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本文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  
“记念”与“纪念”的区别
作者:admin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2/10/31 18:29:20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这里以推敲《记念刘和珍君》中的“记念”与“纪念”为例说明。

  鲁迅《记念刘和珍君》、《为了忘却的记念》用“记念”一词,长期以来,不少人感到疑惑不解。在讲授这两篇佳作时,常有人想到:为什么鲁迅用“记念”不用“纪念”?

  在邵纯的《思想巨人鲁迅》中,有这样一段文字:“由于敬仰,读先生的文章时精神高度集中,很自然地加深了记忆,不仅能够背诵先生的一些杂文(如《记念刘和珍君》《友邦惊诧论》) ,我至今也不明白‘纪念’为什么写成‘记念’,而且能背诵一些小说的片断(如《祝福》《孔乙己》《阿Q 正传》)。”邵先生列举一些能够背诵的篇目中,特地穿插了一句:“我至今也不明白‘纪念’为什么写成‘记念’。”揣摩语意,《记念刘和珍君》应当写成《纪念刘和珍君》。

  著名作家王蒙的长篇小说《青狐》,其中第19 章中有这样一句话:“《为了忘却的纪念》,这是鲁迅的一个多么精彩的命题!”评论精当,但不知为什么,王蒙把《为了忘却的记念》写成《为了忘却的纪念》,是一时粗疏还是以为“记念”一词不当,有意用“纪念”改正?鲁迅两个名篇是否误写“记念”一词,看来有认真推敲、深入研究的必要。

  两文中的“记念”,鲁迅没有误写,也不会错用。《记念刘和珍君》,标题用“记念”,结句“呜呼,我说不出话,以此记念刘和珍君!”也用“记念”。标题结句都不用“纪念”。《为了忘却的记念》,标题用“记念”,文中又四次用“记念”:“我早已想写一点文字,来记念几个青年的作家。”“他的心情并未改变。想学德文,更加努力,也仍在记念我。”“只得选了一幅珂勒惠支夫人的木刻,名曰《牺牲》,是一个母亲悲哀地献出她的儿子去的,算是只有我一个人心里知道的柔石的记念。”“不是年青的为年老的写记念……”1936年3月11日夜,鲁迅写《白莽作〈孩儿塔〉序》。文中写道:“四年之前,我曾经写过一篇《为了忘却的记念》。”鲁迅也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写着“记念”,不写“纪念”。

  那么,有没有不用“记念”而用“纪念”的呢?鲁迅作品中,既有“记念”,也有“纪念”。用“纪念”一词,也不少见。发人深思、耐人寻味的是,鲁迅在同一篇作品中,使用“记念”,也使用“纪念”。最典型的一篇是《忆韦素园君》。用“记念”一处:“但对于我们,却是值得记念的青年。”用“纪念”二处:“现在,有几个朋友要纪念韦素园君,我也须说几句话。”“我只能将一本《外套》当作唯一的纪念。”


  现在,“记念”和“纪念”,基本同义,一般通用。商务印书馆出版《现代汉语词典》:“记念,见纪念。”“纪念:1.用事物或行动对人或事表示怀念:用实际行动纪念先烈。2.用来表示纪念的(物品) :纪念品,纪念碑,纪念塔。3.纪念品:这张照片给你做个纪念吧。‖也作记念。”而鲁迅,对“记念”和“纪念”有时通用,往往不等同使用。那么,鲁迅笔下的“记念”与“纪念”有什么细微区别呢?懂得这种细微区别,有助于研读品味鲁迅名篇佳作,学习鲁迅字斟句酌、一丝不苟的精神。再说,现代汉语中“纪念”和“记念”一般通用,也不是全部、处处可以通用。如:某某朋友,“仍在记念我”,不宜把“记念”写成“纪念”。了解鲁迅笔下“记念”与“纪念”的细微区别,对我们今天写作时自觉地精确地运用词语,也不无启迪。

  鲁迅笔下“记念”和“纪念”的细微区别,就要从“记念”和“纪念”两个合成词的构成谈起。“记念”与“纪念”,都由古汉语两个单音词合成一个现代汉语双音词。因构成“念”字相同,基本同义;又因“记”“纪”左边偏旁相异,含义略有不同。

  “念”字常用义项: 
  (1)思念、想念。如李贺《老夫采玉歌》:“村寒白屋念娇婴。”
  (2)考虑、想到。如魏徵《谏太宗十思疏》:“念高危则思谦冲而自牧。”(冲:虚。牧:养。)
  (3)念头、想法。如陶渊明《闲情赋》:“众念徘徊。”又如:《红楼梦》第四回:“这冯公子是空喜一场,一念未遂,反花了钱,送了命。”

  而“记”与“纪”两字,本义是不同的,许多义项也是不同的。“记”,本义是“记住,与‘忘’相对”。《后汉书·应奉传》:“凡所经履,莫不暗记。”(上海辞书出版社《学生古汉语词典》)“记”,可引申为记忆、惦记、铭记等。

  “记”的主要义项还有: 
  (1)文体的一种。如《桃花源记》《醉翁亭记》。
  (2)记录,记载。范仲俺《岳阳楼记》:“属予作文以记之。”《后汉书·张衡传》:“自此以后,乃令史官记地动所从方起。”“纪者,端丝之谓也”(《说文句读》)。

  “纪”的本义,是“丝的头绪”。《墨子·尚同上》:“譬若丝缕之有纪,网罟之有纲。”“罟”( g ǔ) :网的总称,“纲”:提网的总绳。例句大意:好比是丝线有头绪,捕网上有总绳。“纪”,又可作动词,解释为理顺乱丝。《广韵》“纪,理也”。“纪”有治理、管理、料理、记载等引申义。当“纪”作记载解释,通“记”。(商务印书馆《辞源》)例如:《论衡·须颂》:“司马子长纪黄帝以至孝武”。(司马子长:司马迁。孝武:汉武帝)又如孙文《〈黄花冈七十二烈士事略〉序》:“而七十二烈士者,又或有纪载而语焉不详。”纪载,即记载。“纪”通“记”,“主要用于纪念、纪年、纪元、纪传等,别的地方多用记”。(《现代汉语词典》)

  了解“念”的常用义,了解“纪”和“记”的本义、引申义,了解“纪”和“记”二字相同和不同的义项,我们就可能比较清楚地理解鲁迅笔下“记念”和“纪念”的细微区别了。
打印本文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