创歼敌200余,缴获火炮6门、汽车58辆的突出战绩。该营三连击退敌二十多次进攻,人员仅剩1/3,但阵地未动,该团二营阵地被敌突破,由团部组织后勤机关人员反击后恢复。三三七团伤亡极大,当日黄昏,师决定由三三八团接替他们。

  我与梁军长时刻注视三所里、龙源里的战况,不停致电询问情况,及时通报战役动态,激励他们不惜一切代价守住阵地。该师党委来电表示:“为了整个战役的胜利,我们准备付出最大的代价,有决心,有信心把敌人堵住。”志愿军首长为集中主力迅速围歼敌人,急令我三十八军主力迅速向一一三师靠拢。我与梁军长立即研究决定调整部署:令一一二师、一一四师丢开当面之敌,沿铁路、公路向南穿插,向一一三师靠拢,在兴龙里并肩堵击南逃之敌。

  29日午后,各师开始行动,一一二师向凤鸣里急进,29日16时在凤鸣里地区将撤退的美敌二十五师一个团大部歼灭,30日拂晓占领松骨峰、双龙里,拦腰截住美二师大部及美第八集团军炮兵和后勤部队。三三五团三连在松骨峰光秃的前沿阵地坚守,击退敌在18辆坦克、几十门大炮、32架飞机掩护下的反复攻击。指导员杨少成在被敌包围时,拉响手榴弹与敌同归于尽。阵地前堆积敌数百具尸体,全连仅剩7人未让敌前进一步。战后魏巍据此写成著名通讯《谁是最可爱的人》;一一四师一夜急行军于30日拂晓进至兴龙里一带,与一一三师靠拢并于当日黄昏接防一一三师三所里阵地,彻底粉碎了敌人从该地区突围的企图。

  一一三师犹如钢钉在三所里、龙源里两条交通要道上坚持了50多个小时,屹立未动。12月1日,敌从三所里、龙源里地区突围无望,又处于被分割的混乱状态,为避免被歼,于8时转向安州方向突围。我军各部乘机各个歼击,至19时,战斗基本结束。在十几公里长的战线中,敌人丢弃了几千辆汽车、炮车和被炸毁的坦克。在公路两侧还有上万桶的汽油,近万吨的军用物资,被美军的猛烈的炮火击中,炸声如雷,烟柱冲天,火光染红了天空和山峦,漫天灰烬飘落在战场周围十几里的田野里。这场浓烟烈火,一直到第二天傍晚才渐渐熄灭。

  敌军遭我沉重打击后,被迫放弃平壤,迅速撤至“三八线”。12月2日我军停止攻击。是役我三十八军共毙伤敌7485名,俘敌3616名(内有美军1042名)。缴获各种火炮389门,汽车1500余辆,坦克14辆,电台51部及大批物资。12月1日,战斗正在进行,我们收到志愿军司令部、政治部联名对三十八军的急电嘉奖令,电令指出:

  此次战役,我三十八军发挥了优良的战斗作风,尤其是一一三师行动迅速,先敌占领三所里、龙源里,阻击南逃北援,敌虽在百余架飞机与百余辆坦克终日轰炸掩护下,反复突围终未得逞,致战果辉煌,计缴坦克汽车近千辆,被围之敌尚多,望克服困难,鼓起勇气,继续全歼被围之敌,并注意阻敌北援,特通令嘉奖,并祝你们继续胜利!

  中国人民志愿军万岁!

  第三十八军万岁!

  志愿军司令部

  政治部

  看完嘉奖令,使我更深切感受到彭总赏罚分明,公道正派的高尚品格,以及严格治军的伟大力量。我竭力控制住激动心情和颤抖的手,眼里含着泪花,把电报还给梁军长。他眼里含着泪花,嘴角抽动着,默默收过电报。“立刻传达给部队,以鼓舞指战员的斗志,同时告戒全体指战员戒骄戒躁,乘胜前进,执行彭总的命令,继续歼灭被围之敌。”我询问地提出意见,“就这样办!”梁军长痛快地同意道。嘉奖令及时传达到部队,极大地鼓舞了全军指战员的斗志,加快了战斗的进程。12月6日,我军收复平壤。23日,我军逼近“三八线”,在涟川一带集结,准备新的战役。24日,第二次战役遂告胜利结束。

  第二次战役,志愿军共歼敌36000余人(其中美军24000余人),美第八集团军司令员沃尔顿·沃克中将毙命,我收复包括平壤在内的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的全部领土,迫使敌人由进攻转入防御,扭转了朝鲜战局。因我三十八军的勇猛穿插,取得了大大超过预定计划的胜利。战后,志愿军全体首长联名通电嘉奖梁、刘(梁兴初和我)并三十八军全体指战员,充分肯定了我们军在二次战役中的表现,再次提出第三十八军万岁。随后,决定邓华副司令员召集西线各军首长在三十八军军部召开战役总结会。

  

  激扬军威中南海中论兵事

  


  面对胜利和荣誉,我召集军党委成员,反复告戒要保持清醒头脑,戒骄戒躁,更好地完成今后作战。并立即将党委会精神传达到全体干部、战士。

  在战役总结会上,梁兴初军长介绍了经验,并感谢战役中各军的支持和配合,邓副司令再次表扬了三十八军并与各军首长称我三十八军为“万岁军”。我即站起来表示,“实不敢当,没有上级的正确指挥,友邻部队的配合,我们也难完成任务,让我们同声欢呼志愿军万岁!”会后,人民日报记者来到了我们军进行深入的采访,写出了长篇通讯《被人们欢呼的万岁部队》。

