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丰绅殷德的后半生

  







  丰绅殷德的后半生是和艰难分不开的。

  和珅被杀以后,嘉庆皇帝看着丰绅殷德就眼晕,于是免除了他的一切职务,削职为民了,但毕竟那是自己的妹夫,削职为民,但是生活衣食无忧。削职为民,对于丰绅殷德来讲,已经是天大的幸福了。要不是固伦和孝公主到自己的哥哥嘉庆皇帝那里几番哭求,恐怕丰绅殷德早就与他的父亲到阴间做伴去了。

  在北京削职为民的几年里,丰绅殷德可是充分地体验到了世态的炎凉。

  嘉庆八年(公元1803年),固伦和孝公主府的长史奎福向内务大臣温布控告丰绅殷德“演习武艺,谋为不轨,并欲害公主,将妾带至坟园于国服内生女”三项罪状。嘉庆一审,才发现丰绅殷德与固伦和孝公主关系非常融洽,前两项罪状纯属诬告,不过丰绅殷德在国服内生女确有其事,丰绅殷德也供认不讳。故嘉庆帝谕示道:“……实系奎福因革去长史心怀怨恨,捏词诬控,今爱书已定,丰绅殷德并无谋为不轨之事。其罪状在和将侍妾带至坟园,于国服一年内生女,实属丧心无耻,令其闭门思过,如此惩办已是敬幸,其他俱属轻罪不议。”

  1806年,嘉庆皇帝下令,将丰绅殷德升官,升到哪儿啊,升到今天的外蒙古,让他上那儿干活去。外蒙古,那时候叫乌里雅苏台。嘉庆皇帝让他上那儿,当一个小官。丰绅殷德的妻子,那不能去。丰绅殷德在北京还有房子,还有住宅,总得有人给你看房子,你妻子在这儿看房子,你自己走,结果丰绅殷德在那儿待四年就死了,年仅36岁。

  丰绅殷德死亡的原因。一方面是生活抑郁,工作不得志;另一方面是色气太重,伤了身体。

  固伦和孝公主没死,还活着,固伦和孝公主给丰绅殷德生了一个儿子,也是没几天死了,又生了两个女儿,都活着,后来女儿嫁给别人,就不是和珅家的后代,所以丰绅殷德也就是和珅家没有直系后代,但是固伦和孝公主也觉得对不起人家,后来抱养了一个孩子,这个孩子叫福恩,还好嘉庆、道光两代对他还很不错,但是后来的历史书就没有记载福恩的下落了。固伦和孝公主本人死于1823年,她死的时候49岁(虚岁),跟她的公公和珅同龄。不过,这就很不错了。她已经是乾隆皇帝的十个女儿当中最为长寿的两个人中的一个了。

  和珅的次子,是和珅40多岁的时候才生的。生下来没过多久就死了,所以也没有留下什么名字。这对于爱子如命的和珅不啻晴天霹雳,提笔写下了《忆悼亡儿绝句十首以当挽词》道:“七夕节得家信,闻幼儿病势增剧,不意竟以是日夭折,悼惜之余感而成什。”

  其一“河汉盈盈两泪倾,都关离别恨难平。双星既有夫妻爱,应视人间父子情。”

  其二“老来惜子俗皆然,半百生男溺爱偏。今竟无情抛我去,几回搔首问青天。”

  其三“襁褓即知爱文章,(是儿生而颖异,每逢啼哭乳母抱赴屏壁间,指点字画,即转啼为笑。)痴心望尔继书香。归家不忍看墙壁,短幅长条一律藏。”

  其四“学语行先知父母,每逢退食是娱吾。秋来归去无聊甚,触处伤情痛切肤。”

  其五“寄语老妻莫过伤,好将遗物细收藏。归时昏眼如经见,竹马斑衣总断肠。”

  “双星既有夫妻爱,应识人间父子情”也许就是钱泳所谓的诗中佳句了,正是“不能有此事,不可无此语”,和珅的这一句诗,将痛失幼子的彻骨之痛写得令人不忍卒读。

  正史上有记载的和珅的女儿有一个,长大后嫁给了康熙皇帝的玄孙永均贝勒。和珅死后,他们也受到冲击,抑郁不得志。

  非常重视家庭的和珅生前曾经努力地给家庭带来财富,也带来温暖。但是,这种财富和温暖的取得是要付出代价的。贪婪破坏了和珅一家人的幸福生活。贪婪的和珅不但给别人带来了灾难,也使自己的家庭面临绝望的边缘。

  这一切,都怨谁呢?可悲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