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本文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  
举世误读《窦娥冤》——窦娥冤,张驴儿更冤
作者:admin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2/10/26 10:58:33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提起关汉卿的《窦娥冤》,我想大家眼前一定浮现起那善良刚强、指天斥地的窦娥形象,也会又一次地唤起对流氓无赖张驴儿父子的愤怒和对以贪婪凶暴的桃杌太守为代表的万恶封建社会的仇恨。可我现在却很想冒天下之大不韪问大家一句:“我们,特别是今天的我们,真的已经读懂了这感天动地的《窦娥冤》吗?”

窦娥当然是 “冤”,可是在冤之外,我以为她还有许多可悲可恨之处。窦娥的冤屈,虽然是由外部原因造成的,但也与她对人情世事的理解不够、处置不当有重要关系;不仅如此,而且她婆婆最后的伶仃悲苦,她其实也是应该要承担相当的责任的。我这里也并不是想要制造什么噱头,姑且占用大家一两分钟的宝贵时间,耐下性子听我道来。

虽然张驴儿的父亲也算是一个无赖,可是毕竟全亏了他,蔡婆婆才保全了这条老命,蔡婆婆也是思量如何来酬谢他爷儿两个的救命之恩的,虽然最初是因为胁迫,不得已许了做他老婆,可相处了才几天,两人就已生情,发展到了“一个道你请吃,一个道婆先吃”的宛如一对恩爱小夫妻的模样。蔡婆婆的转变,是不是就如窦娥所说的不记得旧日夫妻情意的缘故呢?蔡婆婆在丈夫早逝之际,年纪尚轻,能够坚持守寡,将儿子拉扯大,还为儿子早早地安排了一个好媳妇,就说明她对丈夫的情意是一直不忘的。但是一个人上了年纪之后,晚年的孤独凄凉是更难忍耐消除的,媳妇虽然孝顺,可又怎能比得上有一个老伴作为依靠?而且张孛老对她又是如此这般的关心疼爱,生病时嘘寒问暖,体贴入微,不说老人自己,就是子女,看到此景,能不为自己的父母还能够找到生命的另一半而由衷高兴么!可是年轻的窦娥却不能、也不愿体谅婆婆的甘难辛苦,一直为她从未谋面的公公抱屈叫冤,甚至自以为坚守着“贞心”,占据着“仁义”和“志气”道德的高位而对婆婆百般讥讽,多方阻挠。那她做媳妇的本分究竟体现在哪里呢?在张孛老被药死后,窦娥的那一番几乎是幸灾乐祸的话,不仅让婆婆听了寒心,我们不是也会觉得她太过冷酷,没有一些人情味了吗?

也许你会反驳了,说窦娥是受了“烈女不更二夫”的封建礼教的毒害才至于此的。但是竟至于丧失了起码的人情人性,纵然再怎么孝顺婆婆,还托父亲“尽养生送死之礼”,现在的我们,站在她婆婆的角度,心里又该是怎样的一番滋味呢?

再说张驴儿,他的德行遭到憎恶,结果也是罪有应得,可是在他身上,其实还是有不少我们现今看来,已经是非常稀有难得的品质呢。在蔡婆婆被赛卢医勒杀之际,正是他们父子两个一声大喝:“浪荡乾坤,怎敢行凶撒泼,擅自勒死平民!”将歹人吓跑。在我们今天呢,见人行凶,不要没说有路见不平一声吼,挺身上前不犹豫的勇气,就是能有打电话报警的念头,都可算是非常难得的正义之士了。蔡婆婆要是有幸活在民众“被幸福”的社会主义今天,她的性命肯定不保!所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仅凭这一点,张驴儿几乎就称得上是功德无量了。而且张驴儿在救人之际,完全没有担心顾虑会被蔡婆婆反诬一口,在官府面前说是他们父子两个要谋财害命。其坦然与自信,和老人摔倒无人扶,小孩遭辗压没人救的现代人相比,不是精神境界竟也崇高许多吗?我敢说,要是在今天,张驴儿非成为我党大力表彰宣传、在全国巡回演讲的英雄不可!窦娥虽冤,但也流芳千古,而张驴儿因遭误读,却落得个千古骂名,你说他不是更冤了吗。

还有张驴儿在父子二人已经占领了柔弱的毫无反抗之力的窦娥婆媳的房子之后,许多天来他除了对窦娥口头调戏威胁之外,并没有其他如奸杀之类的实质性的侵害。就是被窦娥“平空的推一交”,不肯善罢干休,还赌了个誓,却也不过是“我今生今世不要他做老婆,我也不算好男子”,念念不忘不还是这“生得十分惫赖的小妮子”。和现在一些无耻凶残的流氓相比,张驴儿不能不说是一个真正的正人君子和少见的执著专一的多情种子了。至于后来将窦娥告官,本意并非是真要将窦娥置于死地,不过是想借此胁迫,欲其屈服而已,不想窦娥虽有年轻守寡、独守空房的“悠悠心绪”,却始终执迷不悟,已经完全不能感知用今天的评价标准来看其实非常优秀的张驴儿对她的一片真心真情。张驴儿终于是由爱生恨,而窦娥也失去了本可能重获青春和幸福的一段旷世奇缘,徒为后世留下一个满腔怨气的冤魂和令人慨叹不已的悲剧。

至于说是悲剧,其实和现今的许许多多冤案相比,窦娥之冤还真有些小巫见大巫,而汉卿兄才真有些故作惊愕、哗众取宠之嫌了。这里我也不想举出实例,单是国内网上能够允许公开的,就已经足令你触目惊心了。而且最后已经另有升迁的桃杌太守,也依然被追究出来,“并该房吏典”,“各杖一百,永不叙用”。坏人都受到了相应的惩罚,不像现今都只是临时工背黑锅,或者小喽罗受轻判,甚至贵夫人谢党恩。

遥望万恶的封建社会中最黑暗的元朝统治时期,贪官违法,也与庶民同罪,而所谓的遭虚伪愚昧的孔孟道德毒害的甚至是地痞流氓、害人庸医,居然也比如今受光荣正确的马列雨露滋润的甚至是行为标兵、英雄楷模还有凛然正气和道义廉耻,这竟然让我既对当今之世汗颜不已,又为不能幸而生在那个“幸福”时代怅惘若失了。

打印本文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