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本文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  
孤独的听了一节《孤独之旅》
作者:admin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2/10/26 11:08:07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突然接学校通知,要搞一个关于学科渗透法制方面的课堂教学大比赛,其实文件早已发到学校,只是领导们认为凡比赛都是自愿的,不参加也可以,于是压了几个星期。现在突然要求比赛,各组就忙得晕头转向转向。但尽管时间如此仓促,语文组还是有四个教师报名参加比赛,但参赛老师有了,评委却不好找,组长急了,打电话给语文组其它教师,但都以这样那样的原因推辞,不愿意来当评委,其实主要是不想来听课。但毕竟是学校安排的,组长又亲自打电话,几个老师还是勉为其难的来了。两节课听下来,抱怨的声音就发出来了,一些说课又上得不怎么样,还参加什么比赛。有的说,这样坐几节课,比坐牢还难受。反正意思就是不想来听课,恰好又因为摄影师调配问题,有一节课就不得不放到下午第一节课来进行,而这节课就是教研组长自己的。我为他捏了一把汗,以我的估计和刚才对老师们反应,下午第一节课估计不会有老师来听课。

南方的冬天只要出太阳就不会太冷,相反,这几天感觉还比较热,回家吃完饭,再午休一下,时间就差不多了。但总觉得还没有休息够,时间就到了。不管怎样,有听课的任务,还是得赶快起来。带着惺忪的睡眼,穿着刚才睡觉还留有皱褶的衣服,快步和学校走去。按照上午通知的班级,我来到了教研组长上课的那个班,授课教师已经在讲台上向学生要求什么了,摄影师也在教室后面准备着,我感觉自己来晚了,非常不好意思,悄悄的找个地方坐下来。

这节课老师教的是曹文轩的《孤独之旅》,在老师的讲解和同学们讨论的声音中,我不断的感受着文中主要公杜小康的孤独,那种孤独的感觉一次次与我一次次产生着共鸣。我不觉把眼睛在教室里扫了一圈,但没想到就这一圈,让我产生更强烈的孤独之感。偌大的教室里,除了摄影师和授课教师外,就只有我一个听课教师。那些老师真的没有来。我这时想得更多的还是我们的组长,他可是咱们语文组的头儿,下午是他的公开课,居然没有评委来评课。(说明:因我本人也报名参加了比赛,因此,我不是本次课堂教学大赛的评委),我在想组长的孤独感又会是什么样呢?我虽然坐在教室里听课,但后面除了不断听到老师和学生重复着的“孤独”这两个字外,再也没有听进其它的内容。我觉得组长是故意选这篇课文的,但怎么可能,那是他昨天就选好的,他怎么知道下午会没有人来呢?他还在不断的给学生解释着孤独的含义,我几次也想站起来解释一下,但我无法冲动起来。

其实这样的情况不止发生过一次,很多时候搞一些课堂教学大赛的评比,很多教师都非常反感,说听课是非常难熬的事,比坐牢还难。虽然学校也对教师听课作了强制的要求,但很多教师还是弄虚作假,不愿意去听别人上课。这究竟是出于什么原因呢?我想不能用简单的话语来说明了这种原因,但从平时的谈论中发现,主要有以下几种教师。

一种是瞧不起校内其他老师的课堂教学。每次听完课下来,听到的总是贬损的声音,对老师的课批得一无是处,什么都不好。但这种批又没有什么理论根据,只是说不好,不行,至于什么地方不好,哪里不行,评课时又说不出什么。这些老师往往自高自大,认为别人都不入自己,听了也不会有什么进步。

另外一种是懒散型教师。他们也承认自己确实比不上别人,但是就是不想学,他们得过且过,只求稳定,不想上进。他们认为,你课上得好的老师也拿这点工资,我上得差的也拿这点工资,还有些上得好的工资还低于上得差的。他们觉得,当老师是良心工程,想好好上就上一节,心情不好就混一下日子。可以说,当前可能最好混日子的就是基础教育阶段的教师啦,没有多少压力。

我曾经写过一些关于听课的文章,这么多年来,我的感觉是,真正想听课的教师并不多,真正能静下心来学习的教师也非常少。其实,听课本身就是一种学习。但如果连公开课这样的课就受到了如此冷遇,那平时老师们的听课记录又会有多少实在的东西呢?如果我们每一个教师都能抱着一种不耻下问的态度,抱着向别人学习的心态,树立起成长的信心,我想,我们就不会把听课看成一种累赘,而是能乐观的,主动的去听各种不同形式的课。

《孤独之旅》终于在一个孤独的听课教师的聆听下结束了,而留给我们的却是非常丰富的思考。而每次这样的思考其实又是非常孤独的。

打印本文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