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本文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  
丁大同《庸人》原文阅读
作者:admin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2/11/5 18:05:46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庸 人 丁大同



被平凡的日常生活压倒的人是庸人。缺乏历史事变,平凡的日常生活使人平庸化。法国哲学家萨特有一位战友,是一名军官,战事一歇,便不得不闲居在家。因为闲居,于是感受到平凡生活的挤压。当有一天萨特接到他出事的电话,赶赴医院探望老友时,那位老友兴致冲冲指着被汽车撞断的腿说:“太好了,终于出事子!”这句话使洞悉人心的哲学家惊讶得半天透过没透过气来。无所事事,无所作为,激起人一肚子烦恼,使人陷入无比强烈的平庸感之中。

自甘庸碌、缺乏精神的人也是庸人。他们信奉庸俗主义,带着庸人气味的市侩习气,眼界狭隘,自私自利,对现实抱着妥协的态度。在灰色生活中,他们只希求动物所希求的生存。一个女人可以俊俏而又规矩,但没有精神;一首诗可以工整而又优雅,但没有精神;一次演说可以华美而又严谨,但没有精神。同样,在庸人的生活里人们找不出毛病,但他们没有精神。庸人活动着的,只是他们的躯壳。

时势造英雄,也造就庸人。黑格尔说:“时代的艰苦使人对于日常生活中平凡的琐屑兴趣予以太大的重视,现实上很高的利益和为了这些利益而作的斗争,曾经大大地占据了精神上一切的能力和力量以及外在的手段,因而使得人们没有自由的心情去理会那较高的内心生活和较纯洁的精神活动,以致许多较优秀的人才都为这种艰苦环境所束缚,并且部分地被牺牲在里面。”

人应该在生活中有所追求,不应该向如同整齐的居室一样的小日子投降。如果整齐的居室在某种意义上代表文明所要求的拘谨矮小的生活,那就是把巨大的活动着的人束缚到生活的矮小中去。人的世界在外面,在广大的社会人群中,在建功立业的某种宏伟而玄奥的奋斗中。拘束在整齐居室中的拙劣生活比历史的存在要优越的说法,是站不住脚的,它只产生出庸庸碌碌的生活。平凡生活并不足惧,许多伟大或接近伟大的人,都以善于等待时机、善于处理日常生活的平凡而著称。平凡在于完成积聚,一俟时机到来,如猛鸷之发,成就伟大。平凡并不是我们的驻足之地。



庸俗、平庸是庸人的性格。庸俗常常是由于缺乏对真理的感觉,对事业、正义的感觉。我们应该达到更高一级的认识层面,否则有关真理、正义、美这一类理念就永远不会走进我们的思想中来。

平庸是伟大的对立物。伟大是克服平庸的志向,这志向在心力的作用下把人推入跃动的历史感,推入一种自由活动之中,这活动由真正活泼的生命目的持续着,并加强着人的独特的生命,从而成为人类克服停滞与僵化的积极力量。相反,平庸作为那种承认无能、丧失生动活泼的生命力的志向,吞噬着人的生命,把自己的血肉之躯变成一堆废墟,一具行走的活尸。它让人停留在此地,而不再向往那最高的存在。

人类是生活在已经成为罗网的世界里。我们每个人都有一个自己圈定的界线,然而,这个界线是不断地被跨越着的。对界线的跨越最能吸引人,因为在界线那边就开始了神秘的探险般的新生活。一个界线即一次生命,一个层次即一次新生。



僵化或保守是庸人的另一种性格。庸人具有市民的循规蹈矩的性质,因而是保守主义者。他们常常过分强调自我克制以至于落后于时代前进的步伐,并且还往往从这种克制、僵化、蜕化出发,对那些富有朝气的人吹毛求疵;他们总会在最后同新环境妥协,在新环境和生气勃勃的人面前,只满足于回忆往事。这是那些性情比较温和、心地比较善良的僵化之人的结局。至于那一些性格乖戾、自以为是的庸人,则只能从僵化走向固执已见的冥顽不化。

僵化作为庸人性格,使他在生活中选择墨守成规的生存方式,跟在别人屁股后面羞羞答答地前进。僵化是一切庸人的生存境况,他们永远津津乐道于传统的东西,一切随环境变迁而来的新东西都使他们不安,仿佛只有他们才真正关心社会道德。僵化并未造成和谐,相反,倒成了与进步事业相冲突的根源。保守的人让人们尊重所有传统,对于优秀的传统他们到处讲,用来教训别人,指责那些生气勃勃的和积极创造新生活的人;而对于传统中那些过时的、不好的东西,为了自己固有的利益,就视而不见,缄口不言了。保守主义者这种固执与守旧的性格,自然会引起富有生机的人的不满,从而不得不一起陷入那些保守分子挑起的现在与过去的冲突中不能自拔。

僵化是悲观或老化的庸人意志,是一种夕阳精神。

人生三境,内容太长了。这个地址有你可以自己去看。 
打印本文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