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本文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  
雅俗共赏,俯仰生姿
作者:admin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2/10/29 18:19:54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汪曾祺是一位非常讲究语言艺术的作家,他曾经谈到自己在语言上的艺术追求:“我希望把散文写得平淡一点,自然一点,家常一点。”汪曾祺还说自己的散文“平淡而有味,用适当的方言表现作品的地方特色,有淡淡的幽默”。 《葡萄月令》被公认是最能代表汪曾祺语体风格的散文佳作,其以时间为序,初看似一篇淡然无味的流水账,实则结构与内容血肉相融、别致有趣。《葡萄月令》如同一块璞玉,弥漫着温润的光泽,又笼罩着朦胧的淳厚。它展现了葡萄园中一年的劳动情景,流淌着果农劳作的欢欣,生机盎然,蓬勃摇曳。这种富有诗意的灵动,体现在作家妙手著成的篇章中。下面就让我们来欣赏此文的语言特色。

一、拟人修辞动作化

1.“葡萄睡在铺着白雪的窖里”, 一个“睡”字形象地写出了葡萄的冬眠状态,更展现出宁谧温馨的环境。

2.“在土里趴了一冬的老藤” 看到这个“趴”字,我们想到的不仅是老藤窖藏在土里,更能联想到那些厚重的藤条横七竖八地耷拉重叠的状态。

二、比喻修辞生活化

1.“舒舒展展,凉凉快快地在上面呆着”,“凉凉快快”是一口头语言,如同果农在对葡萄藤说话。

2.“简直是小孩嘬奶似的拼命往上嘬” ,把葡萄藤吸水称为“嘬”,葡萄藤吸水的猛劲儿一下子活灵活现了。

3.“九月的果园像一个生过孩子的少妇”,收获葡萄之后的满足快乐,用“生过孩子的少妇”来表达,形象贴切。

4.“葡萄又成了一个大秃子”,葡萄藤剪去多余的枝条,准备窖藏,而成一“大秃子”,体现了作者用语遣词的幽默形象。从小孩到秃子,葡萄的生长过程与农家的日常生活状态,紧密地结合起来了。

三、运用副词表达鲜明情感

“它简直是瞎长”“它真是在喝哎”“人,总不能这样无情无义吧”,其中的“简直”“真是”“总”,逼真地表现出作者对葡萄藤的爱怜、惊喜、呵护的情感,让读者真切体会到种葡萄是一件多么充满乐趣的事情。

四、反复修辞赋予动态性

1.“长出来就给它掐了,长出来就给它掐了。”连起来读读看,有什么效果?葡萄生长速度之快,果农手脚之麻利,管理之到位,是不是如在目前?

2.“一串一串”“一颗一颗”,读这两个词语的时候,要稍作停顿,就在这一停一顿之间,葡萄那青涩硬实的颗粒,累累垂挂的状态就鲜明地表现出来了。

五、多用短句简洁活泼

“哪能呢”“真快”“来回一晃悠,全得烂”,这些短语的使用使一个坦诚、直率,颇有种植经验的果农形象跃然纸上。

语言的妙处,就在反复咀嚼回味之间,仔细品读,你会领略更多的惊喜,《葡萄月令》就是一座挂满果实的葡萄园。

打印本文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