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1997年第4期

忆翦伯赞在香港的日子

作者:杨济安







  明年是翦老诞辰一百周年。我从做翦老的学生、助手到在他指导下工作,前后22年。回想往事,翦老的音容笑貌、谆谆教诲犹历历在目。长年积聚的记忆难以尽书,鉴于香港回归在即,仅将翦老在香港一段经历,以我的所见所闻,重点记述如下,以寄思念之情。
  
  两次受业 充当助手
  
  1946年初,我进入四川重庆社会大学政治经济系学习。这是著名学者陶行知、李公朴创办的进步大学,任教者有全国知名的教授和学者,如郭沫若、翦伯赞等。我有幸受业于此,见到了崇敬已久的翦伯赞老师。翦老身材中等略高,有点清瘦,长方形脸盘,额头前突,深目亮睛,身着深蓝色布长衫,穿一双半新的皮鞋,在讲台上声音宏亮,侃侃而谈,给人一种朴素、稳重的长者形象。当时他虽年不满五十,但由于他的清德雅望,学术界已尊称也为“翦老”。一次偶然的机会,我代学校送通知到翦老家。正是这次送通知,成就了我与翦老22年不解之缘。在这次交谈中,知道我喜爱历史科学。读过他的著作,他兴致很好,我也不再拘谨,并把随身所带的学习《中国史纲》的“读书心得”交给他,请他指导。其中夹有几页我发现的排印错讹而自制的“勘误表”,未及抽出,翦老看后很高兴,鼓励我应该有这种认真、仔细的学习精神。从此之后,我与翦老渐渐熟悉起来了。社大当时是晚上授课,课后,同学们常陪教师们回家,我经常陪送翦老。一路上边走边谈,记得翦老不仅讲学问,而且还和我聊天,讲些我不知道的故事。我就是在送翦老的路上,听他告诉我他的家族史的。他说他是维吾尔族,原籍新疆,他的祖上因战功在明代被赐姓“翦”,他的这一支留在了内地湖南桃源县。
  我在社大只学了一年时间,由于李公朴被国民党特务暗杀于昆明,陶行知突然病故于上海,社会大学停办了。我得邓初民、沈钧儒及翦老之助,于1947年初经上海、台湾基隆到达香港,又就读于民主人士创办的达德学院文哲系。原在重庆社大的教师也多到达德学院来授课。记得翦老是1947年冬携家来港,也在学院任教。时隔一年,我们师生重逢于此,我又得受教于翦老,我之欣喜,自不待言。
  达德学院每学期要交90元港币的学杂费,由于法币贬值和家庭接济不上,我经济困难,只好在学校半工半读。坚持到1948年初开学后,我终因交不起学费而辍学。开始时作为旁听生,在课堂上帮助邓初民教授作讲义记录。不久,翦老为了帮助我,更主动提出让我帮他整理和抄写文稿。
  翦老住在九龙尖沙咀海防道40号四层。这是翦师母外甥女葛启钰和女婿苏一立的家,两家合住,有诸多不便,也很拥挤。翦老的居室不大,隔成里外间,里间作卧室,外间是工作室兼客厅。外间摆放两张桌子,大一点的供翦老写作用,小桌子我用。另有两张沙发、几个木凳用来招待客人。我租住在中国劳动协会主席朱学范承租的一座楼房里(梭桠路15号),距翦老家比较近,每天到他家去上班,中午也在他家就餐。1948年秋,翦老开始主编《文汇报》副刊《史地周刊》,我就协助他处理来往稿件。报社每月给编辑费30元港币,翦老当时生活也很清苦,但他一元不留全部给我作生活费。就这样,我由一个穷学生成了翦老的助手。
  
  挥笔战斗 迎接光明
  
  翦老是因蒋管区政治黑暗而避难来港的民主进步人士之一,至1948年11月底离港北上,前后共一年多时间。当时他是作为著名的历史学家和无党派知名社会活动家身份出现的。1948年是一个不平凡的年头,也是中国历史上大转折的一年,新中国的航船已是风帆显见。云集香港这一特殊环境中的民主进步人士和公开或不公开的共产党人,都在以自己特有的方式努力工作着。翦老也不例外。
  翦老在港期间除每周到达德学院讲授中国通史,办杂志,外出活动和为党做统战工作外,写过论文共30余篇。这些文稿都是经我抄写,甫老反复修改而成的,记得影响较大的有以下几篇:
  1947年9月13日中共全国土地会议公布了《中国土地法大纲》及其《决议》,翦老很快便于1948年1月25日在《华商报》上发表了《从历史上看中共的土地改革》一文。他赞扬说:“这是中国史上破天荒的一件大事”,是“土地之封建所有制之最终的消灭。”
  同年9月17日,翦老在《史地周刊》上发表了《孙皓的末日》一文,以三国时建都今日南京的吴国末代皇帝的投降,暗喻南京蒋介石政权即将灭亡。文章开头引用了刘禹锡凭吊吴国故都的一首诗:“王浚楼船下益州,金陵王气暗然收。千寻铁锁沉江底,一片降幡出石头……”。文未有“三月壬申,王浚的舟师至于建业之石头,……这一代的人王(孙皓)便素车白马、肉袒牵牛、衔璧舆榇,前至王浚的大营,稽首投降”。读来发人深思1
  1948年5月1日,中共中央号召召开新的政治协商会议。翦老5月8日即在《华商报》:“目前新形势与新政协”座谈会上做了《拥护新政协的召开》的发言,公开表明坚决拥护中共中央号召的态度。
  1948年下半年以来,由于人民解放军惊人的胜利,蒋介石及其部下开始设想重演历史上的南北朝。翦老于1948年冬就此针锋相对地写了一篇《评南北朝的幻想》,以历史学家的身份有理有据地分析了几代南北分治其所以存在的历史条件,指出历史上的南北分治,无一不是种族之间的斗争,是先进文化与落后文化的斗争。而今天却是统一中华大地的解放斗争,是结束反动统治,建立人民当家作主的新中国的斗争。只有将革命进行到底,而绝无南北分治之可能。此文发表于1948年11月12日《史地周刊》上。
  
  真诚交友 热心统战
  
  翦老才到香港不久,记得著名诗人和社会活动家柳亚子就亲临造访,并带来他写的《伯赞五十初度》二首七律奉赠。翦老十分珍惜地配上镜框悬挂在外间工作室里。记得其中首联是:“翦生才调太遮奢,问是文家是质家。”
  华岗是翦老家的常客,他是当时中国共产党驻香港的代表。华岗写文章常请翦老过目,润饰,有的就在翦老主编的《史地周刊》等报刊上发表。一次他在与翦老交谈中说了一件有趣的事,他说在1947年2月的“莱芜战役”中,山东战场上国民党绥靖区副司令李仙洲节节败退,他气急败坏地准备炸毁军火库后自杀。当时他的一位贴身副官突然站出来说:“我是共产党派来的,平时你不重用我,我也不在乎,我是来保护你的,只要你放下武器,解放军可以保证你的生命和财产安全。”后来在莱芜战役中李仙洲被俘投降。
  章伯钧和翦老的关系也很密切。他们都住在九龙,章常乘轮渡去香港办事,有时回来晚了,赶不上回家吃饭,就顺路到翦家来就餐,如碰巧翦家也吃过了,他也不在乎,就吃剩菜,当然翦师母通常

[2] [3]

  • 整理者:绝情谷  2009年3月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