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1997年第4期

中苏条约谈判纪事

作者:丹 童







  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宣告成立。第二天,苏联即发来电报:“热烈祝贺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并正式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这是新中国接到的第一份外交文件。它对于公开宣布了“一边倒”政策的新中国来说,具有极其重要的意义。
  作为亚洲新诞生的最大的共产党国家的领导人,毛泽东非常重视同苏联的关系。新中国的桅杆刚刚冒出地平线,他就多次提出过访苏要求。但由于种种原因,毛泽东始终没有能够成行。新中国刚一宣告成立,毛泽东不顾新政府面临的千头万绪的问题,又急切地提出了访问苏联的要求。
  11月5日,他要求斯大林的联络员柯瓦廖夫向斯大林转达他想要去莫斯科的愿望。他说,他希望12月份就去莫斯科拜访斯大林,因为那时恰值斯大林七十岁生日,与苏联友好国家的代表团将从世界各地前往莫斯科,这样,“访问莫斯科将更具有公开的性质”。
  为正式表达他的愿望,三天后,毛泽东亲自向莫斯科发出正式电报,表示希望访苏。在做了这些表示之后,毛泽东仍旧不放心。考虑到以往的几次访苏要求都被斯大林以各种理由所婉拒,他这一次下定决心要达到目的。因此,他通过多种联络方式来向斯大林表明他的强烈意愿。
  9日,毛泽东又以中共中央的名义专门致电中国新任驻苏大使王稼祥,说明已请柯瓦廖夫通知斯大林,请他立即询问苏联方面,斯大林准备何时邀请毛泽东去莫斯科。10日,毛泽东又委托周恩来去拜会苏联大使罗申,再请罗申将毛泽东的愿望转达给莫斯科。
  经过了这一连串的催促之后,苏联方面终于作出了正式的答复,同意毛泽东以新中国政府最高领导人的身份,于斯大林七十诞辰庆祝活动举行之前,前往莫斯科开始他的正式访问。
  
  斯大林对修改旧条约顾虑重重
  
  1949年12月16日中午12时,毛泽东抵达莫斯科。在雅罗斯拉夫里火车站,苏联政府以最高的官方礼节举行了隆重的欢迎仪式。按照苏联通常的外交惯例,斯大林没有亲往火车站迎接。代表斯大林前往迎接的苏联官员有苏联部长会议副主席莫洛托夫和布尔加宁,外贸部部长缅什科夫,外交部副部长葛罗米柯等人。
  6个小时之后,斯大林在克里姆林宫他自己办公室的小会客厅会见了毛泽东,并与毛举行了正式会谈。会谈开始不久,斯大林就问道:“你这次远道而来,不能空手回去,咱们要不要搞个什么东西?”
  毛泽东很爽快地回答道:“恐怕是要经过双方协商搞个什么东西,这个东西应该是既好看,又好吃。”
   毛泽东这里所谈到的“这个东西”,其实指的就是两国之间应该签订一个新的条约。毛泽东急于到苏联来的目的,也正是为了“这个东西”。毕竟新中国的建立需要有一个完全不同于旧中国的新面貌,而以一种显示共产党国家之间平等关系的新条约来代替以往的旧条约,也是向国人和世界证明毛泽东选择“一边倒”的必要性的最有力的证据。因此,11月毛泽东向莫斯科提出访苏要求之初,就已经几次明确地提出了希望同苏联签订新约的问题,并且几次询问是否需要周恩来也来莫斯科谈判签字。毛泽东显然相信,斯大林对此应当不会有什么异议。因为,还在1949年初斯大林派政治局委员米高扬秘密访问西柏坡时,就已经主动地提出过愿意废除1945年与国民党政府签订的那个旧的中苏友好同盟条约。在新中国成立前夕,即1949年夏季刘少奇访苏时,斯大林也又一次明确表示,原有的条约是不平等的,等新政府建立之后,毛泽东即可来解决这个问题。所以,他认为斯大林是了解他的想法的,并且也是愿意谈条约问题的。但他没有想到的是,当他谈到刘少奇访苏后中共中央已经研究了中苏友好同盟条约的问题时,斯大林却表示:1945年的那个条约是根据苏、美、英三国缔结的雅尔塔协议签订的,而雅尔塔协议包含着有关苏联战后在远东得到的千岛群岛、南库页岛和旅顺口等一系列问题,变动经过美、英两国同意的中苏条约,“可能给美国和英国提出修改条约中涉及千岛群岛、南库页岛等等条款的问题提供法律上的借口”,威胁到苏联的利益,因此,我们经过考虑后“决定暂时不改动这项条约的任何条款”。至于涉及到影响中国权利的问题,如旅顺港驻军的问题,可以“寻求一种变通的办法,在形式上保留,而在实际上修改现行条约,即形式上保留苏联在旅顺驻军的权利,但按照中国政府的建议,撤出那里的苏联军队”。“至于长春铁路,在这种情况下,考虑中方的愿望,可以在形式上保留,而实际上修改协议的有关条款。”
  斯大林的解释,让毛泽东当时感到很意外。他承认:“在中国讨论条约时,我们没有考虑到美国和英国在雅尔塔协议中的立场。”但问题是,在斯大林当面提出苏联方面困难的情况下,他表示愿意采取变通的办法撤出军队,以便让每一个中国人看到,“蒋介石做不到的事,共产党人却做到了”,使民族资产阶级心服口服,对此,毛泽东显然感到很为难。因为事实上,按照中共中央原先商定的方案,一方面要签订一个新的平等条约,另一方面却未必要苏军立即撤出旅顺,因为中国要建立自己的海军还要一段时间。斯大林的意见在这两点上恰恰与中共中央的意愿相反。面对这种情况,毛泽东只好表示:考虑到苏联方面在条约问题上的困难,“我们有必要采取最适合共同利益的作法。这个问题应该进一步考虑。但很明显,目前这个时候不应当修改条约,也不应当匆忙地从旅顺港撤退军队”。当然,考虑到斯大林的话里有“如果中国同志不满意这样一种办法,他们可以提出自己的建议来”,毛泽东最后还是问了一句:“是否让周恩来来莫斯科决定条约问题?”但斯大林的回答是:“这个问题您必须自己决定。可能周需要来解决其他一些问题。”
  毛泽东和斯大林随后讨论了有关苏联贷款、援建空中运输线以及海军等问题。在提到海军问题的时候,毛泽东似乎是不经意地提到了希望苏联帮助解放台湾的问题。他委婉地提出:“国民党人在台湾岛上建立了海军基地和空军基地。我们没有海军和空军,使人民解放军难以占领台湾。考虑到这一点,我们的一些将领一直在提议,应当要求苏联援助,可以派遣志愿飞行员或秘密军事特遣舰队,以便尽快夺取台湾。”
  毛泽东采取这样一种方式,是因为早先刘少奇访苏时曾经提出过请求苏联直接援助的问题,但被斯大林拒绝了。考虑到苏联不愿与美国发生直接冲突,他希望可以通过派遣志愿飞行人员和秘密特遣舰队的方式来解决这个问题。对此,斯大林一面表示不排除这种形式援助的可能,一面仍然坚持:“最主要的是不要给美国人干预提供借口”,如果是“参谋和教官”,他们随时可以提供,至于其他的方式则“要仔细考虑”。斯大林同样并非无意地提出,中国可否考虑挑选一批伞兵把他们空投到台湾去,来组织岛上的起义。因为这样进攻起来理由会更充足一些。
  
  毛泽东因无事可做而大发脾气

[2] [3] [4]

  • 整理者:绝情谷  2009年3月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