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礼部侍郎尹壮图

  







  敢真正与和珅斗志斗勇的人除了“烧车御史”谢振定、御史曹锡宝之外,还有一位,就是礼部侍郎尹壮图。

  说到尹壮图,我们还要先从和珅创设议罪银制度谈起。

  和珅在乾隆一朝,对朝政的最大改革也许就是设立了议罪银制度:犯罪的官员据此可通过交纳一定的银两来代替惩罚,依旧高官得坐,骏马得骑;甚至有些巴结讨好的官员,即使没有犯错,也会先交上几万两银子,为日后未雨绸缪。这一制度深为乾隆欣赏,为他带来了无数的白银供他挥霍不消说,和珅自然也从中得到了极大的益处。然而,竟有人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对这一制度提出了异议,这个人就是礼部侍郎尹壮图。

  尹壮图,字楚珍,云南昆明人,于乾隆三十一年(1766年)考中进士,乾隆三十九年(1774年)入阁任内阁学士,兼礼部侍郎。乾隆五十五年(1790年),他上书乾隆皇帝,向皇帝直言议罪银制为朝廷带来的不利。关于这件事,《清史稿》中有详细的记载:

  “高宗季年,督抚坐谴,或令缴罚项贷罪,壮图,以为非政体,五十五年(公元1790年)上疏言:‘督抚自蹈愆尤,圣恩不即罢斥,罚银若干万充公,亦有督抚自请认罚,若千万者,在桀骜者借口以其饕餮之私,即清廉者不得不望属员之倾助,日后遇有亏空营私重案,不容不曲为庇护,是罚银虽严,不惟无以动其愧惧之心,且潜望玩具之愈,请永停此例,奴才具平常者,或即罢斥,或用亲职,毋须再膺外任。’”他上书说:“各省督抚大员犯了过失之后,蒙皇恩浩荡,不立即革去他们的官职,只罚他们若干银两,以示惩罚,也有一些官员自愿交纳罚金,对于那些多行不法的官员来说,这无异于为他们的行为找到了借口,他们可以肆无忌惮地继续胡作非为。即使那些清正的官员,也因为得到了下属交纳的银两,如果遇到有府库亏空等案件,也不得不为下属包庇恶行。所以,罚银的制度虽然很严格,却非但不能令官员们羞愧,反而容易滋生他们的不轨之心,请求皇上永远废除这一制度。”

  乾隆接到奏折后,大为不悦,下诏书说:“壮图既为此奏,自必确有见闻,今指实覆奏。”让尹壮图指出他们所说的事实何在。《清史稿》中同样收录了尹壮图回复上谕的奏折:“各督抚声名狼藉,吏治废弛。臣经过地方,体察官吏贤否,商民培养皆蹙额兴叹,各省风气,大抵皆然,请旨简派满洲大臣同往各省察查望。”这实际上是对和珅执掌大权十多年以来,贪污营私,贪赃枉法,造成全国各省银库亏空的指控,请求皇上能否派出大臣下去调查清楚。

  乾隆看了以后更加气恼了,尤其是尹壮图在奏折中提出,调查的官员要秘密查访,让和珅也是愤恨不已。和珅对乾隆说:“尹壮图所谓的密访实在是不成体统,不能任由他身为朝廷命官任意查访,必须给他指出范围,也不致搅得各地百姓不得安宁。”乾隆感到和珅言之有理,又下令尹壮图每查一地之前,要用快马通知地方的官员,这样一来,和珅已经可以高枕无忧了,想那些府库亏空的府县,在尹壮图到来之前就接到通知,怎会不想办法暂且充塞过去,尹壮图还能查出什么来。不过,和珅对这件事不敢丝毫大意,他又加了一层保险,向乾隆推荐向来忠心依附于他的庆成陪同尹壮图查访,乾隆也首肯了。下诏命尹壮图与庆成一起去各省调查府库,每到一处必会用五百里快马通知各地,不使地方惊慌,而且二人必须尊重地方上的官员,不得以钦差的身份压人,尹壮图要听从庆成的安排,助庆成行事。

  在尹壮图还未出发之前,和珅已然做好了铺垫,将事情筹备得万无一失,等待着尹壮图的是什么,也就可想而知了。

  和珅在临行前召见了庆成,向他面授机宜,他已经派人通知了沿途各省作好安排,庆成要做的是要严格控制尹壮图的行动,不让他与地方官接触,以免横生事端。必要的时候,甚至不惜用下令约束他。

  经过这一番周密的安排,尹壮图还被蒙在鼓里就同庆成一起出发了。

  他们第一站来到了山西大同,大同知府是和珅的舅舅明保,此人为人贪婪无度,靠着巴结和珅,才做到了知府,他接到和珅的密报后,把户部铜厂、锡厂里的白银拿来挪到大同的官库之中,做出了整整齐齐、不缺分毫的样子。等到庆成与尹壮图来了,明保对尹壮图恭恭敬敬,但是在接待上却是粗茶淡饭,对尹壮图说他为官一向节俭,请大人不要见怪,尹壮图不明就里,反而对明保甚是钦佩。等到将尹壮图送回驿馆之后,明保才把庆成邀到家中,预备下奢侈的宴席加以款待,灯红酒绿,宴饮无度,席间他们不停地嘲笑被欺骗的尹壮图。查验府库自然一无所获。

  尹、庆一行继续前行,以后所到之地,官员的所作所为更令尹壮图不堪忍受,他们对庆成热切地接待,有说有笑,却好像根本没有看见尹壮图一般,把他冷落一旁,一到晚上,就有人把庆成邀去赴宴,而尹壮图则一个人留在馆驿之中,连饭食也没有人预备。

  几处地方走下来,尹壮图也渐渐明白了和珅的意图。满心愤懑,却无可奈何,只有仰天长叹,向皇上写奏折,承认自己夸大其辞,实是捕风捉影了,没有真实凭据,调查中也未发现有什么破绽,向乾隆皇帝请求回京后处罚自己。

  乾隆在这种情况下,多次下旨,历数尹壮图的奏折乃是:“希荣卑鄙,饰词谎奏。”史书上记载乾隆“案谕壮图,问途中见商民蹙额兴叹与否,壮图覆奏,言目见商民乐业,绝无蹙额兴叹情事。”在这种情势下,尹壮图只好说:“沿途绝没有见到商人、百姓有什么不满情绪,全都安居乐业,其乐融融了。”等到尹壮图回到京城后,就被刑部以“比挟诈欺公,妄生异议律”而被关进了大狱,判处斩刑。后来,乾隆宽大为怀,免去了他的死罪,不久尹壮图就称故辞官回乡,直到嘉庆四年又被嘉庆皇帝重新起用。

  我们可以看出,和珅在与尹壮图斗智斗勇的过程中,充分利用了他心目中的官场游戏规则中的第六条。

  第六条 对于一些重要的对手如尹壮图之流的弹劾,如果弹劾内容会涉及到许多官员的前途问题的时候,就要动用所有力量,精心准备,设计陷害对手于不仁不义的地位,让其永世不得翻身。

  有意思的是,在尹壮图案发之后,纪晓岚曾经打算为尹壮图求情。乾隆皇帝听说之后勃然大怒,当即骂道:“朕以你文学优长,故使领四库全书,实不过以倡优蓄之,尔何妄谈国事!”