  1951年3月,四次战役尚未结束,志愿军党委通知我,随同邓华副司令员回北京向军委汇报朝鲜战场情况。抵达北京第一天,毛主席即电话询问总政萧华副主任:听说有一个叫刘西元的军政治委员刚从前线回来,就是打了大胜仗的那个军,我想找他来我这里谈谈,你明天下午三点把他找来。就寝前,萧华副主任电话通知了。我激动得地彻夜难眠,想到在朝鲜的三十八军全体指战员,为祖国,为世界和平,用自己的鲜血和生命赢得了荣誉,现在我代表他们向毛主席汇报,我该如何表达全体指战员的心情呢?第二天下午三点,我随同萧华副主任驱车来到中南海颐年堂毛主席住处。毛主席魁伟的身躯伫立在门口等候着,我意外地震惊与不安。车未停稳,我急忙跨出车外向毛主席立正敬礼:“主席您好!”毛主席微笑着握住我的手,慈祥地端详着我的面孔,关切地问:“前线同志辛苦了!你这个人为何这样瘦呀?要请个医生来给你诊一诊。”“谢谢主席关心”。我的声音有点呜咽。萧华副主任在旁介绍了我们军的情况。毛主席笑着打断说:“知道啊,你们打了个蛮好的仗,名气可大啦!把美国佬打痛了,是不是?”我们跟着主席边说边走到屋里。墙上挂的朝鲜地图和敌我态势标志图分外醒目。坐下后,萧华副主任向毛主席介绍了三十八军在解放战争、抗美援朝中的表现。“好呀,胜利之军呀,打胜了美国佬。你们钻进美国人的后方,打了个大胜仗,但胜利之军容易骄傲的呢,你们不能因为打了胜仗就轻敌了,轻敌、骄傲,那是要吃亏的呢!”主席高兴地叮嘱我。“我们一定牢记主席教导,力戒骄傲!”我激动地表态。“你们在前方直接同美国佬较量了的,依你们看,这美国佬到底怎么样?”主席把话题转入到他最关心的问题上,我坦率地向他报告:“部队刚出国时对美军没有底,后来打了几仗慢慢地有底了。美军最怕近战,夜战,最害怕我们同他们拼刺刀,甩手榴弹,抄他们屁股。二次战役,我们部队就是插到美军后面把敌人堵住了,配合兄弟部队打了胜仗的。”

  毛主席听了十分高兴地站起来,赞扬说:“好啊,这就是军事家,战略家,我们打胜仗的办法就出在这里头。美军装备好,仗着他的飞机大炮来欺负我们;我们的办法就是利用敌人的弱点,发挥我们的长处,把敌人调动开,分散开,然后集中优势兵力,利用夜战、近战同敌人拼刺刀,拼手榴弹,敌人搞不过我们,我们可以一口一口地,一股一股地把它包围起来吃掉。”

  毛主席越讲越高兴,指着挂在墙上的地图说:“朝鲜的山沟多,是我们屯兵的好地方。我们在井冈山、在延安都是靠山沟沟打败敌人的。”“解放战争时期,蒋委员长在南京、北京占了洋楼,我们在乡下钻山沟沟。到后来,还是我们共产党钻山沟沟有出息。因为不到四年时间,我们就把那位蒋委员长从洋楼上给赶下来了嘛!”

  当晚,毛主席设宴招待我和萧华。吃饭时,毛主席详细询问战士在前方的生活情况。当得知由于敌机封锁,战士们有时几天饿着肚子打仗,长时间不能洗澡更衣,身上长了虱子等情况时,毛主席深沉地说:“我们的战士太辛苦了。国内人民正在想办法帮助前方克服困难。我们的总理、朱老总他们,都在亲自组织群众给前方同志们做炒面、做干粮,你们在前方吃到这些东西没有?”

  毛主席的关怀,使我激动得抑制不住泪水。为不使毛主席过于为战士操心,我说:“请主席放心,前方的困难已经有了好转,大家对打败美国侵略者的信念十分坚定而乐观。为了保卫祖国,支援朝鲜,不少指战员在战场上同敌人拼断了刺刀,打完了子弹,就用牙咬、手抓,拳打脚踢,同敌人撕拼。有的抱着炸药,身上燃着烈火,与敌人同归于尽。”

  毛主席听到这里,很有感触地对我说:“我们的战士是不怕困难的,我们的人民是不怕困难的,我们的民族、我们的党是不怕困难。战争不是我们想打不想打的事。杜鲁门把战争搞到我们头上来了嘛!你不打也得打。为了支援朝鲜,保卫我们的建设,我们硬是要把这场反侵略战争打赢,一直打到那位杜鲁门总统罢手为止。”

  毛主席的接见,一直持续到晚上7点多钟,达四个多小时。我把毛主席的接见和进行亲切交谈,视为对三十八军的信任、鼓舞和关怀,是志愿军广大指战员的荣耀!不久,我重返朝鲜前线,向部队详细传达了毛主席的关怀和指示,极大地鼓舞了部队情绪。

  • 整理者:绝情谷  2009年3月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